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百無聊賴

  跟學妹去吃火鍋。她說我看起來像高中生,好聽一點是童心未泯,有些人會覺得是幼稚。我可以懂她的意思,赤子之心。石栢岡老師很年輕,他說有些老師會點名同學回答問題,而他還在摸索教課的型態。他提到讀小學的兒子,自然課本裡寫的水生植物介紹,告訴他「這是爸爸的專業」,「我可以跟他講很多,講到他都聽不懂。」我很喜歡他說「樹要長多高,是樹本身要思考的問題。」也許還不能拿捏好課堂的氣氛,他的這個人,卻是我十分欣羨的特質。
  〈流與變——打開故事的老街溪〉,一本關於桃園老街溪的書即將出版。下個月辦了一場新書發表,向老師和石栢岡老師要主講一段。兩個我最喜歡的老師齊聚一堂,不去不可以呀。
  跟學妹說了太多,什麼都不想想了。微積分好難,題目複雜,連對答案都像在找碴,一直算錯,好煩呀。下週二期限的作業毫無頭緒,應該動起身體積極主動地去做的。我跟尹說「我有點反骨、有點怪,別人不認真我會越認真,如果大家都認真起來,我可能就會翹課了。」她說如果被爸媽聽到,肯定會打死我的。中原在五年前有發生過一起學生跳軌的事件,在萬華,自強號進站的時候。她遊蕩於月台間,在最後一刻躍下平台。跳躍的弧度是歡快的,坐在軌道上盯著迎面駛來的火車。那不是悲傷的樣子。背對著監視器,卻看得見她的平靜。一個人的活著,帶給她無以比擬的痛苦;一個人的死去,換來了全世界集體性的悲傷。沒有辦法想像她跳下去時面臨的恐懼,或是釋放,我覺得好痛,她的心肯定更痛。校牧說著她的故事,禁不住潸然淚下。諮商其實沒有宣稱的那樣無所不能,一個人要理解另一個人,不是願意就做得到的。
分類:日記

  寫一些非常雜的東西,一天發生的事,照時間序寫下來的。有文不對題的毛病、語序混亂的問題。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