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法國的教育社會學

   法國的教育社會學   作者:駐法國代表處科技組 現職:駐法國代表處科技組   文章來源:《人文科學》期刊(Sciences Humaines)   發佈時間:2012.04.24           La sociologie de l'éducation en France  
繼涂爾幹 (Émile Durkheim) 之後,法國教育社會學在布爾迪厄 (Pierre Bourdieu) 和帕瑟宏 (Jean-Claude Passeron) 的經營下終於誕生。當代社會學透過研究主題的多元化以及著重研究社會行動者的策略,不斷地探索新的理論架構。 
學科源起與研究主題 
涂爾幹 (1858-1917) 是教育社會學的始祖。雖然他生前沒有出版過相關著作,但他自 1906 年起擔任索邦大學「教育科學」教席,並且多次開設教育社會學課程。這些課程的內容和其它論文,在涂爾幹身後被彙編成《教育與社會學》(Education et Sociologie,1922)、《道德教育論》(L'Education morale,1925)、以及《法國教育的演進》(L'Evolution pédagogique en France,1938) 三本文集。涂爾幹在 1895 年出版的《社會學方法論》(Les Règles de la méthode sociologique) 中提出了著名的社會學概念:「所有社會事實都必須被當做事物看待」,這個概念提成為教育社會學的研究基礎原則。他強調社會政治結構和一個特定社會所採行的教育方式、發展出來的學校系統之間有緊密的關係。涂爾幹以 17 世紀快速發展的中等學堂 (collège) 為例,認為這些學堂是因應新興資產階級的出現而發展出來的貴族教育模式。涂爾幹也提出學校教育在當代社會中所肩負的功能:「學校教育對於年青學子進行有系統地社會化」。這個社會化過程是將「個人所屬之社會階層」的共同價值與準則傳遞給個人。在涂爾幹之後,有關教育的研究要到 1960 年代才再度興起。 
潛藏的社會淘汱過程
涂爾幹之後,布爾迪厄和帕瑟宏共同出版了《繼承人》(Les Héritiers,1964) 和《再生:談論一種關於教育體系的理論》(La Reproduction,1970),讓教育社會學成為當代社會學的議題。他們的主要論點是學校的教育方式和內容暗含統治階級的文化,讓學校不斷複製社會不平等。課堂教學時所使用的溝通媒介,是一種潛藏著文化傳遞機制的語言,讓已經熟悉這種語言模式的教師與優勢家庭的學生形成一種「文化共謀」(complicitécultivée)。在普世價值傳承的面具之下,學校其實是讓來自統治階層的學子將父母傳下的「文化資產」(capital culturel) 發揚光大。涂爾幹認為教育是在傳遞一種共同的價值;布爾迪厄和帕斯宏則認為,學校宣稱機會均等,實際上卻透過文憑的制約來進行社會淘汰 (sélection sociale),將社會不平等加以正當化。
布爾迪厄和帕斯宏精湛的理論分析讓他們在國際間聲名大噪。兩位社會學家提出這個理論的背景卻值得稍加說明。當時有許多學者採用不同的研究方法,嘗試揭發學校系統將社會下層階級異化的過程,其中較有名的是波德羅 (Christian Baudelot) 和艾斯塔布列 (Roger Establet) 於 1971 年出版的《法國的資本主義學校》(L'Ecole capitaliste en France)、葛立農 (Claude Grignon) 於 1971 年出版的《事物之秩序:技職教育的社會功能》(L'Ordre des choses),以及英國社會學家巴希.伯恩斯坦的《語言與社會階層》(Langage et classes sociales,1975)。 
理性的社會行動者 
布爾迪厄和帕斯宏的理論一提出,立刻引起批評和討論。法國社會學家布東 (Raymond Boudon) 在 1972 年出版的《機會不平等》(L'Inégalité des chances) 中,批評這兩位社會學家假設個體是根據他們年幼時,不知不覺內化的社會條件 (dispositions sociales) 來行動與反應。布東則借用經濟學的概念,提出理性的社會行動者論點,認為學校教育過程中所產生的社會不平等現象,是各種因素交相作用下的結果,這些因素多半是家庭根據其所能掌握的資訊,對升學與否進行成本與效益的評估後,有意識採取的各種策略。布東在書中寫到:「以選擇當一位小學教師為例,一個出身工人家庭的孩童,和一位出生自然科學院院士家庭的小孩,對這個職業選擇的觀感必然不同」。對工人家庭的小孩而言,當上小學教師是社會階層向上爬升的重要象徵,但是他需要付出高昂的心理和經濟代價;而一個大學教授的小孩並不會有這方面的考量。對布東而言,布爾迪厄和帕斯宏只不過是將個體的各種理性選擇 (亦即所謂「方法論的個人主義」),統稱為所謂的文化再生產;事實上,這個現象應該與社會行動者原生家庭的社會位階有關。 
當代研究的趨勢
布東將社會行動者策略這項概念引進教育社會學後,為這個領域提供了再生產理論之外的另一種詮釋。幾乎所有的當代教育社會學者都肯定布爾迪厄和帕斯宏的貢獻,但他們仍不斷嘗試在社會行動者的概念上尋求突破,希望能夠超越前輩學者理論邏輯的侷限。
例如,瑞士社會學家貝爾努 (Philippe Perrenoud) 和蒙通東 (Cléopâtre Montandon) 在 1988 年出版的論文集《父母與教師之間不可能的對話》(Entre parents et enseignants, un dialogue impossible) 中,指出中下階層家庭的父母與學校老帥之間普遍存在溝通上的障礙。同年,法國社會家希若塔 (Régine Sirota) 也出版了《小學的生活》(L'Ecole primaire au quotidien),忠實呈現學校教師在日常生活中,對來自不同社會階層的學童所表示出來的行為差異,包括微笑、注視、鼓勵或是尋問的頻率。
法國社會學家杜貝 (François Dubet) 在 1991 年出版的《中學生》(Les Lycéens) 一書中,則針對中學生的日常生活和不適應問題進行研究。 
主體化或社會化
杜貝也是率先提出新式理論架構的社會學家之一。他在 1996 年與瑪杜卻利 (Danilo Martuccelli) 共同出版了《學校生活社會學》(À l'école. Sociologie de l'expérience scolaire) 一書,針對學生在學校裡的生活方式進行分析。他認為,學生在人格發展的「主體化」(Subjectification) 過程中,必須參與特定文化的消費,然而此一文化消費卻又與學校教育透過社會規範的制約和課業競爭所提供的社會化過程產生衝突,學生只好根據其出身的社會階層和所擁有的資源來解決這個衝突。下階層的青年學子由於家庭文化和學校文化間的差距較大,這種衝突更加明顯,同時也解釋了這些學子普遍學業成績不佳的現象。
芭赫兒 (Anne Barrère) 於 1997 年出版了《中學生的學習方式》(Les Lycéens au travail),借用工作社會學的研究方法來分析學生準備課業的過程。她觀察到文化資產薄弱之家庭的中學生,不太能夠理解學校老師對他們的期望。許多學生非常用功,將學校課程內容強記下來,但是在考試時卻往往不能理解老師們如何期望他們活用這些內容。
多位社會學家也深入探討學生課業的問題,特別是苞媞葉 (Elisabeth Bautier)、夏赫婁 (Bernard Charlot) 以及候薛 (Jean-Yves Rochex) 於 1992 年出版的《郊區的學校與知識》(Ecole et savoirs dans les banlieues et ailleurs)。他們發現,學校成績較優異的學生,通常能夠賦予學校知識某種意義,享受知識工作的樂趣,較不在乎知識所能帶來的立即而實際的利益。然而在社會階層較為低下的地區,由於居民日日需要面對現實生活的壓力,他們對於實用知識的興趣遠大於學校知識與文化。
為了暸解中下階層學生的就學情況,社會學家拉伊爾 (Bernard Lahire) 特別針對此階層的外來移民家庭進行長期研究。他在 1995 年出版的《家庭面貌》(Tableaux de familles) 一書中表示,移民家庭的母親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這些孩子的在校成績,與母親安排全家生活作息、動用社會及親友資源、掌握孩童生活習性的能力,有很大的關係。
有些社會學家則針對社會行動者的策略進行研究,較不著重在個人行為的層面上,例如 1997 年出版《學校消費者》(Les Consommateurs d'écoles) 的巴里昂 (Robert Ballion)、1997 年出版《家庭的選擇》(Le Choix des familles) 的雷傑 (Alain Léger) 和朗古衛 (Gabriel Langouët)。他們著重於社會行動者對學校教育之消費行為的發展,發現具有文化優勢的家庭,通常較有能力利用學校教育系統內的彈性空間,例如申請學區轉換或是補習教育,來協助子女在學習上獲得成功。社會學家史波 (Stéphane Beaud) 則發現,法國高中文憑會考 80% 的及格率,往往讓許多中下階層出身獲得文憑的青年學生有擺脫社會階層的錯覺,部份拿到職業科文憑會考的學生因而天真地進入大學深造,卻經常鍛羽而歸。 
缺乏統合性的理論 
社會行動者策略事實上也包括學校教員、教育政策制定與執行者採取的所有行動。1992 年《學校與正義》(Ecole et Justice) 一書的作者德如威 (Jean-Louis Derouet)、2001 年《郊區學校》(L'Ecole de la périphérie. Scolaritéet ségrégation en banlieue) 的作者札登 (Agnès van Zanten) 都在分析行動者觀點的分歧,以及地方政府在教育政策上的演變和多樣性。其它的學者也嘗試找出社會區隔較不嚴重的學校來做為研究的案例,從另一個角度審視這個問題。
就上述各家理論來看,誠如凱若茲 (Jean-Manuel de Queiroz) 所言,當代教育社會學還缺乏一個統整的理論。雖然近代學者逐漸走出 1970 年代的「霸權理論」典範,產生了非常豐富的研究成果,但仍未找到一個一致性的理論架構。
不過,這些學者的確協助行動者建立起行動的一致性,讓他們了解到個體如何受制、支持、避開或是對抗學校課業競爭上的不公平,最好的例子是對女學生受教情況的研究。波德羅和艾斯塔布列於 1992 年出版了著名的《女孩加油!》(Allez les filles!),指出女學生在課業上的表現通常比男學生好,這個現象並不受社會階層的影響,修正先前主張社會或是性別不平等的理論。女性學生在學業上的優秀表現,可以詮釋為利用教育來扭轉傳統的性別刻板印象。主流教育模式為了將女性學生塑造成未來的母親而訓練她們順從性與人際關係技巧,反而有助於她們在課業上的成功;相對地,培養男學生的陽剛氣質,並不利於他們順從學校規範。簡單來說,當男學生在打打鬧鬧的時候,女學生則認真地在唸書。不過,儘管女學生在中學階段的成績普遍較男學生優良,在高等教育的科學領域中,女學生卻仍是弱勢。杜貝拉 (Marie Duru-Bellat) 在 1990 年出版的《女子學校:學校教育與社會角色》(L'Ecole des filles. Quelle formation pour quels rôles sociaux?) 一書中,將這種差異歸因於缺少企圖心以及自我審查機制。但是我們也可以觀察到,當今許多高等商業學校以及醫學院中,女學生佔大多數。因此,至今仍然沒有一個令人滿意的社會學理論可以詮釋上述女學生課業較優異的問題。
自從教育社會學將重點再度導向行動者後,開拓了研究的視野,社會學家對學校教育的過程有更透徹的了解。這個學科目前仍處於各家理論林立的戰國時代,缺乏足以統合的理論框架。然而,各學派的理論將是研究人員未來建構理論時所需的墊腳石,也能進一步刺激社會科學發展過程中不可或缺的思辯。這些都是教育社會學在未來所要面對的主要挑戰。 
資料來源:《人文科學》期刊 (Sciences Humaines) 第 161 期 
網址:http://www.scienceshumaines.com/la-sociologie-de-l-education-en-france_fr_5010.html   
分類:科技

評論
上一篇
  • 眾聲喧嘩中的寧靜
  • 下一篇
  • 嘆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