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乩身:召魔之家》導讀

一、田啟法
田啟法過去立志要像繼父一樣經商有成,當個人人景仰的大老闆,偏偏他沒有繼父做生意的天分,只繼承了親爹那嗜酒如命的愛好。
他賠光了家產、病死了老婆、喝出了肝癌,流落街頭多時。
在一個冷風倏倏的晚上,窩居在天橋上的田啟法,喝乾了手中酒瓶,卻連上便利商店再買兩瓶米酒的零錢都沒有。這時候,一個陌生的老遊民出現在他面前,向他討滷味吃,還請他喝酒。
那只神秘葫蘆裡的香醇美酒,彷彿無止無盡般,怎麼喝都喝不完。
二、陳阿車
陳阿車年輕時好賭好酒,欠下巨債,最終妻離子散,是所有人認知中的典型廢物。
這樣一個廢物,被陰邪魔物盯上,狼狽為奸,為非作歹,也是常見的事。
但盯上陳阿車的魔物,不是普通的魔物,而是一個地底魔王。
魔王先誘他行竊、再哄他殺生;一步一步,誘他作惡。
一步一步,推著他走上那條通往地獄的路。
有一天,魔王要他殺掉自己前妻一家。
他驚恐拒絕,他承認自己是個廢物,但他自認沒有壞到這種地步。
魔王要他別怕,說只要他乖乖照辦,就會賜他無窮無盡榮華富貴。
他還是拒絕了。
魔王說要幫他一把,要讓他愛上殺人這件事——魔王派出爪牙,附在他身上,讓他帶著尖刀,一步一步往前妻家走去。
他手腳不聽使喚、淚流滿面地走著走著,途中經過了一間廟。
他討厭那間廟,因為他在那間廟裡求的明牌,從來沒準過。
老廟公從背後喊住了他,請他喝了一杯米酒。
米酒下肚,他手腳能動了,他彷彿見到魔王指引的那條鋪著黃金珠寶和人肉血骨的成魔大道上,岔出了一條小徑。
那是一條讓他往後畢生窮苦,但無愧於心的清澄小徑。
三、左爺
在陳七殺橫空出世之前,左爺是江湖上第一邪術師。
左爺與陳七殺交手三次,三戰三敗,還丟了隻眼睛。
左爺費了不少功夫,終於打聽出陳七殺之所以這麼厲害,是因為向地底魔王借了力。
左爺有樣學樣,砸下畢生積蓄,找了處至陰之地興建透天厝,在地窖裡打開通往陰間的門,結識了窮凶極惡的地底魔王。
就在他向成功魔王借得力量,準備萬全,再一次向陳七殺發出戰書時,陳七殺卻突然金盆洗手、退出江湖。
據說有個年輕人,搶先一步擊敗了陳七殺。
四、業魔啖罪
隨著第六天魔王失勢、煩惱魔喜樂敗亡,過去許多老魔王紛紛重出江湖,包括死魔、怖魔、五蘊魔——以及業魔啖罪。
啖罪嗜吃惡人,越惡的人他越愛吃。
然而他不只是吃惡人那麼簡單,他更擅長誘人一步一步鑄下無法回頭的大錯。
就像燉一鍋好湯、釀一壺美酒;他挑選有資質的惡人,將之煉成十惡不赦,最終成為他桌上佳餚。
啖罪重出江湖起初不大順利,畢竟老對手一一復出,他屢屢吃鱉,但在一位陽世顧問協助下,業魔啖罪覺得自己無往不利,他準備要幹大事了。
五、靈顯天尊
這個可憐又迷信的男人事業有成,五十幾歲就早早退休,本來有大把時間金錢玩樂享福,偏偏沉迷修行煉法,一心想得道成仙。
他自創宗教、自封教主,在山腰上蓋了間怪異道場,在裡頭用不知哪來的古怪偏方熬藥煉丹,不但自己吃,還騙老婆孩子一起吃,吃得一家四口三死一傷。
把自己毒成了鬼的他,被魔王吸納為爪牙,窩藏在那山腰道場裡,自號靈顯天尊,專責狩獵活人,獻祭魔王。
六、韓杰和王書語
韓杰和王書語剛搬入沒兩年的新家鬧鬼了,就發生在韓杰外出工作而王書語獨守空閨的時候,倘若沒有紅孩兒坐鎮家中,後果不堪設想。
太子爺下了籤令,要兩人暫避關帝廟,盡快賣屋搬新家。
這下兩人可頭大了,一來家中廚房的整套廚具才換­新不久,二來近期兩人工作都忙,突然要打包搬家,一時可亂了手腳。
為了補償兩人,太子爺也精心準備了數樣「好東西」,當作兩人喬遷大禮。
七、柴吉
柴吉出生在一家非法繁殖場。
他的吉娃娃爸爸使出了九牛二虎之力,在犬籠間殺進殺出,讓他那柴犬媽媽懷上他一窩兄弟姊妹。
繁殖場主人嫌他們這窩怪傢伙血統糟糕、樣貌怪異、賣相不佳,令小員工帶出扔上山。
小員工於心不忍,趁夜將柴吉一窩幼犬,放在獸醫院門口。
最終整窩幼犬,只剩柴吉一隻活著。
個性古怪的柴吉,在獸醫院裡等待送養的過程並不順利,他被送出三次,又被退養三次,最終被獸醫院長帶回自家收養。
柴吉在院長家中,白天和五隻狗搶糧搶玩具、夜裡和四隻貓爭地盤,屢次殺進貓窩撒尿,被貓兒們咬得傷痕累累。
他甚至闖進院長書房,將院長房中那價值不斐的太子爺紫檀木雕像咬得稀巴爛,把木雕上那火尖槍、風火輪、乾坤圈都咬碎了吞下肚。
柴吉被院長女兒緊急帶去自家醫院開刀,從胃裡取出大量木雕碎片、零錢、小玩具和幾把鑰匙。
太子爺木雕上那枚小小的火尖槍槍頭,便血淋淋地插在柴吉胃壁上。
即便如此,柴吉依舊活了下來。
分類:藝文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