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果醬瓶中的雛菊花

 窗台前,枯了的福祿桐,冒了新芽。  
前陣子,它活像癌症末期般的狂掉葉子,讓一向以綠手指為傲的我感到一絲沮喪,正當全心指望小辣椒開花結果的同時,福祿桐的身上,冒出了小小的嫩綠,它沒死,它活過來了!  
我不愛花,不愛用過度包裝稱托美麗的花,不愛稍縱即逝的花,不愛千金難買曾經擁有的花。  
每每,學生攜著熱切情感再附帶著一束花來看我的同時,我總為那香消玉殞的花瓣感到惋惜,心裡總想著:孩子,你將當下言語難表的情感寄予每片花瓣,讓我猜測著"你愛我"和"你不愛我",在算到奇數時讓我確定了我們的心靈相通,但是,花榭了呢?我們的感情何在?是否也隨之枯萎?  
我不愛花,不愛榭了就再也看不到當初濃烈情感的花,不愛過眼雲煙錯過就不再了的花,不愛用銀子交易後隨之煙滅的花。  
前陣子,買了兩株小雛菊,盛開時,一度衝動想剪下來插在水瓶裡置在書桌前,第二秒,我決定讓它在梗子身上終老,它多活了好多天,凋萎後,我將它剪下土葬,昨天,深綠色的花苞,再度綻出雪白的花瓣,它一直都活著!一直都活著!它是個生命,是個從未因花瓣凋零一直都存在著的生命!  
我愛,我愛活著的花,我愛生命蓬勃的花,我愛情感無限延伸的花!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