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對蹠點II-世界肚臍裡的索諾奇

世界的中心到底在哪?  
這個問題應該很難有個標準答案。古代中國人認為中原就是文明世界的中心,而2004年的一部電影讓世界中心飛到澳洲的烏魯魯巨岩;但在遙遠的南美大陸,其實還有一個已經被當做世界中心超過一千年的城市,但他們不稱自己為中心,而是肚臍。  
2017/03/03   
免不了的水土不服。前兩天的暴飲暴食,再加上檸檬醃生魚難免刺激,一早起來就感受到肚子陣陣的抗議。吞下用破爛西文買到的胃藥後,馬不停蹄前往機場,飛向位於三千四百公尺上的肚臍眼。  
是個飄著綿綿細雨的午後。高原上的機場跑道,因為風阻降低而拉得比平地還要長。旅館派了接車司機在外面等待,臉譜已經與利馬看到的不太一樣。進了市區,處處可見殖民時期遺留下的痕跡,而下榻的旅館就位於大教堂後方的山坡上。車子無法駛進狹窄又古老的小巷,只能停在遙遠的另一端,而司機就這樣默默接過我的大行李箱,不發一語的淋著雨,領著我往旅館前進,而那是一段好幾百公尺,行李箱無法拖行的石板巷。好不容易到了旅館門口,想道謝,西班牙文卻怎麼擠也只擠得出一句;想給小費,那憨厚古樸的臉上盡是驚訝和惶恐,好似這一切不過是天經意義的事情。瞬間了解三毛在書裡寫的,關於純血的印地安人的描述,那種謙卑、單純的血統。  
穿過長廊和天井到了旅館櫃檯,接待人員早已準備好鑰匙。看見是類似小木屋似的房間,先就喜歡了。6號房在最裡面,要經過兩個小小的花園才會到。被雨洗過的植物格外綠意盎然,牆上掛著印地安風格的編織布,一針一針的細膩又粗獷,更令人想要直接拆下來占為己有;房間簡單乾淨,沒有過多的裝飾擺設。稍做休息後,決定趁著還有一點陽光,到附近稍微晃晃。  
石板幾乎鋪滿了市中心的道路,兩旁的建築混合了印地安和西班牙的風格;拐了幾個彎,著名的十二角石就這麼出現在眼前。不得不佩服古印地安人的建築智慧,沒有任何接著劑,居然能夠將十二角石與其他的石頭契合得如此完美,接縫處連一隻匕首,一張紙都插不進去,這需要多麼高超的技巧才能達到?石頭實在太熱門,即使到了黃昏,依然有許多旅客等著拍照,而當地人當然不會放過這個賺錢的大好機會,幫忙拍照?請付錢;一起拍照?請付錢;傳統服飾?請付錢。這個模式不管在亞洲、歐洲、美洲,好像都不會變,總之就是要從遊客身上榨出些錢,哪怕是一兩個硬幣都好。  
沿著十二角石的石板路往下走,沒多久就到了武器廣場。被西班牙殖民過的城市好像都逃不了這樣的命運,一座教堂,一個廣場做為城市的中心,然後往四面八方擴張出去。夕陽西下,整個山城點上昏昏黃黃的燈,更為這個尚未探索的古城增添些許神秘;教堂前的空地上,一群印地安人開心的跳著傳統舞蹈。實在不喜歡印地安這個說法,畢竟這是幾百年前哥倫布犯下的錯誤;再說普世對印地安的定義太廣,從北美一路到安地斯山脈的原住民,一言以蔽之的全都叫印地安人,但其中的分支早就存在千百年了;事實上當地人也不喜歡這樣被稱呼,可能也不忍回首那段被殖民的歷史吧?不如就用舊名Inka好了,再怎樣,這個字曾代表了那段將近一百年的輝煌!  
廣場四周的建築是混血的,歐式和印加建築是這麼自然又不衝突的結合,然而為了應付每年造訪的大量遊客,廣場四周建築的一樓都改建成餐廳及紀念品店,甚至麥當勞、肯德基、星巴克也這樣藏在那一支支古色古香的樑柱下。廣場,就這麼安靜又吵雜的端坐在這個從遠古以前就被稱做肚臍的地方,溫柔的被初降的夜擁抱著。  
才準備往星巴克去呢,突然腦袋抽痛了一下,直覺認為是索諾奇找上門了。沒敢再走遠,緩慢的往旅館的方向踅回去,途中帶了兩個派和一包古柯葉。回到旅館後,派才吃了一半就吃不下,才覺得怎麼食量變這麼小?下一秒頭就開始昏天黑地的暈了起來,趕緊將古柯葉放到嘴巴裡嚼,卻沒有太大用處,硬撐著到最近的藥房買了藥,再回到房間時已頭痛欲裂,吞了藥,將自己丟到床上後就不省人事了。  
索諾奇,奇楚語SOROJCHI的直譯,也就是一般說的高山症或高原反應,是因為高度不同,空氣中氧氣濃度降低而引起的身體不適。症狀因人而異,也不是每個從低海拔上來的人都會發作。最常出現的症狀不脫頭暈、頭痛、食慾低迷、全身無力、倦怠、心跳加速等等。部分可能會發展成肺水腫或是腦水腫,嚴重點甚至可以導致死亡。通常在抵達高處的六到十二小時間發作,持續的時間也不一定,一般在兩天之內就可以解除症狀。這段描述一直記得,昏迷前不禁好奇下一次醒來多哪些症狀?又會少了哪些症狀??  
2017/03/04  
是被院子裡的鳥叫吵醒的。睜眼一看,窗外太陽已高掛在天空。活動了一下四肢,沒甚麼不對勁的地方,只是腦袋依然昏昏沉沉。草草刷了牙,換了衣服,就到餐廳裡,用仍然模糊的一點意識湊出極為片段的西文點了早餐;知道自己依然還在索諾奇的狀態,放棄咖啡,而要了一壺古柯葉茶。說也奇怪,茶一下肚,昏沉的腦袋瞬間清醒,症狀立刻減輕一半,那昨天咬了老半天的古柯葉怎麼一點功效都沒有呢?沒過多久,水果燕麥、炒蛋、麵包、果汁通通送上桌。開開心心飽餐一頓後,馬上前往期待已久的傳統市場。  
有別於晚上的神秘感,白天的庫斯科古城用最真誠的一面,歡迎遠道而來的旅客。武器廣場旁的教堂,印加的基石搭上西班牙式的主體,斑斑駁駁,訴說著從西元1100建城以來的歷史。路上到處可見穿著傳統服飾的印加人,如此自然而然的融入在這個石板路古城裡,好像我們這些穿著T恤牛仔褲的才是異類!  
市場入口並不特別起眼,沒想到裡面別有洞天。先是如同路邊市集一樣的印加服飾及織品,然後不知道依照甚麼邏輯的陸續出現了生肉攤、果汁攤、蔬果攤,接下來又是一排印加布料。還沒反應過來,經過的印加老嬤嬤們端著熱湯,大喊著小心不要被燙到,原來熟食攤就在前面幾步之遙;雞肉、米飯、蛋等等食材擺滿了整個檯面,攤子前一張一張椅子上,不分男女老少,一人一碗的吃得心滿意足,嘈雜的市場裡意外地散發一種太平盛世的和氣;拐個轉角,肉攤上應該是被支解的牛頭正撐大鼻孔,跟這些牛頭對看沒多久,突然覺得不太舒服,原本以為是太過血腥,卻原來是索諾奇又纏上來了,但症狀不明顯,應該還可以再撐一下吧?畢竟好不容易飛了半個地球來到這裡,就這樣回旅館躺,實在是不甘心。  
慢慢從市場晃出來,又撞進了另一個小市集,時間還早,攤子沒有全部開張,但已經被那一件件帶著濃濃印加風格的小東西們吸引。徽章、銀飾、面具,當然少不了五顏六色的各種羊駝手織品。我不愛逛街,但這種市集來幾次都沒問題,記下了位置,準備等稍晚所有攤位都開始營業了再來一次。  
差點都忘了今天出門的正事-換車票。出發前上網買了到馬丘比丘的火車票,還好閒著沒事仔細閱讀了說明,才發現即使有了車票,還是得到營業所換乘車證,一種機票跟登機證的概念;Inka Rail的庫斯科營業所就在武器廣場的西側,躲在歐印混血的石柱後面。由於買的火車並非直接從庫斯科出發,所以營業員很熱心的講解了中間接駁的交通,但80%西文 20%英文的描述實在有聽沒有懂。沒關係,路線可以查,但就愛印加人這種質樸和熱心。  
車票到手,才想著接下來要去昨天傍晚經過的小店,已經纏上的索諾奇卻不這樣就放過人,變本加厲的在腦袋、心口、四肢施壓,短短15分鐘從活蹦亂跳變成舉步維艱。好不容易撐著回到了旅館,再醒來,已經天黑了,索諾奇卻沒有要退駕的意思。想到明天就要出發去熱水鎮,趕緊趁著體力回復一點點時打包行李。沒有食欲,晚餐也省了下來,反正窗外滴滴答答,出去徒然濕了褲管。一邊吞藥,一邊祈禱隔天早上起床時狀況能夠好轉。闔上行李箱,設定好鬧鐘後又暈了過去。  
索諾奇阿,該不會就這樣跟著我整趟旅程吧?
分類:旅遊

評論
上一篇
  • 對蹠點III-天空之城
  • 下一篇
  • 對蹠點I-檸檬醃生魚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