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攝影其實可以很快樂

  今天拍全大運的新聞,在場中央看到一堆來自「攝影協會」的攝影同好,他們不太受到大記者的歡迎,因為他們太認真了,認真到在比賽開始前就早早就定位,把最好的位置都搶走了。 
  聽到有人說他們是「乞丐趕廟公」或者是「球場上的蛀蟲」,我想沒那麼嚴重啦!誰說記者就是廟公了?在這樣公開的場合,本來就是大家都可以參與的,這應該是心態的問題。 
  其實我還很羨慕他們,在大太陽底下,頂著三十六度的高溫,卻還是甘之如飴,他們對攝影單純的喜愛,從臉上的笑容可以明顯感受的出來,而那種笑容,已經很久沒有出現在我臉上了。
分類:日記

三個仔的爸,愛吃愛喝愛玩愛拍照,喜歡攝影和威士忌,塵世中一個迷途老書僮

評論
上一篇
  • 台灣製造之擋泥板
  • 下一篇
  • 建仔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