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4

分享

正視過去的自己.與自己對話。

愛自己 生活 成長 紀錄 日記

Photo by Isaac Mehegan on Unsplash

最近讀到的書籍、喜歡的動畫、喜歡的詩、作者甚至藝人……等等的,反正就是最近常看的任何東西吧。可能以前就是這樣的,但最近意識到「最近真的好常聽到愛自己、活下去之類的詞彙或是句子。」我也想要做愛自己這件事,畢竟先愛自己才能為了自己的理想去做任何事,不然在渺小的心願都很容易因為反正不值得、我做不到而放棄的。

愛自己的第一步是先了解自己,與自己對話。

這是最近讀的書最常看見的,也是前陣子精神科醫師和我說的。又是不厭其煩引導我走出低潮的家人和我說的。
那麼就這篇文章就來先說說自己吧。
因為目前就是過目就忘的腦袋,所以想到什麼就打什麼,內容看起來會有些雜亂無章,但就,這樣吧。畢竟我不想忘記我當時打下這些文字時所感受的東西。


我其實是個對自己完全不了解的人。有一種,我知道我正在使用這個軀體,也知道這個軀體的名字叫做什麼,但是我卻沒什麼"我就是這個人"的實感。聽起來特別中二吧,但能非常明確的表達我的感受的話就是這樣。
我對我的小時候是完全沒有記憶的。誇張一點是看著小時候的照片我不知道這張照片裡的小孩是誰、這個地方是哪。看著幼稚園的紀念冊我大概知道這是誰,但我對這段記憶是空的,現在對國小的記憶是模糊的,只記得兩三件比較重要的事情。
經常會被家人說:「你的記憶力跟金魚一樣!」、「你怎麼會不記得?那個時候你還……」之類的。其實不覺得刺耳,但現在對於自己真的過目就忘感到非常焦躁跟不安哈哈。
『人類通常只會記得對自己來說非常痛苦的記憶、快樂的事情卻怎麼樣也記不住。』
我已經不記得這句話是從哪裡聽來或看來的,但是非常認同所以記得很清楚。因為我就是這樣的人,而身邊的人似乎和我不惶多讓。以前所待的朋友圈就像是在爭執誰過得比較慘一樣開口閉口:「真好。」、「我都沒有。」、「哪像我…」
從幾何時我們必須和別人爭執誰過得比較慘又或者誰過得比較好,來凸顯自己呢?或許也是因為這樣的朋友圈,導致我曾經有段時間也是類似這樣的生活模式。但其實這種話是十分刺耳的。這讓我想起了家人曾經和我說的話:
『影響你最深的第一個一定是朋友,第二才是家人。』
而我現在也持續努力在改變,不讓自己和別人爭誰過得好、誰過得苦,只要是自己喜歡的生活那就是最好的。同時也會鼓勵朋友。
將話題扯回"人類通常只會記得痛苦的記憶"這回事吧。
我在國中的時候經歷過霸凌,每個人對霸凌的定義不太一樣,因為總是能以「我們只是在鬧著玩」、「這是小朋友之間的遊戲」等等的言詞來敷衍過去。
只要對方覺得是霸凌,那就是霸凌。
是言語上的霸凌以及排擠,連同班導師一起的那種。大約持續了三年,期間其實有曾經和家人說出「我在學校被欺負了」之類的話,家人似乎有和校方反映過,但至少在我就學的這段時間並沒有好轉過就是了。
我就只是靠著我在那裡有交到其他朋友,還是有可以說話的人、有可以理解我的人、那時候有參加校隊的樂旗隊……非常微不足道的理由讓我留在這所學校讀書。
但非常吃虧的是因為我勉強自己,我得了精神疾病。
起初我並不知道心理狀況會影響到身體狀況,而我又特別不會形容"感受"這種東西,只知道自己身體不舒服。就學期間最明顯的感受之一是我在體育課會莫名其妙的胸口抽痛,感覺自己快要窒息一樣,後來就不是在體育課會發生這樣的狀況,因此我經常到保健室報到。
第二點是我真的難以忘記的感受,有一次朝會升旗,因為我的國中是還有高中部的,所以人數非常多,而我突然喘不過氣,自己明明在拚了命的呼吸,但我卻完全感受不到氧氣進入我的肺裡頭。冒冷汗,感覺天旋地轉,突然沒有自己站在這裡的實感,搖搖晃晃的,視線很模糊。但我因為害怕被責罵、嘲笑所以一直忍耐著。
直到有個同學來關心我,發現我嘴唇發白,臉色非常不好,我才被帶去旁邊休息。
而我也模模糊糊的聽見了其他同學的冷嘲熱諷、以及班導師非常嫌棄的眼神。因為當時對這方面的知識非常匱乏,而我也只是由一次體檢知道自己有地中海貧血,所以也一直以為自己只是單純的貧血導致這樣的狀況發生。但我實在不想再有這樣的體驗了,所以我都會以"故意"曠掉那些會讓我身體再有這些狀況的朝會及課程。但我的身體狀況每況愈下,我連那時候最喜歡的樂旗表演/比賽都沒辦法參加。但教導我們的老師和我關係非常好,知道我的狀況依然安排了能夠讓我出場的地方。
那時候其實非常難過,那是第一次我感受到沒辦法控制自己身體的無助感,也感覺到我讓別人失望的罪惡感,非常難受,那時候幾乎是每天以淚洗面,甚至也會使用傷害自己的方式感受到自己"好像"是還活著的。但就只是單純地活著,沒有任何意義。
當時就僅僅是透過網路和聊得上天的朋友一起玩遊戲、聊天來逃離這些恐懼,短暫的擁有快樂的感覺,但實際上又非常空虛。因為在當時"交網友"依然是挺奇怪的行為。畢竟當時新聞上總是在報導因為和網友出門遇害之類的東西。
當時是已經將基測改為會考的第二年,我糊裡糊塗的被當時的網友問了要不要去讀他就讀的高職,而我當時應該是認為這樣就能完全不害怕遇到國中同學再被欺凌,就和家人談了想到外縣市讀書這件事。
事後才知道也是自己的姊姊在我看不見的地方和父母商量,我才得以逃出這令我非常恐懼的地方。如上所說,我對我小時候完全沒有記憶,所以我當時對這個出生地,並陪伴我成長的地方只有"我在這邊會被欺負、壓力好大、這裡好可怕"的印象。
但即使我逃離了這樣的恐懼之地,我的狀況依然沒有好轉。
在高中入學典禮時因為學生人數眾多,我當時的國中時朝會所體驗到的不適感又出現了。因為真的特別的不舒服,而且也感覺到自己需要幫助,畢竟是新學期的剛開始,應該不會受到什麼奇怪不合理的對待吧?或許也是因為當初暑假期間到學校領資料時,以及建立班級群組時班導師給我的感覺就非常好,和我國中遇到的老師不同。於是我和班導師報告了一下,開學前因為相同興趣稍微聊過天的同學就帶著我去了保健室。
和保健室的老師講述了當時的感受(就和上述的體驗差不多就不多贅述了),保健室老師只是寫了一張紙條,折了起來,盛了一杯水遞給我。拍了拍我的肩要我先到"看不見人的地方"休息,並告訴我「紙條出保健室再看唷,而且一定要去看我紙條上寫的東西!加油孩子,愛你。」這位老師經常和同學說"孩子,愛你"這樣的話,或許對這種年紀的孩子來說非常怪,但這句話對我來說就像用溫柔的臂彎安撫因受到驚嚇而害怕的孩子一樣,給我一種安心的感覺。
紙條上寫著大大的:「身心科」。但我非常害怕看這類的醫生,但這件事我希望可以另外寫一篇文。
反正就是高中生涯我在學校過得還不錯,我並沒有將精神疾病這件事讓班級上的所有人知道,只告訴了少數幾個和我交情還不錯的同學。有待我如自己親生骨肉般的班導師,她非常照顧我的情緒也很體諒我,對我來說是如同恩師般的存在。她讓我重新知道了並不是每個大人都這麼自私自利的。世上仍然有人在用自己的力量幫助別人;即使班級內有小團體,但依然有還不錯的同學可以一起聊天、吃飯,回到家之後一起玩玩遊戲,偶而假日約出門之類的。我和高中班導師以及高中處的比較好的同學也依然有保持著連絡。
這些都挺好的,但身心狀況每況愈下,我也不清楚怎麼回事。因此我仍然經常缺課,有點像是另類的問題學生吧。但其實我非常討厭這樣的自己。
國中是因為害怕欺凌所以不想去學校。身體也用腸胃不適、胸口抽痛等等來反映出我的心理狀況,也就是讓我達到了不去學校的目的。(這部份是我讀了《被討厭的勇氣》所理解到的東西。之後會寫作觀後感)
但高中我並不曉得我是因為什麼原因不願意去學校,而我的身體狀況用更強烈的方式來反映,使我達到目的。讀完《別去死啊!被霸凌不是你的錯!》我有一些想法是,我或許是因為精神到達了極限,所以我變得害怕學校這個系統,所以我的目的應該是我害怕學校,所以我下意識不願意去。之類的吧?因為呆在家身體就比較不會感覺到不舒服之類的?
我不知道,因為我自認我是一個很喜歡讀書的人。真的是那種"學習使我快樂"的那種人。好奇心旺盛,對於不理解的事情我會迫切的想要知道原因、過程、結果。我很喜歡學習新的東西,最近看任何事物的眼光也都有點變成"我能夠從裡面學習到什麼",單純的遊戲、電影、動畫、漫畫我都會以這樣的眼光去看待。或許和我大學讀了影視相關的專業有關吧。
我的精神疾病,目前所知的診斷是重度憂鬱症並和焦慮、恐慌症我自己感受最明顯的是這兩項。而我一直不是那麼願意承認自己有這些狀況,非常矛盾,明明知道自己大概是這兩種病症,但真的被專業人士下了這樣的診斷後我居然因為非常害怕而哭了。
我害怕別人用異樣的眼光看待我。我希望別人是用以正常人的方式來看待我,而不是以一個看待病人的眼光看待我。所以我很謝謝我的朋友對待我就和對待正常人一樣,不會特別的體諒我、特別的對我比較寬心之類的。但也非常有耐心在對待發作時的我、以及現在病情變得愈加嚴重的我。給不少人添了麻煩呢!
每當陷入低潮特別想尋短的時候,總是藉著"如果我這麼做了愛我的人會難過的"而苟延殘喘的活到了現在。以前不抱著這樣的想法的時候在自己的臉抒發了特別像遺書的文章,被特別重要的朋友說了:
你要是死了我不會去參加你的葬禮,因為我會很生氣,我會在你的葬禮上罵你,然後被你家人掃地出門。而且我下去一趟的話,我就要在你的葬禮上募資回家的車錢了。如果你去死你就看不到我的演唱會了,我還想和你一起住在同一間養老院然後兩個人吃的超級胖變成兩座肉山講幹話,所以別死了。
這對當時的我特別衝擊而且又非常有趣。但這些像是開玩笑的話卻成為了我活著的理由之一。「要是死了我就不能看他演唱會、看他打鼓的樣子了。」那我就再多努力一下吧。
  

「I have a black dog. His name is Depression.」

我有一隻黑色的狗。他的名字叫做抑鬱症。

這隻黑色的狗不知不覺已經和我共度了長達七至八年的時間,我有時候和牠相處得還不錯,但有得時候牠依然使我沒辦法正常生活,讓我厭惡自己、使我無助。因為牠我不得已放棄我自己爭取到在一間音樂公司實習的機會、暫時休學調整自己的身心狀況。雖然我不太清楚這樣對自己是否有明顯的效益,但至少似乎讓我從自己沒有察覺到的無形中的壓力裡給稍微鬆開了一點。畢竟要是螺絲拴的太緊,機器也沒辦法靈活的使用。
我也沒想過我的腦部會因為牠而退化,雖然有被解釋是因為壓力造成但實際上我自己真的沒感受到什麼壓力。還挺奇怪的。這段時間與家人聊天,也只發現了兩點。我其實在高中時被班導師拜託做了一些其實挺簡單的事情;比如幫忙她一起教學弟妹或是外校的國中生怎麼做咖啡立體拉花、參加比賽;整理一些資料。又或者是在高中的時候意外被常去的餐廳的店長詢問要不要去她那邊打工。明明都是一些當下並不覺得有難度或是難受的事情,過一段時間我的身體就會用非常強烈的不適感來攻擊我。
或是直面自己懼怕的東西,在大學的這短暫半年我都是順從著自己的內心,並且以不干擾到別人為基礎,去詢問自己想知道的任何事情、又或者是上台表演、報告等等的。雖然當下恐慌症發作非常不舒服,但我還是跨出了第一步。但結果依然是身體用更加強烈的不適感告訴我「不!你不能這麼做!」
總之非常的無助痛苦就是了。所以在決定休學的時候其實我好一陣子都非常的頹廢,如行屍走肉般。但接觸了宗教信仰,跟看了許多喜歡的聲音演員、演員的作品及見面會後,突然醒悟了:「一直這樣下去是不會改善的,我必須做點一些對自己有幫助的事情!」而喜歡的一位作者近期也開始出版了新書,就決定那我就重新把那些我買了卻因為大學過於繁忙而沒時間看、又或者我想看、想買的書都買回來看吧;既然喜歡日本文化以及次文化,那就好好學習日語,讓自己至少還是有在學習吧。
這樣,我就重新開始閱讀書名會讓我有興趣的書籍,意外發現喜歡的聲優有出自傳,發現還有存貨,開心地買了回來,然後不知不覺在一個禮拜看完了四本書。發現自己就算看了沒有字幕的舞台劇也看得懂,並且搞笑環節的部分也都看得懂,也很開心。發現自己突然又意識到"開心"這件事了。
而閱讀許多書籍後,也讓我開始想記錄生活上發生的所有大小事,以及我曾經發生過的事。
不知不覺已經打了快五千多字了,這次和自己對話就先到這邊好了,整個早上都在撰寫這些東西,說實話也有些疲憊,但也挺開心的,因為回憶起很多事,雖然是有好有壞的,但內心卻好像沒什麼波動,反而有點開心;也有好好的用腦子。
  1. 之後會重新閱讀讀完的4本書,然後撰寫觀後感,應該說希望自己讀完任何作品都可以打些觀後感,像現在突然很想看《大魚海棠》。
  2. 每天都要記錄生活大小事,開心的事。
  3. 寫寫關於為什麼自己害怕精神科
  4. 大學就讀與高中完全不同的科系是什麼樣的體驗
大概這樣,因為我會反覆閱讀自己的文字,順便提醒自己:)
願自己依然記得溫柔善良,記得可愛。
#愛自己  #生活  #成長  #紀錄  #日記 
分類:日記

記錄生活、寫點觀後感、自己想寫的東西。不定時更新。希望能溫暖自己的同時溫暖別人。

評論
上一篇
  • 從今天開始讓生命具體起來吧。
  • 下一篇
  • 【心得·觀後感】大魚海棠.與世界背道而馳但也不能傷及他人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