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無奈的心

誠實為上,這是大家耳熟能詳的話,故我常勉勵班上的學生不可有「吹牛不打草稿」的行徑,也不可鬼頭鬼腦,四處搞飛機,唯有時時磨礱砥礪始能強壯自己,也才能脫離底層,甚至鯉躍龍門。
你我都是一座孤島,卻又無法真正像是一座孤島那般地活著。在這個什麼都不太容易相信的年代,我始終還想相信緣分。只能默默在心裡期待著,在最好的時候遇見該遇見的人,然後用盡全力地活著。而天秤的兩端是誰的心在掙扎?看著他人頭戴桂冠,我沒有酸葡萄心理,但求自己也能點亮一點點的光。我鼓勵你們看重自己,而我卻看輕自己,這樣矛盾的心理是環境造成的嗎?曾經被殘酷的現實撕裂的命運,要如何才能縫補整齊?在時間的河裡,我該撐篙,還是划槳?找不到夢想的日子,我可以嚎啕大哭一場嗎?
我抵抗不了青春的流逝,而逐漸佝僂的背影是否證明我已敗?曾經,我如張白紙,就在踏進這染缸後,我開始數著日子,天天等著夜幕低垂,卻在晨曦來臨之際臉色如縞,我的世界怎會是如此……當我犯了錯時,總會有人咧著嘴笑,笑我的無能為力,笑我的不堪,甚至話說得帶水帶漿!我的性如火烈,怎肯這樣就認輸,我使勁想逃脫命運的規律,在夜裡抬頭望著那星,希冀能有照亮方向的光;人生如旅,我若走小徑,就有失公允;但看似公平的一切,卻在彼此出生後變得很不一樣了!有人出生便富埒陶白,我卻要掌勺找尋柴米油鹽醬醋茶;他人得獎可以上台接受榮耀,我卻獨自窩在角落看著那紙不起眼的獎狀;有人出門專車接送,我只能說為了健康就安步當車吧!
慄冽北風中,遠方那痀瘻的身子,蒼白的臉,似乎訴說著歲月的滄桑;而初冬湛藍的天空下,橙靜的陽光映在我的身上,那光暈卻襯得我幾乎發出光芒,或許是因為這般的溫暖,使我與平常的冷峻大相逕庭。夜裡,在一片靜謐之中,大自然的天籟顯得既清亮而又陶然自得,使疲於奔波的旅人聞之,更加感慨萬端!窗櫺上雕鏤著一雙蝠,我卻沒這樣的福,老天如此要我如何服?請別笑我是沒有砣的秤,我不甘,但我不想以生不逢時為由,我當奮戰不懈,為榮譽而戰,也為那一口氣拚搏,那怕是以卵擊石,那怕是大勢已去,那怕是掏心挖肺仍無人回應,我都要盡力試一試! 
眼看他起朱樓,我仍桑樞甕牖;看他鳴鐘列鼎,我卻殘羹冷炙;瞧他逢人便戴炭簍子,我卻笨嘴拙舌,我不是什麼咖,不該多說話?也許,鼻子摸著,默默地做好自己的事才是根本!我不是性情摟搜,只期望在時間的淘選下,還有我的一方天地。儘管茫然間我仍陷五里霧中,我明白與人為善的道理,詆毀他人的話語也不該掛嘴邊;我瞭解即使胸中壘塊積鬱,仍要高興歡喜待人;我清楚自己的想法決不可與任何人有所牴觸,那怕自己構思嚴謹,思慮周全。
我期待晝夜停勻,也期待所謂的公平與正義,在僅剩的青春歲月中......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期待的心
  • 下一篇
  • 讓我們再想一想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