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jerry的好電影] 很久沒有敬我了你 首映場心得!

你可以說它是一場電影、一場原住民表演、一場交響音樂會。
或者是追逐原始靈魂的感動。  
         很久沒有敬我了你首映場心得
如果你對原住民唱歌跳舞and原住民音樂有興趣的話 還有兩場的機會歐~
(立志要成為網路上前幾篇的勸敗文 XD)
好不好看?以我起雞皮疙瘩的次數和差點噴淚的次數來算,
上半場有3次起雞皮疙瘩、2度想要噴淚。
下半場有1次起雞皮疙瘩、1度想要噴淚。
好不好看歐? 這樣應該算好看了吧~
以下有雷 不過有雷也無所謂其實 這種東西是要親身去感受的
從標語開始就很勾人
你和我一樣 從來沒有進過國家音樂廳嗎?
好像曾經去過 不過也快忘了 於是乎我買了相當便宜的後排票(打完折600NT)打算進去參觀場地
其實光是場地參觀費就算值回票價了
國家音樂廳果然比較高級 收音超好 即便我坐在四樓也可以聽到腳踏地板的聲音
來的人也都水準很高 全場沒人講話、 手機、哭鬧 (強烈懷疑中華電信有故意在室內用蓋台的技術 因為我手機是無服務的狀況 XD)
進入正題....
其實全劇的宗旨很簡單
「總有一天,我要把這個聲音,帶到國家音樂廳去。」
背景有紀錄片式的電影、場中央是國家交響樂團、前面河流的舞台則是給演員走位歌唱。
很創新的想法,而且這樣可以由電影帶劇情,觀眾不會聽交響樂聽到物煞煞,畢竟圖案說故事是比較有感覺得。
故事從導演決定去東部取材,接續著他眼睛看到的原住民生活。
看到有原住民跳舞,就會有現場串場表演,
看到演員走路,就會有穿的跟電影裡面一樣的角色走出舞台,
看到眺望遠方,就會有背景帶到星空、帶到高山、帶到森林。配上交響音樂來說故事。
超有感覺的~~~~
特別是當鏡頭運到森林,然後前面唱起原住民古調,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這就是這個歌聲他本來的面貌、本來存在的地方。
唱給高山聽、唱給星空聽、唱給祖先的靈魂聽。
一開始導演坐平快車到花東,背景放胡德夫先生「牛背上的小孩」的交響樂版,
一種類似思鄉愁緒、或者一種回家的平靜。
隨著紀錄片沿著火車鐵軌的視角慢慢放到天空,
氣勢!滿滿的氣勢,交響樂團就是這樣用的,到這邊第一次雞皮疙瘩起來。
不得不說,再好的耳機都比不上國家音樂廳這種大到不行的音場感,
交錯看似無主題的影片,卻有種慢慢勾引帶你去看另外一些什麼感覺。
接著鏡頭到了民宿,點出劇中原住民對於城市人的觀感,
轉到經典的投幣式卡拉OK,以及全部的原住民都很會唱歌的感覺。
很自然就帶了幾首原住民歌手+交響樂團的演唱。
讓我感動到的是南王姊妹花+交響樂團組合,
第一個感覺是在聽 宮崎俊 的 「神影少女」 還是「魔法公主」 那一類
有女聲吟唱配上交響樂團的電影配樂,配上樂團真的不輸聲樂家的那種演唱,
原來我們也有不輸日本演歌唱腔的曲子,也有這樣的寶阿!
想到這邊就已經很感動了(國內一直沒有跨出這一步)。
三人合唱有一種仙女、神跡降臨之類感覺,雞皮疙瘩整個就上來,莫名其妙的被感動的很想噴淚。
接著有幾段我就略過不提了,只提有感動的,
最後男女主角被人喊說不行,緊接著胡德夫開唱藍調音樂,
接到後來現場重低音緊湊的音樂,配上原住民圍著營火時跳的舞蹈,
突然有種「懂了」 的感覺,這是跳給大地聽的。
剛好又碰上劇情提到,「你要怎麼把這裡的音樂帶到國家音樂廳?音樂是屬於這裡的」
我想他們成功了,起碼我感覺到了這點,原住民的音樂不是唱片聽聽就有感覺,
要的是一股當下的氛圍,一種感覺,不只是歌聲。
影片+音樂+歌聲,正好彌補了這段的空缺。這是我第三度覺得雞皮疙瘩掉滿地,也感動到不行。
讓我噴淚的點是,總算,你們把這個聲音帶到了這裡來,而且我也感受到了。
到這邊我已經完全決定一定要把現場的原聲帶買到手,這種感動只有純聽音樂能夠緬懷。
(角頭音樂趕快出阿!!!!)
下半場開頭見識到布農八部合音,不過搭配上劇情不清,其實不是非常確定要表達什麼,
但是唱歌給祖靈的感覺有傳達到。
劇情不多提,大概就是解決衝突然後全部人決定北上國家音樂廳。
這邊有一段一群人坐火車上唱,導演男主角突然衝向月台旁的藍天,
我真的以為他會跟這篇土地說些什麼話,不過也許只要靜靜的用鏡頭帶過這片平原,
每個人心中都會留下自己想說的吧~
接著是上台前準備,看到大家穿衣服時不忘小喝一杯,
(那時我就在想有個小梗,可以給小朋友喝酒但是被人制止換成汽水...反正幾秒而已)
意氣風發的打開大門,配上氣勢音樂,然後...
我不是坐在一樓的!!!!! 看不到看不到看不到.....Q_____Q
只有聽到一群人歌唱著上舞台,不過唱的那首古調依稀有印象,
(其實整齣戲裡面滿多哼阿哼的其實好像都聽過,也都會唱....只是不知道名字)
接著古調大合唱+配樂氣勢,到這邊雞皮疙瘩也是到處掉。
最後讓我噴淚的點很妙,是在全部人瘋狂鼓掌安可時,
胡德夫、紀曉君獻花圈及背帶(應該是原住民有意義的咚咚)給指揮的那一刻。
覺得好像親眼目睹了一個「歷史悠久古典音樂」與「存在山林之間的聲音」,
第一次在這舞台上結合的剎那。
很感動,原來原住民的音樂跟交響樂團是那麼的速配,
原來我們也是有像愛爾蘭踢踏舞一樣原汁原味台灣文化的東西,
重點是他上的了國家音樂廳,有朝一日或許能站上世界的舞台。
結尾完全沒採排的即興大合唱,全場起立拍手鼓掌,
這種情形我想在國家音樂廳也不常發生八~
這才是原住民音樂最真誠的力量,也是大家最想要聽的東西,
一種氣氛、一種年輕靈魂被觸動的記憶。
很久沒有敬我了你!
你,看了嗎?
                                                             2010/02/26 剛看完打一大長篇 
分類:娛樂

評論
上一篇
  • [jerry的好電影] 電影 「不能沒有你」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