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分享

M-2-SYY-3

在與M相處的這幾年中,其實也是有認識了一些對象,
我就來繼續說SYY這個人。

其實我不會覺得二十六七歲還每天跟家裡的人拿一百元生活是一件很糟的事情(是很慘)只是聽完了他考了好幾次國考都沒考上時,就真的很想叫他不要浪費時間了,就算是一個月領個兩三萬的薪水都還不算差。
可能我就是一個這麼現實派的人吧,但我都覺得有總比沒有好,就是因為這樣我一路從兩萬二的時期慢慢的把薪水往上爬。
那一天晚上,我們像往常一樣吃完晚餐後坐在某個廣場下散步邊聊天,他的那雙破爛的鞋子真的是很不行,都有點開口笑了。
「你的鞋子很不行誒,你是被虐待的媳婦啊嗎」我笑著形容他的爛鞋子
「不只這樣,我的腳更可怕,一直悶在爛鞋子裡面」他急忙地脫下鞋子給我看他的腳
(實在是很想說 大庭廣眾下 先不要)但已來不及阻止
他的腳脫皮拖到一個不行,活生生向非洲小孩的腳一樣,我整個嚇呆了
「你沒有拖鞋嗎?至少腳可以透氣吧!因為你的手汗這麼嚴重,你的腳可能也是這樣」 他的手汗不是我誇張,幹他的時候握著他的雙手都可以濕整隻手
「我....我沒有誒...我一天一百塊也買不起」
那一年,正流行巴西夾腳拖,一堆一雙一兩千塊錢各種繽紛顏色的巴西夾腳拖,都號稱是Made in Brazil,說真的巴西這麼遠我也不知道他們到底有沒有穿這種拖鞋。
為了擺脫他的那雙爛腳,我就出資買了那雙巴西夾腳拖鞋給他。
其實,跟一個沒有經濟能力的人在一起真的是痛苦的事情,雖然說我也不是講求那種要AA制的人,只是偶爾互相的空間也沒有。
喔,對了,我想會跟SYY分手的原因有幾個,一個是其中他有一個乾哥(聽到這種什麼乾哥乾弟的通常不是什麼好東西)是我蠻後面才知道的,原來他會跟這個乾哥一起去三溫暖玩,偶爾也會互相來一炮,他們處在一個曖昧的關係但是乾哥又有自己一個固定的男友 (這是後宮的後宮的概念嗎)
這倒是我沒有想過我要去面臨的,有時候認識一個人就是這麼痛苦,你又沒辦法像是調查局一樣一天到晚身家調查後才跟人家在一起,很多人都是再一起後才露出真正的樣貌。
難怪,難怪他的龜頭會有兩個馬眼 (好像沒關係)
#巴西  #乾哥  #都是再  #對象  #YY 
分類:親子

同志生活|回憶|生活分享|昭和臭男子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What a wasted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