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陳年回鍋文-心情篇

《牙齒手札》2001.09.22.Sat  
如果有人問我,心痛是什麼樣的感覺?
我想牙痛很適合拿來形容吧。  
它是別人感受不到的,它是隱隱作痛的,
它讓人食不下嚥,它讓人坐寢難安。  
你以為睡一覺起來它就會不見了,
你以為轉移注意力它就會沒事了,
但是它仍然形影不離的死纏著你。  
牙痛的結果有兩種,
一是忍到神經全死了,牙也蛀光了,只好裝上假牙。
二是不得不提起勇氣去面對人見人怕的牙醫,把牙補好。  
心痛的結果也有兩種,
一是憋到精神疲憊了,心也死了,只好武裝自己。
二是和你週遭的朋友家人聊聊,把心的傷口補起來。  
即便你用盡一切辦法想讓心不痛,
心終究還是得受傷害的,不是嗎?  
有誰這輩子能不牙痛?
有誰這輩子能不心痛?  
痛過,就算了吧。   
《天氣.陰》2000.12.14.Thu  
天空好幾天沒有太陽了
空氣中滿是溼冷的雨水味道  
我也好幾天沒有笑容了
心中滿是溼冷的淚水味道  
發霉。發霉。每樣東西漸漸發霉。
腐敗。腐敗。我的感情跟著腐敗。  
黯淡。黯淡。整個世界黯黯淡淡。
微笑。微笑。心卻開始慢慢死掉。   
《為什麼》1999.12.29.Wed  
為什麼人總在失去之後才會懂得珍惜?
為什麼人總是傷痕累累才會頓然領悟?  
為什麼兩個相愛的人會想要逃避彼此?
為什麼兩個不愛的人還要勉強在一起?  
這世上總有太多矛盾,讓人迷惑感嘆,
想來無奈卻又不勝唏噓。  
那是人生的繭網.....
唯有真正破繭而出,才能得到永恆的幸福吧?
只是,那過程難免艱苦。  
或許傷到許多人,也傷透自己;
或許放棄了好多,也收穫不少;
或許成熟了很多,也滄桑不少。  
又或許多年以後驀然回首,
過去的一切已在煙霧中佇立,
彷彿不曾離去,卻漸漸淡化,終究了無痕跡。   
《徹底失去你》1999.10.11.Mon  
做不成情人,就做不成朋友嗎?
事隔兩年了,你仍無法釋懷嗎?  
因為心裡有他、因為不想讓我們關係變質,
所以當初毅然決然拒絕了你。  
看著你若無其事和旁人嬉鬧,
唯獨對我客氣生疏、刻意的保持距離,
你如何能這樣翻臉無情呢?我又該如何自處?  
就因為太過在乎,才會心痛於你的態度;
殊不知你用冷漠保護自己,卻也深深刺傷了我。
心裡明白,這次,我徹底失去了你~我的好哥們。  
突然好懷念你從前的惡言惡語、
懷念你的惡作劇、懷念你一切的一切。  
就算是你痞子樣的流里流氣,
也好過現在形同陌路的冷淡疏離.......  
傷痕累累的心,被你灑上鹽巴,
自私如你,為何不顧慮我的感受?
只做朋友,不好嗎?   
《重新開始》1998.9.4.Fri  
驀地 記起了不堪回首的 那段日子  
而今 或許 重新開始 
對你 對我 會是最好的選擇  
過去的一切 隨著畢業 就讓它煙消雲散吧
其餘的 我已不想多做解釋  
反正 你永遠不會明瞭 我的左右為難
再解釋 只是越描越黑而已  
不想傷害任何人 於是我選擇沉默以對
只徒留你的不諒解和誤會 也罷   
《致吾友》1997.1.19.Sun  
你常說:「一句對不起,就能解決一切嗎?」
因此,我很少把道歉掛在嘴邊。  
而今,當我們之間的洪溝越來越深,
當我們之間的裂隙越來越寬--我想問的是:
「如果不說Sorry,那我們應該怎麼做?」  
有時、兩個人都沒有錯,有時、總認為是對方的錯;
有時、抱歉說不出口,有時、不滿放在心頭;
有時、誤會釀了N久,有時、隔閡變得好厚。  
許許多多的“有時”,堆積成一座會爆發的火山,
把我們的友誼炸得屍骨無存。  
到底該怎麼做,才能使彼此的傷害達到MC=MR?
最小損失的達到,是包涵、抑或是有風度地保持距離?   
《淡水的落日》1996.9.22.Sun  
好久 沒有那樣悠閒過了 一個人漫步在淡水河畔
望著地平線那端 亮紅、橘子般的夕陽
慢慢、慢慢 一點、一點 下沉、下沉...
就在失了神那一瞬 驀地 和我的心一起隱沒  
夕陽 和我的心一同淹沒在淡霞中
靜靜的 我凝向暗藍的天
暗藍裡 滲入了一絲絲的漆黑
漸漸 漸漸地 越來越密
最後 烏穹褪去了一切色彩
罩著它的 是一片沉肅的黯黑  
不知何時 對岸已燈火片片 黑紗裡星光點點
渡船頭沿岸 萬家小吃沸騰著
魚貫的人群喧嚷著 而我--是靜的  
許久、許久 星光依舊燦然 人群依舊紛亂
渡船頭的人群熙熙攘攘 但我漠漠然
被喧囂淹沒的我 是靜的   
《隱藏真心》1996.9.9.Mon  
什麼時候 我開始
快樂不想笑 悲傷不想哭
用笑容隱藏真心 淚水不任意流下
甚至 忘了該如何生氣  
因為 我累了 真的很累
這世界好假好假
到底 什麼才是真的?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