分享

對蹠點IV - 天堂地獄天堂地獄

人阿 還是謹慎一點的好  
2017/03/07  
昨天晚上回到了庫斯科,一樣下榻在hosteria de Anita,那個庭院裡有許多花花草草的木屋旅館。早餐仍然是三天前吃到的那些,一點沒有改變。今天有件關係到後段行程的事情必須去辦理。還沒九點,就已經在這幢建築物前戰戰兢兢了。  
座落在一片平房的住宅區裡,這幢掛著紅黃綠三色國旗的房子其實是玻利維亞駐庫斯科領事館,今天就是為了申辦玻利維亞簽證而來。由於玻國不承認中華民國是個國家,在台灣當然也不會設大使館,如果要在台灣就想要看到玻簽的確實感,只有去北京申辦一途,但既然人都到了南美,在鄰國的大使館/辦事處也是可以辦的,只是辦不辦得下來而已。但哪一國簽證不是這樣?預約的時間到了。敲了門,一個西裝畢挺還圍了條圍巾的中年男子來應門,進去後誠惶誠恐的坐在一張辦公桌前,男子繞到另一台電腦,和另一個人講了一會兒話,才回到辦公桌,在我對面的椅子上坐了下來,原來剛剛來幫我開門的,居然就是領事本人!遞上出發前就在網路上填寫好的申請文件,領事卻將它擱在一旁,直接和我聊起在玻利維亞的旅行計畫。距離上次為了簽證進行面談已經十年,當時美國尚未啟用ESTA,辦美簽得到AIT進行面談。猶記得當時惴惴不安,不知道能不能用英文完整的回答,結果從頭到尾官員流利的中文,讓我的半調子英文完全無用武之地。十年匆匆,臉皮早不知比當年厚了幾倍,出社會後在台灣和英國大大小小的求職面試更讓自己可以泰然自若的面對這類場合,只要不涉及陌生的專業領域,一般對談可以毫不打結的侃侃而談,不管中文或英文。玻國的景點我給他答得頭頭是道,殊不知所謂的行程只有哪幾天在哪個城市,要去看啥景點,如何移動根本是走一步算一步,但領事聽完好像很滿意,拿出鋼筆寫了一組地址,要我去附近的銀行繳交簽證所需的手續費。  
社區不大,拐沒兩個彎銀行就在左手邊出現了。也許是見多了,行員一看到我手上的紙條,就直接將我引導到櫃檯去付款。沒幾分鐘,我已經拿著銀行繳管的收據再次坐在領事館的辦公桌前。在這期間,領事已經將我的申請表從電子資料庫中找了出來,一邊核對,一邊有一搭沒一搭的繼續跟我閒聊。內容已經不太記得,總之不外乎是來南美洲的動機等等。聊著聊著簽證就這樣辦下來了,一張印有大頭的照片的貼紙出現在護照簽證頁。領事大筆一揮,在簽證下方補上豪邁的簽名,貼上證明已經繳交相關費用的貼紙 。  
"Hope you enjoy my country",領事說  
心中一塊大石終於放了下來,想到過沒多久就可以看到天空之鏡,整個人像上了天堂般飄飄然,腳底好似也輕快了起來。  
原本是預留了一整天的時間要處理簽證,畢竟不確定有沒有甚麼變數會影響這張貼紙的簽發,殊不知從旅館出發到辦好簽證還不到一小時,我已經從領事館出來,無所是事的開始亂晃了。突然多出來一整天的時間不知道要幹嘛,反正現在腳底輕飄飄,決定不搭車,選擇慢慢走回庫斯科市區,反正路程也沒多遠。念頭才閃過,目光卻被路邊的超級市場吸引了過去。早上九點多的超市還沒甚麼客人,店員正忙著將一箱一箱的貨補到架上。冷藏櫃裡一整排蔬果貼著標籤,正好讓我一樣一樣查個清楚,之前在傳統市場看到卻不知名的蔬果在這裡找到了答案。奇怪的是,即使在市場看到這麼多不同的蔬菜瓜果,卻從來沒有出現在我的餐桌上,盤中飧來來去去就是那幾樣,黑色的玉米,在我離開南美洲時還是不知道吃起來是甚麼滋味。  
觀光客是不會到這一區的,畢竟這裡沒有甚麼名勝古蹟。三三兩兩的市民在道路旁的公園小憩,也不知道為什麼平日上午可以有這麼多人不用上班?走著走著經過了庫斯科安東尼奧大學,看著抱著教科書匆匆趕上課的大學生,對面一排販賣學雜用品的店鋪,終於感覺到不同於古城的另一股活力,一種活在當下在的活力。  
還是會怕索諾奇又登門拜訪,三公里的路硬是走了一個多小時。古樸的石板路出現在眼前,告訴我又回到市中心了。挑了條前幾天都沒走過的路,遊客穿梭的小巷裡,嬤嬤戴著從大西洋彼端遠渡重洋傳過來的歐洲呢帽,靜靜著坐在地上編織著手工藝品,不吆喝不攬客,反正想要的人會自己停步看,老老實實的一個民族。  
回到旅館,先去找旅館櫃台影印了玻利維亞的簽證,以防到時通關時移民官要影本卻拿不出來。好幾天沒吃蔬菜了,google到一間位在廣場旁,有著沙拉吧吃到飽的半西式半秘魯式餐廳。許久沒吃到蔬食,滿滿夾了三大盤,倒是做為主餐的羊駝排差強人意;吃完後忍不住再去夾了一盤綠花椰,眼睛一瞥,看到一個莫名其妙的醬料說明。西文aji,英文chili pepper都沒問題,但譯成中文的過程中不知道是哪個環節出了問題,做為書面辣椒??下面還有認真將拼音附註上去,誠意百分百!日文看來也是這樣,卡卡雷打摳休ㄋㄨㄛ唷逆,到底是用哪個二百五的翻譯軟體翻出來的??  
已經不知道是第幾次在城裡漫無目的的閒晃了。數不清的傳統市集,雖然賣的東西大同小異,卻還是逛不膩,待到小妹妹都幫忙收攤了才離開。晃累了,隨便找家咖啡店寫寫明信片,雖然那一天寄出的十張明信片迄今沒送到任何一位收件者的手上。  
明天要離開庫斯科了。在印加聖谷裡待了五天,卻還有好多地方想去但沒去成,如果是五十天就好了!心裡一邊想著,一邊著手整理行李。衣服塞完了,剩下背包,錢包、雨傘、旅遊書、行動電源、水、藥、髮蠟......護照呢?我的護照呢?接下來的五分鐘就是瘋狂翻箱倒櫃,才剛塞完的行李箱再度被攤開,捲好的衣服散落整床,但那本該死的護照就是不見蹤影!今天從辦完簽證後也沒去哪,該不會遺落在傍晚咖啡店了吧?但當時我沒將護照拿出來用阿!猛然想起,下午不是請旅館員工幫我影印護照和簽證嗎?一定是那時候忘了拿回來了!想到這,也就不怎麼緊張的慢慢回到櫃檯,反正他們一定會收得好好的。結果一問,不諳英文的櫃檯小哥反覆說著:  
"No, No tenemos tus pasaporte."  
這下我真的跌到地獄了,再三確認護照沒在櫃檯後馬上衝回房間,將已經凌亂不堪的行李再徹頭徹尾翻找一次,同時心裡想著沒有護照的下場:接下來的行程全部報銷不說,庫斯科應該沒有台灣或台北辦事處,勢必要回利馬了,但沒護照怎麼搭飛機?從庫斯科到利馬的長途巴士不知道好不好坐??這樣該不該先取消之後的所有旅館???不知道多久才可以拿到臨時補發的護照????到時候智利會不會已經來不及去了?????不同的護照澳洲ETA能用嗎??????地勤會願意幫我發電報去坎培拉更新護照和ETA嗎????????五分鐘內腦袋不停著轉著這些問題,五分鐘後我絕望的坐在床沿,想著下一步該先怎麼做。應該是沒有遺落在咖啡店,而且已經晚上十一點,想回去找也沒辦法,再說店員如果撿到的話應該會送到警局吧?所以還是得報警才行!但這幾天東遊西晃的,還真沒有印象看到警局在哪,只能請旅館櫃檯幫忙打電話了,警局應該是二十四小時都有人值勤吧?  
再度回到櫃檯,不諳英文的小哥看到又是我這個不說西文的麻煩人物,臉上不禁流露出緊張又懼怕的表情,好像我是甚麼吃人怪獸一樣。而我呢?嘰哩咕嚕的說著我自己也不知道聽不聽得懂的英文,想要請小哥幫我打電話告訴警察護照遺失一事。兩個人雞同鴨講了老半天,我才想到小哥不講英文,但在當下的慌亂中,我連英文都剩下不知道幾成,遑論根本連皮毛都還搆不上邊的西文了!勉勉強強擠出了"¡no tengo mi pasaporte, policia, telefono, por favor!",一邊配合著手勢做出打電話的動作,期待著小哥雖然不懂英文卻聰明的可以從我的隻字片語猜到發生甚麼事情。沒想到小哥只重覆說著"impossible"......甚麼東西impossible?是不是因為警局晚上也沒有人?還是不能夠幫旅客打電話?但這是非常時期阿!!再問了為什麼不行,得到的一連串西文解釋卻有聽沒有懂。就在雙方僵持不下,一個堅持要打電話一個說無法的拉扯中,小哥不知道哪裡來的靈感,吐了一句西文給我  
"¿[email protected]#$^%$^&*#^ numero?"  
甚麼甚麼甚麼甚麼數字?numero是數字吧?應該不是名字,名字的西文好像是nombre?我沒有秘魯的電話......護照號碼嗎?雖然我有背下護照號碼,但在現在要護照號碼有甚麼用?先幫我打電話啊王八蛋!!就在那一瞬間,我也不知道哪來的靈感,看了手上鑰匙  
"seis"  
下一秒,只見小哥一個箭步往左邊瞬移,打開了放鑰匙的櫃子......  
護照根本好好的、靜靜的、不發一語的躺在六號格子裡!  
虛脫的接過護照,腦袋裡走馬燈閃過,才想起下午請另一位櫃檯員工影印護照時,我是自己走到房間另一側的印表機拿影本的。當時員工正被四五組房客包圍,他忘了我,我忘了我的護照,得意忘形的拿著影本就離開了,可能後來員工幫我放到了鑰匙櫃裡卻忘了交接。不怪他們,從頭到尾根本我自己豬腦,除了muchas gracias之外我也吐不出其他的西文感謝辭了,希望小哥可以了解我再度回到天堂,心中的感激有多麼真誠!罵你王八蛋是我不對,跟你道歉!走回房門口才發現自己又將陷入另一個地獄,那滿坑滿谷亂七八糟的行李.......  
可以不要在一天之內這麼頻繁的穿梭天堂地獄嗎?
分類:旅遊

評論
上一篇
  • 對蹠點V-浮生
  • 下一篇
  • 對蹠點III-天空之城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