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對蹠點I-檸檬醃生魚

每個人心中應該都有一個一生中必去的地方吧?  
忘記是多久以前了?也忘記是在甚麼樣的情況下看過一次照片。雖然只是匆匆一瞥,但那孤矗在山峰的天空之城就這樣深深印在小男孩的腦海裡。  
當時小男孩並不知道那就是舉世聞名的馬丘比丘  
匆匆十餘載,小男孩已成了慘綠少年,對於照片的印象早已模糊;高中課本封面劣質印刷的馬丘比丘以及寥寥數頁的印加文化,變成教材後更令人失卻閱讀了解的動力,怎樣也無法和小時候的記憶連結。好像是大學吧?第一次接觸到三毛的書,鐘情的卻不是為人津津樂道的撒哈拉的故事,而是與助手米夏在中南美洲闖蕩的萬水千山走遍,對於秘魯、玻利維亞的所見所聞更是寫得令人嚮往。迷城一章對於這個偉大遺跡的描述實在精彩,上網一查,一張張有如鄉愁的照片躍然出現,再次喚醒深埋在少年腦海裡,那個令人痴狂的畫面。  
又過了十年,慘綠少年已經不再慘綠,也在台灣和歐洲各活了一場。原本計畫結束歐洲生活,回台前要繞去一探心中夢境,但機票貴得令人氣餒。回國之後想盡辦法考進航空公司,為了那一張又一張的免費及折扣機票,好不容易熬了兩年,請了假,迫不及待往那個少為台灣人知的對蹠點飛去。  
2017/03/01  
為了省些旅費,放棄較近的美西,而是搭乘自家航班的商務艙到了阿姆斯特丹,再驚險的轉搭皇家荷蘭航空飛往秘魯首都利馬。抵達時已經是晚上快八點,由於人生地不熟,大手筆請旅館幫忙叫了接車。旅館老闆娘很貼心的寫了中文,迎接遠道而來的旅人,雖然她大概不知道台灣和大陸有繁體和簡體的不同(笑)。依照慣例,行李放好後的第一件事情一定是向老闆詢問推薦的餐廳,嚐嚐特屬於當地的美食。  

利馬位於太平洋東南邊的海岸線上,由南往北的秘魯涼流,帶來豐富的海鮮魚貨,許多當地菜餚皆以新鮮海產入饌;其中檸檬醃生魚ceviche更是名聞遐邇,酸溜溜的檸檬原汁裡豪邁的躺著生魚塊、章魚和蝦子,搭配著洋蔥、甜地瓜和玉米,有點衝突,卻又意外互搭;而旅館老闆也推薦了海鮮燉飯,不同於老祖宗西班牙人加入番紅花粉的燉飯paella做法,秘魯的燉飯帶著另一種香料的香氣,想問老闆做法,卻因為語言隔閡而得不到答案,好可惜!  
晚上的新城區miraflores依然生氣蓬勃。吃完晚餐都十一點了,街上依然人聲鼎沸,小朋友在公園裡玩木馬、盪鞦韆,大人就在一旁的椅子上閒話家常。說這裡治安不好,實在是個笑話。時序正值秋天,晚上的微風吹得叫人捨不得回旅館!  
2017/03/02  
幸運的沒有甚麼時差問題!隔天睡到10點,已經完全融入跟台灣相差十三個小時的時區。原本想跟團去舊城區觀光,但對於在歐洲已經看膩的大教堂實在興致缺缺,決定就在新城區走走晃晃。先去辦了接下來祕魯十天的網路卡,英語依然不太通,事實上整路英語都發揮不了太大作用;在電信門市裡努力湊了一個半小時的破爛西文,好不容易辦下了一張網路卡,卻又被不同於亞洲的加值方式搞得頭暈腦脹。還好不諳英語的小哥人很親切,用比帶說的幫忙設定好方案。這一折騰,中午毒辣的陽光已經傾洩而下,在路上走沒幾分鐘已經汗流浹背。隨便闖進一家咖啡店,翻翻書,做做下一站的功課。就這麼剛好,咖啡店離南美洲最大航空公司LATAM的利馬分公司只有幾步之遙。咖啡喝完,順便晃到分公司去,殊不知分公司只負責開票,訂位?不好意思請打免費客服。儘管選的是英語服務,但客服人員的腔調重到我以為按到的是西語服務,在另一個半小時後終於處理好在南美洲必須使用員工票搭乘LATAM的訂位,好累,果然當初該好好唸西班牙文的!  
時間還很夠,往海邊走吧,既然離海岸線這麼近。受惠於地形,利馬的滑翔翼活動相當盛行,新城區與海岸線的落差,剛好提供玩家和遊客在酒足飯飽後來個清涼的消遣;而沿著海岸懸崖分布著大大小小的公園,許多民眾或坐或躺於其中,我沒記錯的話,禮拜四應該是要上班的吧?早早鎖定一家餐廳,於是檸檬醃生魚又來了,然後也不知道為什麼的點了義大利麵。下午四點的兩個主餐,飽到快吐出來,而出門前才答應旅館老闆娘七點回去吃飯?  
回到旅館,同住的一個加拿大女孩,一個美國男孩和巴西男孩已經在院子裡開喝。早在前一天,老闆娘就提議次日晚上要下廚,她會準備秘魯人最常吃的家常晚餐,一個人只要5soles,相當於50塊台幣;大家在院子裡一邊被蚊子叮,一邊期待著老闆娘會端出甚麼好菜,結果出乎意料的炸雞、薯條和沙拉就這麼上桌了!才知道雞肉原來是南美洲大陸的肉類主食,馬鈴薯更不用說了,原產地秘魯怎麼可能不餐餐食用。特別的是三種沾醬,隨人喜好的愛怎麼加就怎麼加,雖然我對這三種醬都不愛。  

吃飽飯後大家繼續在院子談天說地。外國人聊起政治幽默感十足,兩個美國人、一個加拿大人批評起川普毫不留情,還開玩笑說準備要去辦手續移民老祖國英國,知道我曾經住過倫敦,更要我推薦倫敦適合居住的區域,最好是沒有川普支持者的社區;話鋒一轉,老闆突然問起我台灣的事情,關於台北、關於台灣、關於兩岸。已經沒有印象當時怎麼回答,只記得從明清開始,一路講到現在的民進黨執政。他們對於中共的打壓居然比我還更憤恨不平,聽著他們高聲批評中共的手段,心中不知道為什麼有一絲酸酸的感覺,就像這兩天吃到的檸檬醃生魚那樣。  
欸,謝謝你們!
分類:旅遊

評論
上一篇
  • 對蹠點II-世界肚臍裡的索諾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