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出路

引用文章 徵文贈書活動:一起寫【轉彎】不要【錯過】
淡金公路繼續前行,烏雲半掩的月夜、波光粼粼的海洋,霎那間變得十分美麗....。
吳寰搖下了車窗,涼風夾雜著鹹鹹的味道就沾在眼眶之中。這凌晨一點鐘,夜色很暗,吳寰紛亂的思緒還打轉,點了一根香煙,海潮的聲浪巨響就像孤獨的蒼狼....狂放中咆嘯....顯得悲愴.....。 
吳寰想起了自己失控的情緒狂飆著,摔東西、砸酒瓶,活生生的模樣就像電視劇裡的惡夫痞子,偏偏,這厚實的手掌就啪落在小倩的臉上。錯愕的臉相互對看著,不過幾秒鐘的變化,這天堂竟成了地獄? 
「吳寰,我要告妳!我要離婚!」
小倩的淚水嘩啦嘩啦,沒第二句話就直嚷著要離婚。
雖然,這已經不是小倆口第一次如此激烈的爭吵了,尤其吳寰的公司破產解散後的半年內,兩人就爭吵不斷。
付不出的房貸、繳不起的車貸,就連柴米油鹽的事都能成為爆點。只是從不動手的吳寰今天卻一巴掌打碎了小倩的心,小倩匆忙收拾了簡單行李,頭也不回的就奪門而出。
也不知過了多久,吳寰才意識到自己剛才對小倩的粗魯,呆望著牆上掛著的一幅結婚婚紗照,淚水....卻也涑涑滾動。
「怎麼會好好的家....全都變了樣?」
跌坐在沙發上,吳寰的面容憔悴神情渙散。
想想自己結婚尚不滿兩年,事業失敗、婚姻又瀕臨破碎,吳寰就是想不透,為什麼才擁有的幸福竟是如此短暫?
「這.....一定是夢吧?!」
反覆著心底的錐痛與幾分恍惚,歇斯底里的吳寰.......幾乎就要崩潰。
「鈴.....鈴...鈴.........」電話聲乍然作響。
一定是小倩!
一定是小倩原諒了我!一定是小倩體諒了我這半年承受的莫大壓力.....所以.....打電話來後悔自己的衝動?
深呼吸一口氣,吳寰決定要再給彼此一個機會,再怎麼說,夫妻畢竟是夫妻,沒有什麼不可原諒的錯。
「請問...吳寰先生在嗎?」
是個陌生男人的聲音,吳寰強自振作的精神瞬間又癱軟下來。
「我...我是...你..哪位?」
「我是XX銀行的法務專員敝姓郭,您的信用卡欠款..............」
吳寰的腦子嗡嗡作響,聽不清楚電話那頭傳來的話語,就微微知道了什麼「查封」、「法院」.....的字眼,吳寰終於明白,自己真的是一無所有了..........。
*** *** *** *** *** *** *** *** *** *** *** *** *** *** *** *** *** *** 
 捲起了衣袖下了車,海風颯颯成傷。這四下朦朧黑暗的海岸,就像深不見底的海洋叫人頓時感到冰涼。
脫下了鞋,吳寰的心裡更堅決了。踩著沙石往海浪的方向緩緩前進,沒有一絲恐懼,卻有著千千萬萬個對小倩說不出口的歉意。回眸一瞥岸上的座車,許多關於自己與小倩的往日回憶霎時泉湧。
吳寰想起兩人當初為了挑選適合的車四處逛展示場,並且在擁有第一部車時的欣喜與驕傲之後,不論是上山下海、天陰晴雨,所有一切歡樂的假期旅行,總是滿載了許多的甜蜜回憶!
「謝謝!」
吳寰心裡竟在此時對愛車感到了幾許溫暖,儘管,就選在自己決定放棄的前一刻。
又點了一根煙,思緒隨著吹散的香煙遼繞,愛恨情仇世間有無...和那些關於自己與小倩的過往,全都飄了起也散了去。
慢慢的,吳寰腳下踩著的冰冷急速竄上了腦門,當全身的細胞試圖在抗拒時,靈魂的意念卻相當堅持著前進,一步一步,沒有退路。
「先生.....」
赫然之間被一聲突來的叫喊給打斷,吳寰顯得驚愕。
轉過身就看見約莫二十公尺旁的暗色中,一名長髮飄逸的女子朝吳寰走來。
「妳...妳是人...是鬼啊?!」
吳寰直覺得詭異,這凌晨一點多除了"瘋子"或"不要命的人"才會逗留在此之外,除非是鬼....鐵定是鬼!
難不成......這鬼是閻羅王派來的帶路鬼,要引我亡魂?
吳寰瑟縮了身子後退了兩步,兩眼骨碌碌的猛盯著那名女子瞧著。
「別怕...我是人...不是鬼....」
距離愈近,吳寰可以更清楚了這名女子的臉龐。
素白的面容水汪汪的雙瞳,重點是,吳寰確定她的雙足是踩在沙地上的。
只不過,就算她是人不是鬼,聽她說話的口音...還是覺得怪怪的.....。
「妳是台灣人?」
「不....我....我是越南人......」
這女子一臉憔悴,吳寰其實是沒心思再跟她抬槓,管她是哪裡人,就擔心這半路殺出的程咬金會壞了自己的"正事"。
女子說:「可以.....跟你借個火嗎?」
吳寰:「火....?」
妳....妳這半夜跑來這裡,就為了跟一個陌生男子借火?
看來吳寰我這不要命的.....還真碰上了個瘋子!
吳寰從口袋掏出了打火機,女子旋即點燃了香煙吞吐著,四十五度角的視線望著海洋,卻什麼也沒再多說。
「妳大半夜跑來這裡...就為了找人借火抽煙?」
吳寰見女子半响不吭聲,決意要問個明白。
女子仍然沒有回話,煙抽著抽著就蹲下了身,然後,逕自就坐在沙灘上。
不久,月光從雲層裡探出,皎潔的光亮美極了。這個時候,女子開口說話了。
「我叫...阿美,是從越南嫁來台灣...有四年了....」
說話的同時,吳寰可以清楚看見背對自己的阿美,身子是微微顫抖著,哽咽的聲音有一股淡淡的悲傷。
「所以...妳半夜跑來這裡...是為了什麼?」
「沒...沒什麼...只是出來散散心......」
「散散心?」
不可思議,散心哪裡不能去,跑來這暗無人煙的海邊?
吳寰走向前,果然看見這叫阿美的女子淚水晶瑩,只是,這天下哪有這麼巧的事,竟然會有兩個不同背景的人同時出現在同一處海邊垂淚感傷?
「妳...該不會是...想做傻事吧?」
如果連"目的"都一樣的話這還得了,明天報紙的頭條包準會這麼寫『...一對情侶殉情落海....』,問題是,除了知道她叫阿美之外,吳寰根本不認識這女子啊!吳寰想到這裡,就覺得兩人的相遇一定不是件好事。
「我先生經常打我.....我受不了......我快要撐不下去了......」
阿美哭的更邁力了,吳寰愣在一旁,安慰不是、不安慰也不是,總覺得自己今天會出現在這裡實在有點蠢。不過,同是天涯淪落人,就算要死,陪一個寂寞的靈魂聽她說說話,宣洩宣洩,倒也無妨......。
才明白,阿美是受不了惡人老公經常性的酗酒與家暴,甚至被阻斷了與越南老家的聯繫所以決心逃家,偏偏舉目無親又身無盤纏,於是,心灰意冷就想一死了之。
望著阿美的臉,吳寰就覺得這女人真可憐,離鄉背景便罷還遇人不淑,她一定吃了不少苦吧?
「那你呢?你又為什麼來這裡?」阿美問。
「我?......呃....我是...我是...來這裡晃晃...看看.....」
真不曉得自己在鬼扯什麼,竟然也說了一個如此差勁的藉口。吳寰刻意迴避了阿美的眼神,就怕多說一句....就漏了餡。
「晃晃?看看?.....是這樣的嗎?」
「嗯.....」
「你騙人....晃晃看看...又有什麼好哭的....」
「哭?...沒啊....我沒哭啊.......」
話才說完,吳寰像是被記憶喚起了痛又是一陣鼻酸,所有失敗的絕望亦如漩渦般深捲而來..........。
*** *** *** *** *** *** *** *** *** *** *** *** *** *** *** *** *** ***  
「願意....說說嗎?」
阿美伸出手抹去吳寰臉上未乾的濕潤,輕柔的語調讓吳寰卸下了心房,而胸中的鬱悶總算也有了出口。
於是,吳寰從自己第一天認識小倩說起,也從第一次的親吻到步入禮堂時的甜蜜回憶了起,只是,這記憶愈清晰痛也愈深處。直到了吳寰說出了如何令小倩對自己絕望的當下,沙啞的男人喉音亦形哽咽無法言語。
阿美拍撫著吳寰的健壯的背膀,感同深受的淚也情不自禁的在眼眶中打轉。
「然後呢?」
「然後......................」
就這麼問、說一來一往,吳寰說到自己與小倩的快樂,阿美陪著笑,說到傷心處,阿美陪著哭,從兩點到三點、從沙攤到車子裡,兩人像久未重逢的知己話題不斷,直到天色泛了白,整包煙....也抽完了。
「煙抽完了可以再點一根,一根香煙一人生,瞬間燦爛的光華之後,總也會黯淡消盡....」阿美回想著剛剛吳寰才說過的話字字咀嚼,而太陽....正巧就亮在上空。
兩人又走出了車內,只見吳寰從腰袋裡取出了一枚拾元硬幣。
「如果是"人頭",也許妳我命都該絕,如果是"十元",就代表老天將有另外的安排,妳...願不願意賭一把?」
吳寰明白所有的狀況是不在預測中的,只是,聽完了阿美的故事之後,就覺得該為阿美留一條生路,當然,這也得阿美自己同意才行。阿美低頭不語,挽起了吳寰的手再望著吳寰,然後,緩緩點了點頭,心底.....卻是莫名的誠惶誠恐。
於是,一枚硬幣拋向了空中,在彼此等待著的機會與命運裡,天意必須即刻來決定。阿美瞇著刺眼的陽光看著一閃一閃的硬幣急速落下,「叩」的一聲,就是一記響亮。
「唉~唷~喂~呀~!痛!痛!好痛!痛死我了!」
撫摸著額頭上突起的一顆紅腫,阿美忍不住就哀叫了起來。
「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雖然覺得抱歉,但阿美滑稽的模樣煞是有趣,吳寰自然忍峻不住就咳咳發笑。
不過,眼下裡重要的是找尋那枚掉落的硬幣,只是這一眨眼,卻不知硬幣落在何處?
「該不會掉進沙裡了吧?」
遍尋不著硬幣,阿美嘟著嘴說:「這"人頭"、"十元"都不是,老天爺...您好歹也給個出路吧!」
「出路?」
吳寰停止了找硬幣的動作,若有所思的望著阿美再望望一大片湛藍的海洋,忽然間,吳寰笑了。
「來~~跟我來.....」吳寰一把拉起了阿美的手。
「幹嘛!要去哪?」
「"初鹿"啊!」
「出路?」
「沒錯!是初鹿...也是出路...」
阿美聽的一頭霧水,吳寰仍是一臉詭異的笑臉。
兩人上了車後就狂飆急駛,飛過了平稠綠野也躍過了秀姑巒溪,一路上嘻笑的談話間,吳寰這才發現阿美的笑容果然燦爛。就像絕望深谷裡的野花綻放,而希望...不曾消失....希望....其實一直都在..............。

後記:
後來,吳寰陪著阿美解決了婚姻枷鎖之後,自然也接受了小倩的離婚要求。
賣了台北那付不出貸款的房子之後,兩人就賃居在台東縣並開了一家小吃店,才短短六年,吳寰與阿美就擁有了兩個兒子。
吳寰說兒子不嫌多有個女兒最剛好,呵呵~~看來,"革命"尚未成功,兩人仍須再努力了。
分類:心靈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故事,而我想在我記憶力尚未消退之前,記錄曾經來過地球的每一瞬間。

評論
上一篇
  • 四月---南方的天空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