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你,決定了關係的走向

國中時,有好朋友說過覺得我很假...明明就不喜歡某些人但卻可以跟他們相處的很好 
其實我想就是在相處的時候我不會去想那些他 我不喜歡的地方吧 
我會把他們的缺點縮小 優點放大再放大的去看  
但  好像這樣還不夠.... 
這篇文章 真的覺得很棒...希望可以完全做到這樣 
這幾年 我的脾氣越來越差  容忍度越來越低 
不知道是被淺移默化 抑或是...人只要一旦美好的面具被卸下 就再也妝不回去 
總之我不喜歡現在自己的爛脾氣 老是搞雜很多事情 
希望可以恢復以前那樣 至少面對自己不喜歡的人事物時,可以喜怒不型於色阿  
唉   
文/威爾・鮑 溫
不管我說什麼,都會侷限了這個世界。——維根斯坦
「Relationship」(關係)這個字源自「relate」,是「述說」或「告訴」的意思。換句話說,一段關係就是一種人與人之間的交流,而這個交 流的基礎,是我們如何對自己述說另一個人。這種內在的自我對話,決定了這段關係的發展。  
【要改變別人,先改變你自己的想法】
小時候,我的夢想是當個廣播電台的播音員。大一時,我在家鄉南卡羅萊納州哥倫比亞市的一個電台找到第一份播音工作。我很喜歡那份工作,做了好幾年,一路升 到電台的製作統籌,負責為全市最厲害的聲音高手所錄製的廣告錄音配上音樂及音效。
菲爾是個大我約二十歲的播音員,聲音低沉、有磁性,是電台原來的製作統籌,直到高階主管要我去取代他。菲爾的聲音真的很好聽,也很會寫廣告腳本,另外還有 一項絕活,就是能為廣告挑選出最適合的音樂。  
菲爾從調幅廣播時代就出道了,但我們是調頻電台,而菲爾的技術並沒有跟上新科技。雖然他製作的廣告在調幅電台聽起來很不錯,但在聲音表現更立體的調頻電台 上就顯得太平板、單薄了。  
剛當上製作統籌時,我很興奮可以為菲爾及其他播音員做廣告的混音工作。他們都是當地電台最優秀的播音員,他們的聲音我從小聽到大。然而沒多久,我和菲爾之 間的合作開始出現問題。他告訴我——甚至是逢人便說——我做 出來的廣告混音很粗糙、不夠格。菲爾不喜歡我幫音樂做的編目,菲爾不喜歡我存檔的方式;菲爾似乎不喜歡我的一切。  
漸漸地,我對這位廣播偶像的欣賞消失殆盡,變得很討厭他。剛開始,菲爾責罵我時,我會低著頭含糊地說:「對不起。」可是後來我開始為自己辯護,把我認為他 不足的地方指出來。沒多久,我們就經常指著對方破口大罵,互相批評、侮辱。由於電台製作間隔著一片大玻璃牆,又幾乎是完全隔音,我只能想像我們兩個站在玻 璃牆的兩邊拚命地侮辱對方,罵得臉紅脖子粗。這畫面看在聽不到聲音的其他同事眼中,說有多可笑就有多可笑。  
某天,我們兩個激烈爭執到一半,菲爾看了一眼時鐘後說:「我現在沒空聽你廢話,我跟朋友約了要吃飯。」說完就衝出製作間走了。另一頭在大廳等著他的,是一 個跟菲爾年紀差不多的男人。那個男人看到菲爾立刻燦爛一笑,快步迎向他,與他相擁打招呼。  
看著菲爾和那個男人走出電台大門,我傻住了。我還記得當時自己心想:「菲爾有朋友?菲爾是個混蛋,那種人怎麼會有朋友?」這句話聽起來或許奇怪,把問題看 得過於單純,甚至自以為是,但是我真的從來沒有想過菲爾會有朋友。怎麼會有人喜歡菲爾呢?  
那天晚上,我躺在床上思索這個問題:為什麼那個男的看到菲爾如此高興,而我卻一直覺得菲爾是個討厭鬼?菲爾是個混蛋,絕對沒錯——我告訴自己。「但如果菲 爾是個混蛋,為什麼不是所有人都這麼覺得?」  
菲爾跟那個朋友的關係,不同於他跟我的關係,因為對於我和他朋友,菲爾對自己敘述的是不同的故事。在菲爾心裡的自我對話中,說的都是他對於那個朋友的欣 賞,而菲爾的朋友告訴自己的,也是菲爾的優點。  
另一方面,只要想到菲爾,在我心裡出現的,永遠是咆哮著否定與批評的聲音。「菲爾是頑固、高傲、討人厭的混蛋。」這就是我口中的菲爾,是菲爾在我心裡的形 象。結果,我就跟一個符合這個形象的人建立了關係。  
菲爾的朋友跟他的關係很不一樣,那是因為他對自己描述的菲爾,跟我描述的不一樣。  
大家最常問我的問題是:「我要怎麼改變別人?」我跟菲爾的經驗,給了我這個問題的答案。幾年後,我認識了諾姆.海德,我很崇拜他,他似乎出自本能地就知道 這個祕密——諾姆有種不可思議的能力,可以改變別人。即使是在最激烈的爭吵中,他也能堅持立場,陳述自己的意見。  
此外,諾姆還能在討論時,冷靜、專心地聽對方說話,或許不見得每次都能達成協議,但最後總是能和平收場。若有人氣沖沖地來找諾姆,離開時總是能心平氣和、 心滿意足。遇到對方持有頑固、甚至刻薄的偏見,諾姆總有辦法看到對方理性、慈悲的一面,並且反射回去。這時他所面對的還是同一個人,卻已經改變了。  
有一次我問他,怎麼有辦法每次都這樣,他說:「要改變別人,唯一的辦法就是改變你對他們的想法。」  
【關係建立於你為對方預設的評價】
一段關係不只是兩個人表面上的互動,而是更深層、更複雜的交流。當對方感覺到我們在心裡給他們套上的形象時,就會把它反應出來。這種瞬間的反應是下意識 的,是每個人隨時都在做的事。  
想想某個你很欣賞的人。你覺得這個人為什麼吸引你?你看到或想到這個人時,會怎麼對自己描述他?你是否用真誠、樂觀、友善、體貼、開朗、有愛心、有禮貌、樂於助人、樂於付出來形容這 個人?
接著,想一個讓你覺得很困擾的人,光是提到他的名字,就讓你氣得咬牙切齒。問問自己:「我是怎麼對自己描述這個人的?」誠實一點,不要限制自己的答案,想 到什麼就寫什麼,不要過濾,也不要批評自己的想法。你到底不喜歡這個人什麼地方?你覺得他粗魯、討厭、自大、愚蠢、自私、頑固、粗心、心胸狹隘、不切實 際、笨手笨腳,還是懶惰?  
現在再想想:你最看重的人,有可能是別人最討厭的人;而你覺得最可憎的人,也可能是某人最欣賞的人。  
想一個你真的很討厭的人,然後自問:這個人有愛他、欣賞他,甚至寶貝他的朋友或家人嗎?只要你夠誠實,不管這個人是誰,答案幾乎都是肯定的。問問你自己, 這個人的朋友或家人,會如何對自己描述這個人;在心中把最欣賞、支持這個人的人叫出來,問問他覺得這個人的優點在哪裡。  
唉呀!這真是太難了。我們的心不想這麼做,我們只想把對方直接刪除。只要帶著偏見來看對方,讓他像壞人,我們像好人,這樣感覺就舒服多了。  
要擁有不抱怨的關係,就必須瞭解,我們跟其他人的關係來自於我們心裡給對方的評價。你需要的只是察覺到這件事,然後開始化解你原先給周遭人貼上的各種複 雜、甚至帶有指責意味的標籤。  
莎士比亞在《哈姆雷特》中寫道:「世間事無好壞,全為思想使然。」想想看,你對另一個人的想法就只是你所想的那樣,那完全是你編織出來的情境,然後你的腦 子就把這個想法當作事實。你最欣賞的人是如此,你最討厭的人也是如此。人無好壞,是我們的想法把他們變成好人或壞人,而這個評價,只對我們有用。  
我瞭解到菲爾就是菲爾,沒有所謂好壞。跟我在一起的菲爾,和跟別人在一起的菲爾判若兩人。但是那個在別人面前友善、大方、開朗的菲爾,不管有沒有出現在我 面前,都仍是存在的。朋友心目中的菲爾是這個樣子,也就把菲爾的這些特質引發出來了。  
帶著新的領悟,我試探性地敲了敲菲爾敞開的辦公室大門。菲爾不耐地將目光從打字機移開,抬起頭來輕蔑地看著我。  
「菲爾,你也是差不多在我這個年紀就進入廣播界工作了,對吧?」我說。  
「對。」他忿忿地喊著:「我入這一行的時候,你還沒出世呢。」  
我的第一個想法是:他在指責我經驗不足。但是我立刻想到:「好菲爾絕不會口出惡言,我是來這裡找好菲爾的。」於是我深呼吸,再問:「你剛進這一行時是什麼 情況?」  
菲爾盯著我看了好久,似乎想搞清楚我在打什麼主意。不等他邀請,我就坐進他辦公桌對面的椅子,盡最大的努力,對他露出這些年來的第一個笑容。菲爾也緩緩給 了我一個微笑,然後在「美好的往日時光」裡搜尋,說了一、兩件當年廣播界的趣聞給我聽。  
冰山一旦開始融化,很快就會變成湧泉;菲爾說了很多精采的故事給我聽。他說他工作的第一家電台連錄音帶都沒有,他們把內容錄在很大一卷音頻線上,編輯的時 候就用香菸頭燒音頻線,把不要的段落熔掉,然後再把受熱軟化的銅線兩端壓緊黏在一起。  
「我想,我之所以戒不了菸,也是這個原因吧。」他說著,揮了揮手。他手上似乎總是夾著一根點燃的雲絲頓牌香菸。「菸和電台,這兩個是一體的,你知道嗎?」  
我坐在菲爾的辦公室裡整整四個半小時,他告訴我許多優秀播音員的幕後故事,那些人都是我年少時的偶像。我的興致不是裝出來的;我聽得津津有味,根本不需要 假裝。我並不是故意要讓菲爾感覺好一點,而是真的陶醉在他說的故事裡,而那些都是他和我共同熱愛的廣播界裡發生的故事。  
那天晚上一直到十點左右,菲爾和我雙雙看了時鐘,才想到我們兩個還得為隔天的廣播做準備。但那一次的談話,不只讓我修復了一段同事關係,還找回了我的童年 偶像。  
從那一刻起,情況截然改觀。我已經明白,當菲爾提供建議時,就算他的口氣像是在教訓我,他也不是有意要質疑我的能力。我理解到,他是在對這個日新月異、似 乎要擺脫他的行業,表達他想要有所貢獻的需求,於是我開始能夠同情他。我發現自己不再需要為自己辯護,或者證明自己比他優秀,我不再老是找機會對他展現我 在新科技方面的專業,反而會去請教他的意見。更重要的是,我開始聽他說話。
我改變了菲爾在我心中的評價,我們的關係也因此改善了。  
你想要改變別人嗎?你可以改變別人,問題是你願不願意做該做的事。想擁有健康、快樂的關係,不是去學一堆操控他人的技巧,那些技巧的效果往往都很短暫。  
要擁有不抱怨的關係,重點不在學會做什麼事,而是學會當什麼樣的人。要改變別人,你必須先改變對方在你心目中的評價,這是一切的源頭。你必須先改變內心聲 音在你腦袋裡說的話,因為你的自我對話就是在為你跟他人的關係定調。  
或許,你已聽到自己的聲音可能在告訴你:這個方法太簡單、太天真了。更有甚者,那聲音還會質疑:為什麼你必須改變?你心想:你又沒問題,有問題的是他們!  
有個女士為了她跟先生的相處問題來請教我。我提供她幾個或許能改善的做法,她怒氣沖沖地回說:「為什麼我就該改變,而我先生就能為所欲為?」這句話正是你 腦袋裡那個聲音的最佳代表。
這個女士不明白的是,很多時候,她先生的行為其實反映了她對他表現出來的行為;而她的行為,則源自於她心裡對她先生的評價。  
對你生命中的每個人來說,你都扮演了聖誕老人的角色,你會決定要把他列在「調皮」的名單上,還是「乖巧」的名單上。然而,你的分類只對你有效而已,其他人對這個人的看法未必跟你一 樣。你對這個人的評價,只是你編造的故事,在現實中,就跟聖誕老人一樣不實在。  
如果你真的準備好要轉化你跟他人的關係,就必須認清,你是所有人際關係中的主要因子,你跟他人的關係,是你為這些人編造的故事之投射。你可以改變自己為另 一個人編寫的故事,把對方從「調皮」名單中移走,放在「乖巧」名單的第一名,你跟他的關係就會改變。
本文摘錄自【不抱怨的關係】/ 時報出版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