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01/18 CM日常近代賽戰報

是說以威世智這種禁法,要是三月的25周年大師不出點猛料,大家還會期待回多明嗎... ...  
「所以那個五湖四海到底是?」
「飛兵聯合aggro改造版。」 
其實這個套牌改一改就可以拿去打開拓。而且估計威力不會差太多。套牌全員除了反射法師全部吃得到眷顧之風的加持。法官傭獸跟陵墓遊靈威力驚人,鎮咒靈能擋住大部分近代咒語,飛螳騎兵一下來就能打還會警戒。 
反法的工作就是彈一個賺一回,息暴塞連負責保護要被解的生物。閃電擊跟毒氣阻礙都是開路跟終結手段,奉還是另類的拖時間戰法。 
套牌最大的問題是調色,很可能會緊要關頭卡某一色出不來。因為沒錢買找地所以幾乎滿編各種雙色地,缺點就是被紅月差不多就要死了。 
「那貓頭鷹呢。」 
「敬請期待!」 
=
一、奇奇督教 2-0 
一開始看對面下紅藍找以為是潔斯凱,結果過了三回對手都沒有下白地,以為對面卡地於是就對面下對面的我鋪我的。 
然後突然在四回看到惱人鬼。這時我才意識到對手打的是雙身。 
於是想也不想就把惱人鬼解掉然後繼續推,同時祈禱對面不要做出雙身。因為我手上半張康都沒有。結果很順利的推死了。 
備牌完全想不到要放什麼進來,因為主牌就很針對了……雖然閃電擊拿督教沒輒。於是就放了一張打擊內臟。沒想到竟然起奇效。 
第二盤開打,依然是對面下地我用力推,突然三回對手閃現督教,我手上正好閃電擊跟打擊內臟,很險的劈了對手。 
之後繼續推,對手的解被康就贏了。之後對手表示他爆地。真是太險了……
二、紅白燒 2-0 
打紅燒很看情況,就是雙方誰血量掉比較快了。 
第一盤簡直是你死我活。對面一回迅矛僧二回閃電擊,我開場一隻法官傭獸,為了避免血量掉更快決定犧牲它卡對手法力,雖然不知道有沒有效就是了。 
我二回陵墓遊靈,對面三回幻靈,但我這邊有飛螳騎兵。對手反手就用閃電螺旋解了,但我還有一隻。 
結果幾乎是螳螂單刷的,對手也打不過來,雙方的血量分別在四跟六之間,這時抽到反射法師,決定不要貿然出手用飛螳推就好。事後證明這個決定是對的。 
輪到對面又是閃電螺旋,我鎮咒靈,對手碎顱擊,我剩一。對手全推,我分別各擋一隻。對手發現全推會死就投了。 
備牌毫不猶豫上聖潔地脈,順便上了張雲散看能不能賺到一個燒。 
第二盤起手一張紅藍快地,但是有地脈跟一隻法官傭獸、兩張閃電擊,毅然決然的keep。 
對手依然一回矛僧,我一回傭獸,二回解了對手的矛僧,之後抽到一張地,踏入二地狀態並且可以使用奉還。順利康了對手的幻靈。之後就是飛螳傭獸齊上打死。 
三、格利極死影 2-1 
第一盤調度到五還是一地,而且還是張紅白快地,沒辦法只好keep。結果對手中二地陷阱,雙方到遊戲結束加起來的地只有五塊…… 
對面先手攫取思緒,把我的息暴塞連棄了。我抽了幾回都不是地,終於來了隻傭獸跟一塊紅藍快地,接著對手快速堆墳做谷爾瑪釣客(大嘴獸),但被我開場就拿在手上許久的毒氣阻礙回手。 
之後抽到第三張地,對手仍在二地中局面就向我倒,當然就是快速踢死。 
中途做錯一件事,我剩六時,對面在有飛螳騎兵跟法官傭獸的情況下用迅咒法師做攻擊,明顯是要做反抗的送終一擊。然而最愚蠢的不是我沒想到,而是我想到了卻還是用毒氣阻礙把它回手……
當然騎兵就被送終了,還好沒有因此兵敗如山倒…… 
對手有黑,棄牌多。按照慣例上地脈,然後下了反射法師跟一張閃電擊。 
第二盤起手兩張地脈,本來還以為穩了,結果爆地。生物只看到四隻,對手還是一樣高速大嘴獸。我勉強用臉接,但對手接著又是最終救星莉蓮娜,按住了我的傭獸,加上第二隻傭獸也被解,接著對面死影然後送終我唯一的傭獸,只好投降。 
第三盤立刻把反射法師換回來。不過並沒有出場就是了。 
起手沒有地脈,而且還五張地,一陣問號只好調度。上來三地兩鎮咒靈一眷顧之風,勉強接受。 
結果對手完全沒有棄牌,估計也是都下去了。我二回眷顧風三回鎮咒靈,順利開始打對面,但對面也是高速金牙塔西格,接著就是互毆了。對手閃的迅咒再次被我鎮住。 
四回,我抽起地脈,有點傻眼。暫時繼續進攻。然後又抽到了息暴塞連。當然也就下了。 
這時對手攜手逞威把塞連解了,掘穴出大嘴獸。輪到我立刻下白地脈,決定跟對手一決生死就全推。 
結果賭對了,對手場攻九,補不上最後傷害就投了。其實對手解掉塞連時就覺得自己做錯,應該吸血才對。 
終於成功在日賽3-0了一次。以往都只有很接近而已。難道這是某種時來運轉的徵兆嗎? 
(是不是徵兆不知道,但感覺是flag) 
打起來的感覺是法力曲線可以更順暢,不過這就要依靠大量找地跟電震地,但我實在……無力啊。快地倒是非常實用,反正套牌就主打前中期,說不定放黃銅之都跟魔力之流也是種辦法。 
繼續研究~☆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