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第一話:花獅子高級專科學校之二

  
  真紀即將轉學去念的花獅子專科學校,就在距離奶油咖啡廳步行約二十分鐘遠的河堤旁,為國內現存少數幾間專科學校之一,除了一般通識課程之外,更著重專業教育。科系分為「普通科」、「資料處理科」、「護理科」、「觀光科」、「應用外語科」、「電腦美工科」和「電機工程科」等科系,真紀和鄭鏡念的都是「電腦美工科」,同為一年級生。
  沿著河濱公園往學校走去,一路上的花草樹木令真紀感到心曠神怡,潺潺的流水聲彷彿欲洗滌人心般,沖去一身的疲憊和煩憂。
  她像是散步般地跟在鄭鏡身後,時不時掏出LOMO相機拍下周遭風景,等到發現兩人的距離拉遠,這才匆匆小跑步跟上。
  彷彿感覺到真紀的靠近,鄭鏡忽然轉過頭,銀白色的髮絲輕揚,微微露出那張姣好精緻的面容,伴隨著自小葉欖仁樹飛墜的落葉片片,宛若精靈般夢幻,真紀看傻了眼。
  「我只說一次,若不想自找麻煩,在學校要裝作不認識我。」鄭鏡乾淨清冷的聲音吐露出殘酷的言語。
小說連載  小說 創作 校園愛情 妖怪

  她眨眨眼,過了數秒才會意過來,急忙掏出冊子,卻被鄭鏡的話打斷。
  「這是為妳好。妳也不想被班上的人起鬨吧?畢竟我們非親非故,我也懶得解釋,太麻煩。」
  這才明白鄭鏡意思的真紀,皺了皺秀氣的眉頭,翹唇微抿,這回執意地翻開冊子並寫到:「我不介意,不是麻煩。」純真的面容上寫滿倔強。
  鄭鏡挑挑眉,刻意向真紀走近,彎身,莞爾中帶點惡意的說:「我介意,我討厭麻煩。」
  仰起頭望著她的真紀,臉上被因氣憤和鄭鏡太過靠近所引起的羞赧而染紅,她忿忿地寫下:「我明白了,我不會給你添麻煩的!」驚嘆號畫的又大又用力。
  鄭鏡呵呵地笑了,聲線乾淨如流水般悅耳。「很好。走到大馬路上往左拐就是學校了,妳十分鐘後再開始走。」
  氣憤過去後,隨之而來的是氣餒和難過。
  氣不過的真紀刻意用相機拍下他那看起來無牽無掛的背影,因此注意到鄭鏡的褲子似乎閃閃發光,仔細一看,原來是貓毛,此發現宛若在透明無色的冰塊中發現一朵花瓣似的,瓦解鄭鏡那高潔清冷的形象,添了點滑稽,令真紀忍不住偷偷笑了起來。
  然後她坐在河堤邊的長椅上,等到看不見鄭靜的身影才起身往前走。
  她明白自己不該向陌生人尋求扶持和溫暖,那不是應給的。
  在遭遇那件事情後,真紀知道與人保持距離才能以策安全,任意打開心房是極其危險的一件事情;房東是好人,而這不代表鄭鏡也得付出同樣的好。
  可是,好寂寞啊。她在心中低喃著。
  原本自己的朋友就少,事情發生後,因著失語症,失去人與人最直接且方便的溝通方式;也因著新聞報導,旁人過多的好奇關心,她將自己封閉起來,等好不容易汲取些許勇氣,重返普通生活後,一切都疏遠了,僅剩一個從小學認識到現在的好朋友仍有聯繫,其餘的都斷了。
  除了自己,幾乎一無所有,是真紀現在最真實的現況。
  為了重新提振士氣,真紀登入LINE,和好朋友說自己要去新班級了,對方傳來「加油」,她回覆了一隻兩手握拳朝上舉的動態圖後,毅然決然地走入上學的人潮中。
  轉學的第一天就在如此無奈的氣氛中展開了。
  直到讓班導陪同自我介紹後,真紀才漸漸明白為何鄭鏡告誡她不得透漏兩人之間的關係。
  「各位同學們,這位是言真紀,你們的新同學。真紀同學因為父母親忽然過世,不得不搬到花獅子的親戚那裏住,她本身也因為父母的事情得了失語症,沒辦法開口說話,目前正在接受治療。大家不要因為這樣就對真紀另眼相看,多多照顧她,要相親相愛,知道嗎?」
  站在黑板前的真紀,望著穿著打扮像學生,心態也好像孩子般天真的班導,在心中翻起無數的白眼。
  她腹誹:這人是怎樣?說什麼失語症之類的話,這下大家想不對我另眼相看都難了。
  「班長,起來讓真紀認識一下。」班導說。
  「我是韓清,歡迎來我們班。」擁有狹長鳳眼的班長韓清說。
  真紀望了過去,赫然發現韓清班長的外型和她印象中的班長差很多,他有著一頭從黑色漸層到紫色的波浪短捲髮,就像韓系藝人般時髦帥氣,與他出色的五官格外合適,襯衫內還加了件連帽無袖衫,看起來活潑又青春。
  事實上,班上的同學們不曉得是不是因為都是設計科學生的關係,幾乎每個人都有自己獨特的打扮,龐克系、視覺系、學園風、韓系、日系等都有,當然,乖乖好學生的類型也有,但就算是這樣的同學們,也戴著獨具個性的貓耳耳機,這令之前在一般高中念書的真紀大開眼界。
  同時也明白為何不想引起注意的鄭鏡,沒有將一頭銀髮染黑;現在的他在這爭奇鬥艷的班上反倒變得毫不起眼了。
  聽說校風很自由,沒想到是這樣的自由。真紀詫異著。
  「巧巧舉個手。」班導說。
  一名將頭髮染成粉紅色,綁成雙馬尾的女孩子,懶洋洋地舉手動了動手指。
  「真紀妳去巧巧後面的空位坐。對了,妳的號碼是31號,剛好今天也是31號呢!」
  真紀點點頭,提著背包,依照老師的說法朝該處走去。
  「好了,升旗典禮快開始了,大家準備一下。真紀,中午過後記得去領學生證。」班導說完話後,手機響起,便離開教室去接。
  「現在住哪?」
  附近的同學們也圍了過來,三言兩語的問道:
  「妳之前住哪?」
  「我們老師很煩吧?老把我們當小學生。」
  「現在的小學生也不吃這套啦!」
  「妳的髮型好可愛,在哪燙的?」
  七嘴八舌的問話令真紀手足無措,她掏出冊子想要回答,卻被坐她右手邊的龐克頭男同學一把搶走,翻頁念著並笑鬧著。
  「上面寫著「早安」、「午安」、「晚安」耶。」
  「我看看。」
  「哇靠,還有「請」、「謝謝」、「對不起」。這是在推行什麼禮貌運動嗎?超搞笑的。」
  其他男同學跟著起鬨,女同學們也湧過去看。
  「這本子太單調了,我來畫點圖。」韓清提議,興致勃勃地拿出麥克筆塗鴉,其餘人也跟著附和,就這樣在真紀的冊子上胡亂塗鴉。
  「好了啦你們。」坐在真紀前面的巧巧笑著阻止,但她的表情似乎很樂,彷彿這樣很好玩似的。甚至還起身過去,湊近韓清,笑嘻嘻的加入塗鴉的行列中。
  一時之間反應不過來的真紀,就這樣看著同學們肆意而為,想拿回來又怕同學以為她生氣了之類的。
  不想坐以待斃的她,免得又要重蹈那晚的覆轍,卻無計可施,於是下意識地望向坐在第二排的鄭鏡,見他和坐在旁邊,擁有一頭火紅捲髮的男同學聊得正開心,完全沒有注意這裡,一股莫名的失落令她備感孤獨無措。
  直到宣告升旗典禮開始的鐘聲響起,冊子才還到她的手上。
  原本素淨的封面,被畫上以螢光綠、螢光藍、螢光粉紅和螢光黃交織而成的條紋底色,黑色的原子筆和麥克筆寫著中文字,乍看之下像是一本聚集各種手繪風格的塗鴉封面。
  真紀湊近細看,在腦中默念最容易辨識的手寫POP字:韓清。
  她詫異地抬頭,望了過去,韓系高帥男同學略略不好意思的揉了揉鼻子,自我介紹道:「請不要叫我班長,叫我韓清就好。最擅長國畫。」
  然後大家學著韓清一樣,紛紛舉手自我介紹。
  像是解開密碼般,從韓清此字開始,所有的黑體字真紀都看得懂了,原來那是般上同學的花式簽名和塗鴉。
  一股誤解對方的愧疚湧現真紀心底,正當她想做些什麼好回應這股善意時,班導走進來要大家趕快列隊去操場,眾人吵鬧鬧地湧出教室,真紀也手忙腳亂的將冊子放回口袋。
  就在此時,巧巧忽然開口:「那本冊子可不可以送給我?」
  真紀不解,冊子是她和外界溝通的重要工具,當然不可能說送就送,於是便搖搖頭。
  「小氣欸。」
  巧巧撇嘴,隨即跟上招呼她離開教室的好朋友,放任真紀一人。
  班導說:「真紀,妳和我來,妳的課本在我桌上。還有教務主任有話想交代一下。」
  真紀點點頭,走出教室。
  當她和班導一同轉向走廊的另一頭時,遠遠的另一端,鄭鏡正看向她的背影。
  「怎麼?擔心人家?」他身邊的火紅頭髮男同學,大剌剌的攬住鄭鏡的肩膀,神秘兮兮地問。
  「有什麼好擔心的?」鄭鏡嗤笑反問,收回目光。
  「擔心秘密有沒有被發現啊!」
  「別亂說,阿童。沒有祕密這件事。」他轉過身,步下階梯,對方跟上。
  「是是是。」洪次童兩手於後腦交握,兩步併三步的跟上鄭鏡。「被發現也沒啥不好啊,你就能搬回來住了。」
  鄭鏡斜睨洪次童一眼,對方完全不受影響的咧嘴一笑。
  洪次童誇張的挑起眉,露出一副你果然很在意真紀的模樣,隨即肩膀遭受鄭鏡的拳頭攻擊。
  「是是是。」
  腦中回想著真紀方才在班上受到的待遇,鄭鏡思考一會兒後,說道:「我去一下廁所,有人問起,幫我說一聲。」
  「別亂想,我是受房東所託。」鄭鏡揮揮手,轉身往走廊盡頭的廁所走去。
  「是是是。恩人所託,自當百死不辭囉!」
噗浪:https://www.plurk.com/paperbird 
PUBU電子書個人商城: https://www.pubu.com.tw/store/3824125 
博客來商業誌和電子書販售中: https://search.books.com.tw/search/query/key/%E7%B1%B3%E7%B1%B3%E7%88%BE/cat/all/adv_author/1
#小說  #創作  #校園愛情  #妖怪 
分類:親子

喜歡宅在家,帶著懶熊拍照兼吃美食的女子。目前過著白天上班,夜晚熬煉腦漿,禱告唱詩讚美神的生活。 噗浪:https://www.plurk.com/paperbird。原創星球專欄: https://www.novelstar.com.tw/author

評論
上一篇
  • 第一話:花獅子高級專科學校之一
  • 下一篇
  • 第一話:花獅子高級專科學校之三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