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2016植樹節

這天是禮拜六
算是非常漫長的一天
早上不到七點半就出門
再次回到家裡餵公公已經是晚上接近十一點半
那麼,就從出發前往竹山說起吧~
-----------------------------------------
算賣給阿端一個人情吧
目前竹山又剩兩人
早上就回去客串一下
想當初我就是在這邊面試的呢~
有種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覺
也碰到幾位認出我的客人(但是我完全忘記她們了,科科~)
甚至還有從香港來的jenny cookies
謝謝你們的溫暖
---------------------------------------
中午一到我就必須離開了
下午有重要的任務
要帶我們家的妹妹去中港澄清上課外還要幫助她考試
必須說運氣這種東西是很重要的
有時候就是時機的問題
譬如我跟松都算天選之人
當時的我沒過的竹山就剩阿端一個人
當時松沒過的的話就是我一個人在南投店晃
所以其實我們只要不要到荒腔走板的地步
基本上是沒有什麼懸念的 
而妹妹就比較沒有這麼迫切的問題
況且技術考的時候都會有個小天使陪同
妹妹前兩次都沒有什麼小天使
後面兩次的小天使是我...
考官沒有一個我是認識的阿...
幸好如同妹妹說的
這裡面的人每個都是天使
這次應該沒什麼問題了
------------------------------------
考完回到南投
時間已經是晚上十點
手機有兩通新家的未接來電
最近王老爹退休後我可以感覺到大娘有些不自在
該不會她們兩個大打出手
其中一位已經倒在血泊之中了吧?
沒有回電話,抱持幻想的我就直接去新家看看什麼情況
映入眼簾的是一位穿著白色華麗毛茸茸保暖毛衣的大嬸
手裡端著杯紅酒悠哉的看著國標舞節目
“所以說屍體呢?”
我差點開口這樣問她
原來今天王老爹參加台北同學會
問我能不能現在去高鐵接他
-------------------------------
從高鐵回來的路上
老王跟我聊起了奶奶
他說本來計畫他退休後帶奶奶四處走走
結果才剛退休奶奶就中風了
不過換句話說其實這時機點也不錯
不然光是大陸的工作和奶奶的身體狀況兩頭燒
這是沒有辦法應付過來的
同時也語重心長的說
本來他的想法是要讓老人家過的自在
所以奶奶之前身體微恙時應該強迫她去就醫
不應該放任她的固執
或許或許...現在會更加健康些
聽完我反問我自己
如果哪天親人老了病了
譬如說已經八十歲整天咳嗽
生活感覺也不是很開心
菸癮又很大時我會怎麼做呢?
我可能什麼都不會做
只是多陪陪她吧
你呢?怎麼選擇?
---------------------
這篇跟種樹一點關係都沒有呦~~
分類:日記

寫寫生活,聊聊想法

評論
上一篇
  • 尋人啟事
  • 下一篇
  • 下雨的周末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