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9/09 幻滅時刻standard showdown標準賽戰報

最後一戰。明天打早秋。 
四千里長江的終點是... ...寇基雷! 
「欸你的能力是不是越來越弱啊?從寶藏地、閃茜卓一路摔到只剩寇基雷了。」 
「至、至少還是秘稀嘛……」 
其實還有很多好用的東西啦!像是我之前心心念念的鑄石以告跟閃灼熱雙目。 
總之還是趕快來想一下國代賽要打什麼吧…… 
「來得及嗎?」 
「臨陣磨槍。」 
「啊,槍頭斷了。」 
明天就是早秋,準備全力應戰吧。 
一、紅綠加速 1-0 
「贏啦--!!」 
非常值得歡呼的一場,身為控制戰勝了加速,而且還打到牌庫只剩兩張。 
(人生成就又多一個。) 
面對加速,主牌局要應對的只有鎢拉莫跟解不完的毀世惡體。而控制應對的方式只有幹他媽康爆康對手這個辦法。 
中盤一度依靠妮莎跟茜卓搶得先機,不料對手毀世惡體接著犧牲烏金聖所找出鎢拉莫,接著正叫鎢拉莫把我的旅法都放逐然後又犧牲另一張烏金聖所再把一張鎢拉莫拿上手。 
不過對手不管怎麼弄我都有辦法把鎢拉莫跟毀世惡體解掉,不過變身地還是被炸了,正當我認為只能依靠時遷季移的無限回收能力把對手抽乾時,我抽到終局史芬斯。 
「你不是自己組的套牌嗎,怎麼會忘記的?」 
「組牌的時候記得啊正式上戰場就打到不利對局,腦中一片空白啊。」 
「藉口。」 
「閉嘴!」 
對手當然不是省油的燈,立馬把毀世惡體站到場上,但我有斥逐。 
開始利用終局史芬斯攻擊,正當把對手打到十我認為勝負已分時,對手幻滅時刻。 
沒關係,我還有藍鋼彈。 
然後鋼彈就被風化侵蝕了。 
絕望的我明白接下來只能等到重新抽起時遷季移了。於是就開始瘋狂濾牌,這段期間我最少康了對手七張毀世惡體。 
終於抽起時遷季移,把一票東西挖回來。結果這次史芬斯被毀世惡體接寇基雷再臨的combo處理,藍鋼彈同樣被風化掉。 
又只能等時遷季移了。 
於是繼續康對手的毀世惡體,再次把一票東西挖回來,這次對手又幻滅時刻,但我有失效,終於拿下了勝利。 
後來數了一下,我整整被炸了十二塊地。 
二、鐵木爾中速 0-2 
第一盤調度。雖然起手有去除,雖然沒有紅,但現在想想說不定應該接。 
結果到五回什麼去除都沒找到,妮莎跟班恩接連被解,五回也沒有掃場就投了。 
第二盤也是調度才拿到一個有去除的起手,不過對手先手同調二回長牙幼獸,我手裡是岩漿噴散根本沒辦法。 
五回幻滅時刻,結果被失效以後就一去不回了。 
三、某種瑪爾都混藍 2-0 
第一盤對手卡兩地,三回合後投降。 
第二盤才看懂對手打的大概是某類快攻,還有法老神紀念碑這神奇的東西。 
不過我這邊三個旅法站樁,而且也有掃場跟風化侵蝕來解神器,簡單就拉開差距,最後對手選擇投降。 
混紅的好處就是去除多。也許可以考慮挑戰再創造一個新控制?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9/10 CM早秋標準公開賽戰報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