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烏雲罩頂的湖光山色

One day, Mrs. Rabbit goes to the market, leaving Peter and his sisters, Flopsy, Mopsy, and Cottontail to play in the forest. Disobeying his mother's orders, Peter sneaks into Mr. McGregor's garden and eats as many vegetables as he can before Mr. McGregor spots him and chases him around. Eventually, Peter manages to escape, but not before losing his jacket and his shoes, which Mr. McGregor uses for his new scarecrow.    
The Tale of Peter Rabbit  
在Windermere車站迎接旅人的不是彼得兔,而是不過六點,卻已經烏漆媽黑的天,以及冷冷清清,沒甚麼行人的小鎮,在歷經八個小時足以讓全身散架的長途客運後。  
自以為三個月的倫敦生活後已經習慣所謂"英國腔",無奈在英格蘭極北之地還是觸了礁,與BnB老闆交手後徹底敗下陣,只能彼此在地圖上圈圈點點,試圖弄清楚老闆給的一個又一個的資訊。  
2013/10/01  
在不到六點的早上醒來。前晚忘了關好窗,絲絲竄進的冷風像冰水一樣將人潑醒;等不及早餐送上桌,鞋襪套了就往隔壁小丘陵Orrest head爬去。  
天空潑灑著粉紅色的雲彩,一棟棟英國傳統建築好似也準備從睡夢中甦醒。約莫20分鐘後,lake Windermere已在眼前橫向展開。喜歡英國人直直的發"R"這個音,不像美國人將舌頭捲得半天高。  
湖,像畫軸一樣由北而南平鋪在散落的丘陵間,丘陵覆蓋著蓊鬱的植披。可惜天氣不好,否則湖光對比山色的美景應該更為動人吧?空氣依然凜冽,不輸將人澆醒的那一絲絲冷風;或許時間還太早,整個丘陵一路到小鎮都沒有人,在繞著蜿蜒的山路回到鎮上時才看到今早的第一個人影。  
回到BnB,老闆已經將早餐準備好,是抵達英國後還沒有機會品嘗的正統英式早餐:培根、香腸、烤番茄、薯餅、鷹嘴豆、荷包蛋、吐司、奶油、果醬、紅茶、鮮奶、果汁,一大早要端出這麼多東西,傳統英國人真辛苦!邊吃邊和老闆討論一整天的行程。  
"Go to Bowness on Windermere then" ,老闆用濃濃的英國北方腔調做了總結。  
作為少數同時擁有火車站和長途客運站的Windermere小鎮是湖區最重要的出入口之一。所謂湖區,其實是英格蘭西北方由許多丘陵和湖泊,以及點綴其中的數個小鎮所組成的區域統稱。小鎮的距離或進或遠,Bowness離Windermere走路不過30分鐘,看似時光凍結的小鎮在汽車呼嘯而過的同時好像多了點生機。  
Bowness雖然比WIndermere袖珍了點,但由於就在湖旁邊,於是有了碼頭,將懶得花時間搭車的懶人們送到湖的另一側去。有水,就會有水鳥,鵝、鴨、天鵝、一些不知名的水鳥,以及英國無處不在,有時可人,但更多時候是惱人的鴿子們。  
外國的生物好像不知道甚麼叫怕生,靠得再近也不會躲閃。但要是敢碰天鵝一根羽毛,英國禁衛軍會立刻出現,把人逮進倫敦塔關到天荒地老,搞不好塔內上百條冤魂再添一筆,因為英國境內的天鵝,  
全 部 都 是 女 王 的 !  
天鵝,天兒!  
沒打算跟天兒廝混太久,假掰的木造船已經在鳴笛,催促著還為天兒們著迷的旅客快點滾上船。二十分鐘不到,船已經將遊客們送到湖另一側的公車站,只有一條路線的公車已經在站牌旁等了一會,準備將一車遊客送到下一個點,也就是彼得兔誕生的地方Hill Top。  
說來慚愧,從來沒有看過任何一本關於彼得兔的繪本或故事,只能在有限的記憶裡,撈出這隻兔子僅有的形象。不過坐落在湖區草地上的Hill Top倒真適合兔子生活,種滿各種花草植物的院子中,一幢古意盎然的小屋子安靜的矗立著,藤蔓植物迂迴的纏在外牆上,似乎咬定屋子拿他沒轍,屋裡的家具擺設,乃至於屋外的小木椅,依然保持著當年Beatrix Potter居住時的樣子;院子不大,不到十分鐘就可以晃完,對於獨居的波特小姐,應該是個恰巧的大小吧?  
整個湖區因為彼得兔聲名大噪,Hawkshead也不意外,況且波特小姐藝廊也在這個迷你小鎮上,但除了藝廊及文法學校之外實在沒有甚麼地方可以去。好在走沒多遠就有綿羊點綴其中的英國鄉村美景可以欣賞,走一走,拍一拍,公車也就緩緩進站了。前一天BnB的老闆拼命推薦我一定要到Coniston。小鎮本身沒甚麼特別,但離小鎮不遠的Coniston Water旁有一間bluebird cafe很值得一去。  
A: So what's so worth visiting?
B: Well, nothing special.
A: ......
B: Young man, just sit by the lake and enjoy your cafe.  
前一天晚上老闆用濃重的北方口音如此推薦。咖啡店的咖啡跟輕食極度普通,但由於整間店就在湖邊,不論室內室外都可以將coniston water一覽無遺;而老天爺也很給老闆面子,在湖區的三天裡只有這個時候出了太陽,其他時候要嘛下雨,要嘛烏雲遮頂。
 在寫完了數張明信片,講完來自台灣的line電話,以及逗弄完鴨子後,老天又把太陽關上了。看了一下時刻表,如果再不動身的話,就沒有公車可以回Windermere,好吧, 走囉!  
2013/10/02  
B: I will ...........if I............
A: Parden?  
老闆,可不可以不要在吐司還沒吞下去的時候就急著給建議?你本身的北部英國腔已經夠難懂了!  
B: I will go to Keswick if I were you.   
又是一個灰濛濛的早晨。乖乖聽著老闆給的建議,搭著間距媲美高雄公車的小巴士一路往北,一個多小時後已經在Keswick路邊翻地圖了。在湖區,每到一個新城鎮,不外乎就是找離城鎮不遠的,大大小小的湖;往湖邊的指標很清楚,沿路上的小公園裡有一些不知道是學生作品還是裝置藝術,一些看不出所以然的物件。一路走走看看,不過十分鐘已經到達小鎮旁的Derwent water。  
雖然天上雲層極厚,也不難想像這個地方若是放晴,絕對適合拿來拍攝魔戒裡精靈族要離開中土的碼頭。儘管面積不大,但湖對岸層層疊疊的矮山將湖的景深拉長兩倍不只;側邊的木棧道在完全自然的湖景上增添了一筆人文的色彩,回過頭,風吹草低見鵝羊的景色搭配著遠方的灰黑的房舍,完全讓人忌妒,要修幾世紀的福氣才能夠生活在此種如詩如畫的地方?  
戀戀不捨地離開湖邊,已經是兩個小時後的事情。回到小鎮,離發車時間還有二十分鐘,索幸再逛一下。適逢中餐時間,平日的小鎮街道上還算熙熙攘攘,但假日才有的市集是無緣了。胡亂找了間店買了三明治墊墊胃,就再次跳上南向的公車,準備拜訪詩人去。  
I wander'd lonely as a cloud
That floats on high o'er vales and hills,
When all at once I saw a crowd,
A host, of golden daffodils;
Beside the lake, beneath the trees,
Fluttering and dancing in the breeze.
Continuous as the stars that shine
And twinkle on the Milky Way,
They stretch'd in never-ending line
Along the margin of a bay:
Ten thousand saw I at a glance,
Tossing their heads in sprightly dance.
The waves beside them danced; but they out-did the sparkling waves in glee:
A poet could not but be gay,
In such a jocund company:
I gazed -- and gazed -- but little thought
What wealth the show to me had brought:
For oft, when on my couch I lie
In vacant or in pensive mood,
They flash upon that inward eye
Which is the bliss of solitude;
And then my heart with pleasure fills,
And dances with the daffodils.
William Wordsworth (1770-1850)  
公車開到Grasmere後放旅客下車。小鎮不大,遊客三三兩兩,所以店員也樂得輕鬆,掛上告示開心吃飯去,反正小鎮的賣點也非午餐,而是詩人的故居及長眠地。  
華茲華斯,十九世紀英國浪漫派詩人。出發前意思意思地看了幾首他的詩,不難看出湖區對他的作品,影響著實不小。以詩命名的墓園,在雨後更加靜謐。  
不知道是甚麼原因,歐美的墓園比起台灣的墳墓,總是少了份陰森感,取而代之的是安詳和平靜;園裡的步道撲滿石板,每一塊上面都刻人名和城市,不清楚也是長眠於此的住戶,或是捐款整建園區的善心人士。  
墓園面積不大,稍微繞一下就可以找到Wordworth一家人的長眠之地。簡簡單單的幾塊石碑帶著名字,錯落在剛下被雨洗禮過,綠草如茵的教堂旁,一條小溪蜿蜿蜒蜒的滑過墓園邊;架著石橋的溪畔,一家咖啡館悠悠靜靜地營業著,戶外雅座的顧客完全不介意正對面的墓園,自顧自地喝咖啡,聊是非。也許,墓園已經內化成他們生活的一部分,而我們礙於文化,應該永遠不會有這樣的景色吧?  
從小鎮到Wordworth生前居住的Dove cottage有一小段路。走沒幾步,又開始飄起了毛毛細雨,只有丘陵矮牆的平原擋不了風,和雜著細雨,將身心洗得如草地般澄靜。  
簡單的白牆屋瓦,沒有金碧輝煌的雕欄畫棟,享譽國際的詩人跟繪本畫家一樣生性儉樸;房屋一樣藤蔓橫生,院子一樣植物叢生,只是原本的居所給改成了展館,或許這也是名人的宿命之一,成名後,過去的一切全部被放大,公開。換個想法,都不在了依然吸金,似乎也非人人都能辦到的!  
離回倫敦的火車發車時間還有幾個小時,但回Windermere又嫌太早。攤開地圖,兩個小鎮之間還有一個中繼點Ambleside。小鎮依丘陵而建,上上下下需要一點時間,但卻是兩天內所到小鎮裡最熱鬧的一座,超級市場Tesco,連鎖咖啡店Costa在此都有分店,Bridge house則是鎮上唯一值得造訪的景點。而這個特別,卻是十七世紀的屋主為了躲避昂貴的土地稅,突發奇想地將屋子建在橋上。兩層樓的石板屋擠了六口,然而現在也已經由國家信託代為保管,愛營業不營業的販賣一些也不知道長怎樣的紀念品。  
在吃完胡蘿蔔蛋糕,當作慶祝自己的生日之後,回Windermere的公車也進站了。在車上算了一下時間,應該夠離去之前,再上一次Orrest head,看最後一眼美麗的湖區。上了丘頂,已有趁著雨停的空檔出來遛狗的居民。隨意地聊了幾句,就各看各的美景,看到太陽幾乎隱沒在地平線了,才用手機當手電筒,慢慢地摸下山去。  
小小的火車站空無一人。眼見發車時間越來越近,卻還沒有任何一台火車進站,不禁開始擔心起來。從Windermere回倫敦,必須在Oxenholme轉車,但轉車的時間只有十分鐘,而且還不知道車站大不大?是不是同一個月台?好不容易等到車來,雖然只耽誤個幾分鐘,手心卻已嚇出冷汗。但還沒完,最後的挑戰即將到來!  
不出所料,Oxenholme是個大站,一下車就趕緊尋找下一班車的月台,該死的是在另一邊的月台!幸運的是開往倫敦的那班車也延誤,否則照原本表訂時間,根本銜接不上!下次時間還是別掐這麼緊吧!  
生日快樂,陳圍爐!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25便士的逃離
  • 下一篇
  • 木屐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