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幸福壽星之回娘家被餵食記

當日記→週記→月刊→季刊,我唯一能做的是儘量不要讓它變成年報(誤) 
今天NSC姊妹~飄仔、吃不婷、妙妙約吃飯,我應該騎回科技大樓的,
但等我回神時,人已經在台科大校門口.....
內心小宇宙忍不住大喊:呂丫分你根本喪心病狂啊!
更病入膏盲的是.....我竟然想著:既然回來了就順便進辦公室吧!
(但我今天明明是休假的啊啊啊啊啊 洪董說我中了專利毒>"<)
由於飄仔一直被老師魯小小,所以我們出發時已經有點晚了,
她們帶我去一直很想去、但從來沒去成的田中園。
原以為像這樣的漫畫屋,頂多就是冷凍調理包的簡餐、味道很淡的飲料,
沒想到奶茶比我想像中好喝,連炒烏龍也非常的好吃,用料澎湃!(大心) 
到了漫畫屋竟然沒有看漫畫,因為每次聚會總是吃不停+聊不停,
今天也是天南地北聊到太嗨,完全沒去拿漫畫來看啊!
題外話:吃不婷她們這次終於肯定了我的手機殼
(之前的藍白拖和巨兔臉真的有那麼糟嗎QQ") 

(昨天和慈惠約在鯊魚咬吐司交換熊大兔兔,吃飽逛了公館,以上為戰利品之一)
(不得不說這手機殼真是太棒了!軟殼不傷手機,淺紫和粉紅也非常搭我的粉櫻note2)
吃飽也快一點半,花十分鐘走回會內,李阿飄竟然又.........肚子餓了!
(這到底什麼驚人的消化能力啊?!)
除了跟妙妙拿發明展的貴賓證(先前TCA寄來的那張....莫名其妙的....掉漆了=Q=)
也要拿專利補助的黏存單給韻仔(之前韻仔通知漏蓋章的申請文件)
結果剛踏進三科就被新科長發現了!(低調失敗)
此時韓大哥竟大聲問:『為什麼那天在中興開會你下午不見了?我一直沒看到你!』
我當然不會承認午飯吃太久又跑去宮原吃冰,所以立馬扯開話題:「那堂課很精采吼!」
科長:『對,所以我們那天有聽到最後。』
韓大哥又補一刀:『但是我們都沒有看到你。』← 一定要強調就是了-.- 
接著韓大哥說:『下禮拜發明展,我們四天都會點名!你要在,不可以亂跑喔!』
我:「吼!我當然會在啊!但是昨天boss臨時叫我接手教育部館!
   所以我不會一直在國科會館,但我會儘量派正妹顧攤啦!」
韓大哥:『你就是正妹了啊!』←在那棟大樓待幾十年果然瞎扯能力很強!
說完就傳來一陣噗嗤(應該是兩個科的笑聲),本來午休還沒清醒的人都笑醒了-.-
一科三科小聊完,去資訊小組探望人間蒸發的Alex(STRIKE幕後補破網苦力一枚),
Alex果然一如往常的呈往生狀態,喔不,是更嚴重了!
待得越久,扛得越多,八年來除了STRIKE又增加了無數的系統!
於是他用極度陰森森的口氣跟我說:
『你這次來還有看到我,下次..... 要去金寶山或福國妙田找我了......』
歐買尬!組織改造還沒改好,Alex的人生就要走到盡頭了嗎?!
才講沒幾句,還沒確認Alex到底想住金寶山還福國妙田,
李阿飄就飄下來資訊小組把我抓回綜合處..........吃柚子=Q=!!!!
就在我陶醉在所有人都誇我變瘦的moment
愷愷黃突然衝進來大喊:「呂加分你胖了! 」
不愧是首領旗下精英部隊,一眼看穿我的偽裝orz....
(今天故意露事業線 讓大家不要把目光集中在我的凸小腹)←飄仔表示只有色老頭小戴會中招
我拎著半粒柚子邊走邊吃,跟著愷愷黃晃到主計室,
一進去就被一棵『春不老』嚇呆了!!!
我想只要是民國95年參加過發明展的老人們都有印象吧?
當年那棵種在三角錐瓶裡的小豆苗..... 
竟然長成了..........一棵樹!!!(是會計室風水太好嗎?!) 
跑去主計室沒多久,飄仔又來抓人了~這次是要我吃...仙草布丁=Q=!!!!!!
感覺飄仔是用神豬養成的目標在餵食我......但必須說真的好好吃啊!!! 
下午五點,我還在吃…………鳳梨酥是綜合處工讀生弟弟給的--
沒想到一向是被餵食者的弟弟,竟然願意把食物分出來,太感人啦! 
五點多時,弟弟來收彭副的垃圾,我表示很懷念他的收垃圾之歌~
弟弟說:自從最漂亮親切有氣質的真姐&分姐走了之後,我都不唱歌也不收3科垃圾了。
而且整個下午,他每隔一小時就問我一次『為什麼你還在這裡?』
我想他的OS是:分姊你是靈魂人物,科技大樓少了你都不科技了,所以你千萬不要離開啊(跪)
回家發現今天在不停被餵食的情況下,肚子已經撐到有點接近預產期的FU!!!!!!!!!!
要不是被裙子勒出一條線,說實話已經找不到我的腰在哪裡了......... 
打開滴兒婷給我的生日小卡和禮物,好感動!
雖然二度回娘家只待了短短半年餘,卻多了知心好姊妹數枚~真的好幸福啊! 
晚上找春不老幼兒照給小瘦看,突然看到這些舊照.....
2007.01.30 送舊(媛媽) 迎新(飄仔)
當年在綜合處、會計室、政風室的老姊妹們, 現在8個剩2.5個在會內了了>"<
(0.5是?  當然是飄仔啊!!! 因為她很常魂魄出遊不在人界!哈哈哈)
2006.05.12 我們因為魚缸而串起的好姊妹緣份。
好久不見的媛媽,更久不見的姊姊,大家都好嗎?
自從姊和美如相繼離開,那間政風室我們再也沒踏入過,大家各自忙著自己的生活,
不論感情是否淡了,回憶卻一直很深刻。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雲林虎尾頂溪。屋頂上的貓
  • 下一篇
  • 犀利老母&煮呷婆ㄟ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