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分享

集點人脈?

  早十的第一堂課,是向老師的在地敘事探究。談記者、談採訪、談正義。「唯有你關心別人,才能忘記自己。」是很有道理,我也能明白其中讓人義憤填膺的地方,卻不屬我自己。我在筆記上寫:「我大概是個心中沒有公平正義的人。」選擇相信這個世界沒有壞人,萬惡都有理由,過於天真且理想化。後來玩了一個遊戲,抽同學上台讓其他人採訪,老師裝作記者會主持人,惹人發噱。相比正經八百地講課,我好喜歡聽老師說故事,他可以看到很細膩的部分、說出潛藏幽微的感受。離開前,我猶豫要不要留下來跟老師說兩句,在門口徘徊時,他問我:「你要先走嗎?」我好像也沒道理留下來,就跟他揮手再見。也許他沒有趕我的意思,只是那樣的問句決定了我的去留。
  我有發現老師不在上課時和我對眼,僅僅一瞥也沒有。
  在其他課發現一個通則,當舉手問過一個問題後,隨後的上課時間,老師的目光就會時時落在自己身上,屢試不爽;可以歸類於一種社會觀察,或是無聊的胡思亂想。
  下午的生命倫理課,我們談論死刑。分組討論問題時,所有的組員一致支持死刑,我也沒辦法用我的話說服他們。看到整個班上六十幾個人,同仇敵愾地支持死刑,在黑板上寫下「同意死刑,不必浪費國家資源養害蟲」、「替天行道」、「(電擊)可以折磨犯人」、「(絞刑)可以讓犯人痛苦」、「沒有死刑,沒辦法制裁那些人渣」,一字一句,像在剮我的心,我就是惡人、社會的害蟲、那些人渣。所有的惡,其實深植在自己心中,善惡皆是一體兩面,沒有所謂的「大壞人」,只是不理解他的動機而已。我認為,以暴制暴、以死刑處罰罪大惡極的犯人,只是徒增世間的惡而已,讓社會淪為戾氣之地、長出仇恨的根。我寫道「痛苦是不該一環接著一環在世界根生的,仇恨應該被終止,就算是自己得承受的,卻也是令社會更美好的。」我不願見到世界是這樣子的、二分法的:我是善人,那些無惡不作的人不可能是我、不可能是我的朋友、不可能是我的家人;我要恨他們,他們造成了社會混亂、罪大惡極,死刑還不足以大快人心,最好使他們痛苦,讓他們理解受害者的感受。
  老師也是支持死刑的,他說「廢死和同婚的主張,至今仍沒有說服我。」下課後,我鼓起勇氣追上前跟老師訴說我的看法,我不願意見仇恨在世間循環。老師說,這也是廢死團體主張的其中一項原因。「班上的同學寫了好激進的想法。」「這也顯示了他們平常是這麼思考的。」老師不被說服的理由是,有些罪大惡極的犯人,是無法透過社會教化改變的,只有在死亡面前,他才能理解、才懂得尊重生命。我所支持的廢死理由,其實並不完備,那是一種思想、理想化的烏托邦,我不願意人們將他人物化,他們也有心、也會痛苦、也有家人,也會想晚上的咖哩飯真好吃、下雨天真令人鬱卒。說出「想令他們痛苦」的話的這些人,就是這個社會群體的樣貌嗎?

十二組的人,全部都同意死刑,並寫下極端的言論

  再來上完微積分後,吃了兩份一加一,在麥當勞看〈漫長的告別〉。真的、深刻地覺得翻譯得很不好,村上春樹在後記寫道關於翻譯的問題,包括有一句「有人在酒吧上吊,有人在車庫裡開煤氣」,應為當年印刷時的差錯,將「穀倉(barn)」誤植為「酒吧(bar)」。兩本日譯本皆翻譯為穀倉,宋碧雲卻仍照原文翻譯為酒吧,感覺不經思考、囫圇吞棗,只譯其文不見其意。令我有些生氣,讀起來生硬、語句不順、沒有用心翻譯的樣子。
  尚在憤慨時,偶然抬頭,周遭多了好幾群相偕吃飯的朋友。發現對面的不就是系排學弟嗎?跟他們招招手,似乎也很開心地也向我招招手,是很可愛的男孩子們。
  隨後去人哲老師的課外面攔截他。聽到其他同學談論李老師,說他上的課頻率令人想睡、總是那副表情、走路總在哼歌、遇上他還會向你打招呼,「他怎麼會記得你是誰呀?」「先對他打招呼他就知道啦。」「我之前和一個通識老師打招呼,他教了六個班,根本不記得我是誰。我告訴他我是哪個班的,他還說『感謝你』。」兩個人相識笑了一下。我根本不是那樣認為李老師的(也讓老師都記住了我的臉),他是陽光,總不會說負面話的人;我喜歡他,因為他總是鼓勵大家踴躍發言。上個學期末,他在作業評語寫道「I am so honored to teach your class. It just gives me a lot of joy when I teach you. This is the kind of feeling I have been looking for for a long time.」我感動地幾乎要掉下淚來,就算是客套話、就算只是小小的芽,它長成了大樹,被風吹拂後沙沙地揮舞,是感謝呀。總之找到了老師簽假單,這才驚覺我第一次聽到他講中文,意外地很有磁性,非常好聽的聲音噢!只是覺得很好笑,居然那麼陌生,一個人說話的樣子。
  晚上敘事力的課,邀請了LITA Cafe的志工來說明他們企業的理念,是結合咖啡廳與失智老人、弱勢兒童陪伴關懷的機構。理念是好的,經營模式聽起來也很有個道理,生意卻做不起來,難以轉虧為盈。我的角度是必須將環境、商品提升,不論是走溫暖舒適路線或是文青休閒風格,總而言之,必須有自己的樣子。現在的咖啡太沒有氣勢了,好喝的咖啡一大堆,做愛心的人也沒有少過,要怎麼結合這些變成優勢呢?要怎麼樣讓這些關懷陪伴的效果提升出來呢?幾週後要去那家咖啡廳探勘,我問老師我能否同行,還騙到了一頓晚餐。老師問我是什麼系的、為什麼來旁聽?我說因為課修滿了(我旁聽的理由真是一大堆),他說他大學修了181學分(只需128就可以畢業)。在他們大學(台大),想聽就走進來,也不用問過老師,常常有老先生老太太坐在教室裡;在中原卻好像有些老師不那麼歡迎旁聽生。真的是很特別的老師,積極又獨樹一格,起初不那麼喜歡的,漸漸改觀了。
  有個男生問我幾年級,我回答二年級後他很訝異,他說很少人敢這樣發表意見,特別是年輕的學生。又問了我的系、交換了ig,我說我沒有在用,他說他常常Po文,看一看也是種消遣。早上的在地敘事探究,也有個女生將我視為朋友,我們聊了幾句,她在離開前與我揮手道別。我是在集點人脈嗎?
分類:日記

  寫一些非常雜的東西,一天發生的事,照時間序寫下來的。有文不對題的毛病、語序混亂的問題。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