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jerry的雜感文] 老婆,我這輩子就叫妳老婆。

【老婆】
終於,我輕輕的,帶著一點靦腆的喚了你一聲。
彷彿看著初生嬰兒一般的期待,賦予你這美麗的名字。
看在一般情侶平凡不過的兩個詞,在我口中醞釀了一輩子之久。
如同求婚時向你承諾的誓詞,
我不曾在任何場合、甚至開玩笑的時候這樣子稱呼另一個人。
因為我知道這兩個字背後的份量。
那代表著另一個自己,
左手與右手,
呼吸和心跳。
也許我們沒有權利決定人生中很多事情,
但至少,我可以決定在什麼時候賦予這兩個字真正的意義。
我很慶幸,這小小的堅持,留給了你。
【老婆】
兩三天前才求完婚,到現在我仍然有些不習慣這樣喚妳。
羞澀的,帶著一點綻放自內心的微笑。
要說到我們是怎麼走到這一步的,
細細回想真的有如電影情節一般。
先是我在研究所的年紀硬是跑去當了大學部營隊的老人顧問,
雖然被指派負責帶你跟另外一位小隊輔,
但營隊期間實在太忙根本連你們兩個的名字都記不住。
營隊結束後兩年,兩條本該分岔的平行線,
卻因為我寫了這個網誌,硬生生拉了回來。
你說是在追星時無意間翻到了我的網誌,
基於他鄉遇故知的感動,好奇的點開右手邊Facebook連結,
驚訝的發現有十多個共同朋友,
才回憶起這個曾經當過小隊輔指導的學長。
鼓起粉絲追星無畏的勇氣,邀請了一個根本上算是陌生的人,
一同去聽一場live house 演唱會。
而我也剛好在極度狂熱的追星熱潮,
當天來回台北台中,只為了一場兩小時半的演唱會。
那時候真的是如此的單純,兩個同樣瘋狂的粉絲,
毫無雜念的訴說自己對偶像的崇拜,
演唱會結束,就在巷子口的7-Eleven喝酒聊天直到深夜。
那時我們誰也沒想到,那天把酒言歡的路人,
會是彼此生命中最重要的存在。
我們開始揪了一群聽歌的好朋友,自詡為MA兒好,
只要MATZKA好就什麼都好。
一群人第一次見面,竟然是在台東,並且有過夜的三天兩夜行程。
但我們一行人彷彿上輩子就見過一樣,完全沒有陌生的感覺。
就這樣南征北討,足跡踏遍台北、桃園、台中、雲林、高雄、台東。
整整追了一年多的星,也陸續撿到了許多聽歌的好朋友。
一直到墾丁春浪,兩個人才越走越近,決定開始交往。
開始妳在台中,我在台北,遠距離戀情讓我們有理由往來兩地的景點,
而後你工作換到台北,考慮一起生活,我們才走到了今天。
因為音樂,我們相識,
因為追星,我們相惜,
因為了解,我們決定相守一生。
如果當初我沒有單槍匹馬的去當營隊老人團,
如果當初妳沒有逛到網誌搜尋這個人,
如果當初妳沒有邀請我去台中聽歌,
如果當初我沒有翹課瘋狂的來回台北台中,
如果當初妳沒有勇敢的表示善意,
如果當初我們沒有嘗試交往,
如果當初妳沒有到台北工作,
. . .
【老婆】
我想今日可能輪不到我喚妳這一聲。
緣分,大概就是這麼一回事。
我們都不完美,也因為過往感情的經驗讓我們知道,
一輩子是多麼無法預測的承諾。
但我永遠記得那天,我嘗試著要改變你,
要你變得更向上、更勇敢,
妳告訴我那如果做不到,是不是就不要我了。
我抱著妳,兩人沉默無語。
霎那間,就好像愛情電影情節一般,
我只知道此刻我好愛好愛眼前這個人,
心靈深處自然浮現了那幾個字。
"我要娶妳"
很像佛家大澈大悟的瞬間,
眼淚開始無預警的落下,再也說不出一個字來。
"我要嫁給你"
我聽見妳在我懷裡的這句話。
兩個人擁抱著,靜靜的度過了15分鐘。
沒有任何海誓山盟的誓詞,
就只有我們兩個,心意相通,萬籟俱寂。
原來,到了人生中最重要抉擇的時刻,
無聲勝有聲。
於是在我在求婚誓詞的最後,
去掉了"嫁給我好嗎?"的問句,
留下期待你的回應。
"我要娶妳"
.
.
.
"我要嫁給你"
【老婆,我這輩子就叫妳老婆。】
                                      2014/10/31 寫在求婚之後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jerry的好音樂] BOXING 樂團 / 野生BOXING
  • 下一篇
  • [jerry的雜感文] 萬聖節求婚大作戰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