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樂團裡有先知?

大學二年級,
台南的5月熱得像煎鍋。  
一日晚上9點多,
文瑜在租屋處肚子有些餓,
又聽見遠處有樂團唱著電影《海角7號》的「無樂不作」,
於是尋聲而去,竟然看見一個樂團在鐵皮屋抓餅店練團,
穿白衣服的吉它手看起來有些面熟,好像是某堂課的同學吧!
於是文瑜走上前向吉它手打個招呼,還點了起司抓餅配紅茶打發咕咕叫的肚子,聽樂團練「國境之南」,
悠閒的吃完一份抓餅後,文瑜起身向白衣吉它手示意自己要走了,吉它手也禮貌回應,
keyboard手看著,在文瑜轉身的瞬間,電子琴奏起《結婚進行曲》送她出到店門外。
女孩心裡想著:幼稚的男生!不敢回頭,若無其事的離開。  
10年後,文瑜突然想起那個白衣吉它手,是士傑。
談起青澀的那夜,兩人心裡有些害躁,
若沒有10年後的現在,或許那青澀的日子,就像大河中的小紙船,過水無痕、沈在記憶的洪流中…
難道,keyboard手是先知?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認識他/她的方法(二)-有科學根據的量表
  • 下一篇
  • 眼光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