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駐足‧回首-1

2003年七月的某個風和日麗的下午,剛和當時還是女友的老婆吵了一架,氣氛有些僵,在摩拖車上接到一通電話,是我大學的老師秀敏,她用那一貫的輕聲細語,問我現在在忙什麼,要不要丟個履歷來自由時報試試?當時的我剛考上世新平傳碩士專班,白天在聯合報實習,晚上則到學校上課,這天大的消息讓我錯愕不已,心底卻有說不出的喜悅,圈子裡的人應該都知道,許多攝影記者前輩都是先到小報熬個三五年,然後等待大報出缺的機會,而我居然這麼幸運,還是實習生就有機會到大報上班。沒有多做考慮,當下我就答應,花了一星期把作品集弄好,七月二十六日,展開我四年九個月的攝影記者生涯。 
事情沒有想像的順利,原來一邊上班一邊上課的壓力這麼大。當時還是菜逼巴的我,沒有太多時間可以適應,只要上線了,拍的照片就必須端的出檯面,跟其他大哥一起競爭比較,而碩士班的修課壓力及源源不絕的報告,讓我連喘氣的機會都沒有,每天像陀螺一樣在工作與學業之間打轉,曾經有一度,沮喪到想要放棄工作,專心的把學業完成,幸好這個想法只停留在想想的階段,沒有付諸實行,否則現在的情況應該會截然不同。 
就這樣,我在自由時報完成學業和終身大事,也從一個惶惶小菜鳥變成可以獨當一面的攝影記者,四年多的時間,就在跑新聞、拼學位、過生活、搞貪腐、吃喝玩樂中度過,日復一日年復一年,抱怨雖然沒有少過,但也從來沒有懷疑過這樣的生活有何不好,曾經以為生活就是這樣了吧!自己會一直堅守在新聞工作的第一線,見證著歷史進程與演變,會在民主轉變的劇烈時刻,用鏡頭紀錄下每一個吉光片羽,會在紅杉軍肆虐街頭的時候,親身體驗群眾運動的潮起潮落,也會在每個社會案件發生的時候,對當事人的喜怒哀樂感同身受,生活應該就是這樣了吧!全台灣有幾個人能夠在APEC看到美、日、韓、澳十幾國元首共聚一堂,全台灣有幾個人可以在紐約洋基球場的攝影席上,看著台灣之光王建民如何修理那些搖擺的ㄚ兜仔,全台灣有幾個人有機會在土城看守所對面的大樓,用六百加1‧4取笑趙駙馬落魄失魂的背影。 
種種這些,形塑了今天的我,對於這四年多的歷程,從來沒有後悔,反而慶幸,我何其有幸,能夠參與到這麼多驚心動魄的每一刻。攝影記者是個迷人的工作,從政治、經濟、社會、市政乃至於生活、體育,每條線都必須有基本的認識,在如此多樣而豐富的不同場域裡,開拓了視野與眼界,雖然不夠深入,但酸甜苦辣的各種滋味,也都一一品嚐過,我相信在其他的行業裡,很少人能夠像攝記一樣可以有如此多的閱歷。外人看攝記總是有著浪漫的想像,攝影記者大都有藝術家性格,喝酒時開懷痛飲擊箸高歌,工作時全神貫注使命必達、休閒時雲遊四海灑脫自在,啊~多美好多令人心神嚮往!! 
分類:日記

三個仔的爸,愛吃愛喝愛玩愛拍照,喜歡攝影和威士忌,塵世中一個迷途老書僮

評論
上一篇
  • 推高機上的戰鬥男人
  • 下一篇
  • 好狗命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