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外公的四季豆

這個悠閒的午后,整理著上週回雲林的照片,
看到八十好幾的壽星阿公因為我們難得回來、
頂著烈日在田裡摘玉米的模樣,
突然想起N百年前寫的一篇作文.... 
19歲的生澀文筆,放上來雖然有點不好意思,
但我想表達的是,不管經過多少歲月,
阿公對我們的愛從來沒有減少一絲一毫....
《外公的四季豆》 1999.2.20
  自從爸走了後,外公就不願再上來台北。 
  說什麼怕田沒人顧、牛沒人餵。但我知道,這些都不是原因。他對爸這個半子著實疼入了心坎,不想上來台北,怕的是會觸景傷情罷了。
  從前爸會陪他泡茶、陪他聊天,他也把爸當成自己親兒子一般看待。我能夠體會他倆的感情有多深厚。爸走了,外公受到的打擊絕對不比我們小。
  媽老是說長途電話費貴,所以極少打電話和外公外婆聊天。她又說過年要做生意,沒辦法回娘家。我當然知道媽是為了賺錢撐起這個家,但我還是告訴她:「錢可以慢慢賺,但是外公外婆年紀大了,妳應該多把握機會和他倆相處才是。」「如果今天爸還在,就算他人遠在國外,我也會天天打國際電話和他聊天;何況外公外婆只是在雲林,見個面又不是什麼難事。像我呢?連想再見爸一面都不可能了....... 」
  或許媽被我說動了吧。大年初二一大清早,咱們一家四口就風塵僕僕的下南部去了。即使火車位早已訂滿,使我們必須忍受暈車、塞車之苦,和人擠遊覽車--但我們心甘情願。
  回到南部,外婆依然是那樣熱情,叨叨絮絮唸個沒完的話語、表達出她見到我們母子有多麼的歡喜。而外公,雖然沒說什麼,但我知道他心裡有說不出的高興。他一直是個木訥樸實、感情內斂的人。
  待了三天,外公知道我們早上要回台北,清晨五點就跑去田裡摘四季豆,說是要讓我們帶回台北。那天真的好冷,我八點起床時就快要凍僵了,更甭說外公在清晨時分頂著重重的霧氣摸黑到田裡,會有多冷啊!
  我不禁想像著:一個瘦弱的身影,冒著風大寒冷、忍著腰痠背疼,吃力地彎下腰、蹲在田裡拔著四季豆,重覆同樣的動作長達數小時。那好累人哪!即使是年輕力壯的人也吃不消吧?何況他老人家身體又不復往昔硬朗,彎下腰對他而言,是件頂痛苦的事。
  而他這麼費力,卻只為了要讓我們帶些自己種的菜回台北!那份心意,叫人如何不感動?!古人有詩云:「鋤禾日當午,汗滴禾下土。誰知盤中飧,粒粒皆辛苦?」現在我真能體會箇中涵意了。
  當我夾起一口新鮮的四季豆時,腦中浮現的,是外公的背影。心中漲滿的,是外公那份濃濃的親情、和無法言喻的關心。
【題外話】2011.5.22
當年這篇文章曾經放在系刊上,
直白的標題讓我的好友王堯堯嘲笑很久,
還不甘示弱的說她要寫一篇『阿嬤的青春豆』~
想到這些往事讓人忍不住嘴角上揚,
我那群久未聯絡卻從來沒有改變個性的好姊妹啊....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