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25便士的逃離

Never woulda hitch hiked to Birmingham, If it hadn't been for love.  
Well I did't hitch hike to Birmingham, but all I paid was nothing but 25P. And I wasn't there for love, but for a escape .  
stopover actually!  
2013/10/16  
是一家新興火車公司的促銷。買到車票時還有點難以置信,25便士用當時匯率來換算,差不多12塊台幣吧!以倫敦一個三明治動輒台幣160幾塊的行情來說,12塊能讓人從高雄移動到台中的距離簡直佛心!前幾天在F&M跟經理大吵一架,翻臉辭職的畫面讓許多同事吃了一驚,鬧得離職前,兩個王八蛋歐洲人再不敢來跟我說一句話。工作再找就有,勉強跟人渣一起工作,何必?  
於是空檔出來了,於是搶到優惠了,於是伯明罕-約克-里茲的行程就這麼定了,於是在回鍋Muji之前暫時逃離這個令人不愉快的大城。原本以為這殺破盤的低價,也不用太期望是多好的列車,結果車廂出乎意料地高級乾淨,看來英國複雜的鐵路系統和公司競爭,牛肉不端出來,旅客就不買單。  
是個剛下過雨的城市,太陽正從雲間穿透樹葉,試圖將金黃色的光線灑向重建過的石板、草地、建築。一個被二戰轟炸過的城市,市中心依然繁榮喧擾,新街旅客如織,大概剛剛全躲在購物商場裡避雨。伯明罕商場新銳的外觀設計,在這個城市遍布的紅磚瓦房顯得格格不入。  
信步往南,意外的發現在英國的第二個中國城,規模相比倫敦當然小了不少;不是用餐時間,餐廳大媽坐在餐廳外面抽菸打哈欠,旁邊的市場則中西合璧:同樣是豬肉攤,一攤掛著英國國旗,下方冷藏冰箱裡一顆顆豬頭無語問著蒼天;隔壁攤不惜掛上繁體中文的標示,企圖多拉攏一些中國城的炎黃子弟們。  
市場不大,中國城更小,於是又晃回了北邊。天色尚早,決定去運河區走走。路上經過的劇院是第二棟跟這個城市不搭嘎的建築,以一種我覺得實在是好醜好難看的姿態矗立在紅磚瓦裡。  

雖說再翻新的運河區是伯明罕新興的人氣景點,餐廳一間一間開的不亦樂乎,但平日的下午人潮還是稀少;從商場餐廳端,一路晃到人煙罕至,只剩下小船的舊運河,再往下走也不知道會去哪,回頭吧!  
走回旅館的路上意外得知赫赫有名的珠寶區就在不遠處,順著旅館所在的Livery St走到底就是了。只是早已過了營業時間,唯一還堅守岡位的只剩圓環中間,帶著四隻吊燈的報時鐘,伴隨著漸漸降臨的夜色,好像有點孤獨?  
沒想要再去人聲鼎沸的新城市區討夜生活,但離開鬧區的市容又不忍卒睹,還是回旅館吧,隔天一早的車呢!  
2013/10/17  
從伯明罕車站出發後的兩個小時,列車已經將一票旅客送到約克車站。是個風和日麗的日子,十月中的英格蘭北部更是起了點涼意。雖然車站離晚上要住的YHA必須走上25分鐘,但一出站,走沒幾步就看到英倫小說中才會出現,由羅馬人建造的中世紀城牆,搭配著旁邊潺潺流過的烏茲河,25也沒那麼25了,其實。  
丟了行李後馬上再衝回約克市區,沒別的,就是為了看一眼著名地標-約克大教堂。教堂還沒看到,倒是先在路邊發現了一張旅遊書上撕下來的說明,哈囉!台灣人。  
興致勃勃的走到教堂入口,嗯,休館!沒辦法, 今天只能先看看精緻的外觀過過乾癮了。  
早上為了趕車, 只胡亂塞了麵包了事,在得知教堂進不去後,飢餓的肚子也發出了陣陣抗議。早在出發前就已將必訪餐廳塞進口袋,前往的路上意外經過另一個必看景點-肉舖街,傳聞哈利波特系列電影中的斜角巷靈感就是來自於此:越高層樓的屋簷越凸出,本來是要避免吊在一樓櫥窗的肉品曬到太陽而腐壞,但在二十一世紀的今天,所有的商鋪早改成了一間一間的紀念品專賣店。屋簷,還是發揮了功能,只是從擋牛豬肉轉而擋人肉而已。  
烤牛肉和約克郡布丁,在英國舉世聞名的難吃食物中少數能夠擺脫負評端上檯面的其中兩項,而老字號的Russells的烤肉套餐更是箇中翹楚。廚師大力推薦烤肉之餘,更拍胸脯保證絕對吃不到跟他們一樣的gravy。的確,每家的肉汁沾醬做法各異,但廚師一再強調沾醬配約克郡布丁也很好吃。  
酒足飯飽後又有力氣可以繼續晃晃這個古城了。在這個被羅馬城牆包圍的城市裡,一磚一瓦好像都將人用力的拉回歷史課本裡。約克郡在西元43年被羅馬人統治,並建立了包括約克市及其他散落在郡內的大小建築,之後被維京人攻陷,沒多久又因為征服者威廉征服英國,而讓整個城市以至國家脫離斯堪地那維亞半島的統治,正式靠攏歐洲大陸;而一路往南,第一個看到的就是在小山丘上的克里夫塔。作為現今僅存的約克城堡一部分,克里夫塔在當時充分發揮監視及防禦的功能。藍天綠草配著奶油白的塔,誰能想到背後卻藏著一段血腥的歷史?一百五十個猶太人受到迫害,選擇集體自焚,至今塔內的牆上依然看得到當時火燒過後留下來的焦黑炭痕;而對面的城堡,歷經了風光建城,一路淪落到監獄,最後落得被拆除的命運,只剩塔孓然一身站在小丘上,看著約克的古往今來。  
時間還早,不如去踏踏城牆吧!從克里夫塔往西南邊,不出五分鐘就看到了城牆了路口。一邊走,一邊想像自己正踏在世紀帝國的地圖上,選擇蓋城牆後,一直線蓋到石塊用完為止。到底牆內側往城鎮傾斜而下的草地是天然的,還是人工的??  
晃阿晃的又來到了早上抵達的火車站。跨過鐵軌,火車博物館不花一分一毛即可參觀。一列列擬古的仿真列車,真實又不真實的停在軌道讓任人參觀,但不能實際登車,也只剩拍拍照留念的功能了。  
走出博物館時已夜幕低垂,肉舖街不知道甚麼時候罩上了一層陰森,好像有甚麼東西躲在牆角,或隱身在柱子後面,一切陰森又詭譎;走出巷子,一群黑衣人無預警從另一條街靜悄悄的拐出,好像在預告晚上的ghost walk會很精彩!  
是一個觀光客到約克的must take行程。越是古老的城市,鬼故事的流傳也就越多,更別說曾經經歷過戰火傷亡的約克。八點從集合酒吧開始,說書人唱作俱佳,一路帶著參與的遊客們穿梭在幽暗的大街小巷,哪裡死了甚麼人,哪間屋子裡有個小姐上吊,然後冷不防地嚇唬已經臉色發青的女遊客,女遊客哇哇的叫聲成為這次ghost walk最鮮明的記憶點!走回旅館的路上,叫聲彷彿環繞立體音響般不斷繞樑,在沒半點人影的市郊道路上,雞皮疙瘩還真的默默掉了幾顆。  
2013/10/16  
是在英國住過最好的YHA,從建築到床鋪,一切無可挑剔。如果不是計畫去看大教堂,應該會再賴個兩小時才會起床吧?  
太陽大概也賴床了,陰陰的天氣卻正好為十月的秋天拂上了一層涼意。昨天飲恨的約克大教堂今天敞開古老的大門,迎接求知若渴的遊客們。來到英國四個月,倫敦的西敏寺,聖保羅大教堂沒進去好好觀賞,倒是將第一次獻給了這個歐洲北部最大的哥德式教堂。對西洋的歷史和建築學沒有研究,無法領略這個教堂在眾多歷史悠久的教堂和修道院中佔的地位,只知道眼睛看得眼花撩亂。而難得的是走進教堂時心中的那份平靜,很有趣,也不知道是甚麼原因,在這些宗教聖地就是有這種魔力。教堂是如此,佛寺亦如是,清真寺也給人一樣的氛圍,在裡面放輕腳步,輕聲細語好似再自然不過。旅遊書寫得清楚,教堂的每個部分都值得研究玩味半天,其中西窗,北窗,大東窗等裝飾玻璃更是名聞遐邇,但門外漢如我,只能發出好漂亮好精緻等等的膚淺讚嘆。雖然如此,卻也不急著離開,要把教堂的每一個角落都看得清楚才甘心。  
從教堂出來已過了午餐時間。有人說來到約克不去Betty's 茶屋就不算來過,於是我也盲從地踩進去跟風。一樣是傳統英式下午茶,味道卻差F&M不知道幾個等級,光是食物的精緻度就不知道落後了幾個車尾燈:scone該有的綿密感不知道走失去哪了,clotted cream應該是濃郁而富奶味的,這兩種味道也不知道有沒有來造訪過;馬卡龍看似完美,但整顆好像除了糖之外沒有其他成分,死甜程度只要吃一顆就可以進醫院洗腎,就更別提那入口除了苦澀以外沒有其他味道的紅茶了。二十鎊不到跟四十四鎊,端出來的還是有差,而且差 很 多!  
約克市中心實在很小,觀光客能看的,能晃的昨天其實已經踩得差不多,不如就再上城牆看看吧!有別於白天的雄偉矗立,接近傍晚的城牆散發著一種從中古世紀延續下來的神秘,沿著北邊的通道繞道教堂後方,
已經點了燈的教堂在樹林後方閃耀著,好像告訴來往的居民和遊客們,不管再過多久,他依然會在這個被石牆包圍著的小城市裡,繼續守護著這片土地上的一草一木。  
另一種不同形式的約克布丁被我拿來當晚餐。布丁如碗一般的盛著豬肉,青豆和蘿蔔。一直覺得這道菜最精采的還是在gravy,再怎麼完美的布丁,沒有gravy還是失色,其他配料倒是沒那麼重要了,不過是多一味少一味的差別。走回YHA的路上,好幾團ghost walk正在打著顫呢!  
2013/10/16  
搭車去里茲,有個很大的購物商場跟穀物交易所,然後就回倫敦了!商場嘛,沒甚麼好說的!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烏雲罩頂的湖光山色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