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

我在凡塵讀小事

【凡塵底事】
最近共讀與思辨的選文是:
魯迅的〈藥〉與史鐵生的〈命若琴弦〉兩文之對比分析。
〈藥〉的故事大家耳熟能詳,
是華老栓買「血饅頭」為兒子治病的故事;
而〈命若琴弦〉主要敘述:
一個老瞎子日日夜夜想著「彈斷一千根琴弦」之後,
再按照他的師父所留下的藥方,
抓一帖藥,吃了之後,
便可重見光明,
這緊揪在心裡的事兒,
是支持他存活下去的唯一目的及希望。
小說裡的人物有目的,
〈命若琴弦〉裡,
非得有不行,
不然,琴弦怎麼拉緊;
拉不緊就彈不響了......

歡喜場面式的大團圓,
向來不是魯迅和史鐵生的風格。
為生命找出路,
是每個生命自己的事兒,
小說家多數時候「暴露現象」給你,
而這樣的顯露,往往足夠了,
足夠每個讀者自行對號入座。
〈命若琴弦〉的師徒兩人都瞎了,
「見」不著萬物,可是他們仍有希望:
彈斷一千根琴弦之後,
抓藥、煎藥、吃藥,
而後「見光明」。
於是,
一但心定了,能做什麼,不做什麼,
不必他人要求,自己可以把規範立住。
這或許是每個人物的命定之數。
我想:
來自外界的限制,像是緊箍咒,
而來自內心的定力,
則是「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
〈命若琴弦〉的老瞎子和〈藥〉裡的華家父母,
他們的選擇沒有對錯,
反倒是,他們選擇後的「堅持」,
讓他們的選擇,
產生了意義,
也走出了意義本身。
凡塵,魯迅,選擇,擺盪
分類:日記

評論
下一篇
  • 對於斑點,再無罣礙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