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初衷

教書那兩年,重感冒一個多月沒好,喉嚨痛到發不出聲,
也捨不得請病假,怕的是找人代課,
課程會趕不上進度,學生無法適應別的老師...等等
甚至連呆亞難得來台,我都不能好好陪她去玩,
還要她在半夜陪我登記學生的期末成績。   
末了,因為身體健康亮紅燈,住院去。   
出院後,我告訴自己,要好好愛惜自己的身體。
 錢賺再多、工作再有成就感,賠了健康就是不值得。
求好心切的我,不適合從事教職,
因為心心念念著那數百名學生的課業與品行,
令我沒有片刻可以好好歇息。   
於是,離開我熱愛的母校、敬愛的師長兼同事、可愛的學生們。
我花了一個禮拜,找到幾份行政職的工作。   
其中有一份在科技公司的工作令我很心動,
老闆和我懇談許久,除了詳細的福利、薪資外,
公司還願意出錢讓我接受在職訓練,五年內將我培訓成幹部。
這份工作是有愿景的,也許可以讓我另外闖出一片天空。   
但媽媽說,希望我選擇比較單純的公家環境,
做簡單的行政業務就好,重要的是我身體剛好,不要太操勞。
聽媽媽的話,於是我忍痛致電拒絕那份工作,選擇了現在的工作。   
剛進去時,經理什麼都講的很好聽,什麼工作單純啦,
只要打打簡單的公文就好,不必加班,不是責任制....之類,
當然,薪水也壓得很低,比前一份薪水低了一萬多。
剛進去時,科裡的人也真的對我很好,
會關心我做不做得來,會說有事情大家扛。   
一晃眼,兩年多了,
不知不覺,待得越久,學到的也越多,責任也越重,
科裡的成員呈等差級數增加,業務量卻似乎呈等比級數增加。   
科裡每個人的業務都可以很清楚的劃分,
我卻永遠處在中間的模糊地帶。
工作如期完成,長官讚賞的是那位業務的承辦人,
工作有了延宕,承辦人卻不一定會承擔這份責任。   
 可笑的是,我是什麼?什麼也不是。
就連公文傳閱單上都沒有我的名字。
請叫我無名氏,哈。    
 手上的工作也似乎永遠沒有做完的一天,時常這件還在進行,
又立刻被打斷,要優先去處理別的事情。   
 每當夜深人靜,我還留在公司時,
看著周遭空盪洫的座椅,不禁要捫心自問,
是否真的如長官所言,時常加班是因為能力不足,效率太差? 
若不是能力差,要如何解釋我手頭的事為什麼永遠做不完?   
已然忘了當初離開教職的初衷,
為的不就是少賺點錢,顧好健康?
那怎麼現在錢是真的少賺了,健康卻.....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補。技交展、科學獎相相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