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20150425懷念馬公國中地理科陳慧玲老師--澎湖時報二文

http://www.penghutimes.com/modules/phnews/index.php?nsn=918
夜裡,我們仰望著星光──悼陳慧玲老師
文/陳政國、洪懿儀    2015-04-25 08:00:00
打開記憶盒子,跳出來的青春瞬間就把知天命的皺紋抹平了!時間的河流回溯到民國七十八年底,那時我剛退伍,感覺是成熟了些,林校長希望我留在澎湖繼續任教,笑著問我:「在馬祖應該也交不到女朋友吧?」於是約我到離學校不遠的池西村吃中飯,他說要帶我去見一個人,我單身又沒飯吃,當然欣然赴約。──這就是我認識懿儀的一小段經過。
幾個月後,因為宜蘭澎湖交通距離遙遠,父親叫我商請校長代表他去懿儀家提親,校長又請他的夫人陳慧玲老師客串媒婆,於是我有了無血緣關係的二位親長陪同,就這樣與懿儀順利訂了婚。從此之後,我在學校叫她陳媽媽時,感覺真的是在和自己的母親談話一樣,雖然她比母親年輕很多。
婚後,我和懿儀總是隔一段日子會去校長家坐坐,但校長常不在,只有陳媽媽和我們閒話家常。她的態度親切,舉止優雅,言談之中多是關心的話語。我在那裡總是很愉悅的,感覺像是浸潤在茉莉花的香氣裡吧,那是我極喜愛的味道,我在這樣的氛圍下,心底有遠航漁船靠岸的安定感。
校長的大兒子林重威國二時在我班上,我也因此和陳媽媽互動頻繁,她那時兼任輔導室主任,常和我聊輔導、聊教育、聊學生也聊兒子,她EQ好,很適合兼任輔導工作,說話總是不慍不火、不急不徐,口氣除了和藹還是和藹,所以我常去輔導室找她取經,學習她對學生的愛與關懷。只有在勸我不要花太多錢時臉色稍稍嚴厲些,因為我單身時,總是每個月都入不敷出,都會在發薪餉前幾日向她借三千元,待領了薪水再歸還,一直到我婚後,我們的借貸關係才正式終結,但她怕我把這個花錢太兇的習慣帶去婚姻裡,會影響夫妻感情。
後來我商調澎水任教,幾年後校長也從東港海事轉調回澎水,陳媽媽那時也在馬公國中服務。我們在假日時帶兒子去拜訪,陳媽媽會一邊抱抱玩玩,一邊跟我們閒聊。但不在同一個學校服務,可聊的話題就少了很多,而像母親那樣的關心卻沒有減少。
之後,只能說天地不仁,上帝總是在試探著陳媽媽的身體狀況,她先後熬過了子宮頸癌和乳癌的威脅,又在放學時的校門口發生車禍,腿部嚴重受創,讓所有關心她的親友同事幾度為她祈禱,而她也從上帝處得到了平安喜樂,然後,陳媽媽在心靈的國度裡建立了她的虔誠信仰,成為上帝的子民。
只是這一次並不是癌病找上了她,而是心臟問題把她推到主的身邊,她結束了人間的悲喜任務,帶著眾人的祝福回到天國。
懿儀對著我說:「陳媽媽這次驟然離去,雖然讓我們很不捨,但她去天國找重威,母子相聚,我們更應該祝福她。」我跟著想像著那樣的畫面:「這會兒大概他們正在聊著天吧!」
回憶如果沒什麼重量,輕飄飄的,風吹一吹就會飛散的。陳媽媽在我們的生命裡,看似若隱若現,但每一次出現的鑿痕卻是深刻的,那是再強大的風也吹不走的過往。夜裡,我們仰望著星光,彷彿真看見了母子相聚的畫面,那再平凡不過的畫面,就在我們的心靈深處存檔著。
http://www.penghutimes.com/modules/phnews/index.php?nsn=919
沉默的動人力量—我所知道的陳慧玲老師
文/薛東埠、楊慧芬    2015-04-25 08:00:00
四月的晴空依稀微冷,時而暖陽、時而細雨飄飛,心中總有一種擔憂的不安,關於周遭朋友的信息,而我卻漂泊於一個城市與城市間的會議緊湊行程中,手機響起傳來學長的信息:「校長!陳老師已於中午十一時安息主懷」,時四月十九日。
放下手機我,亦默然許久,一種沉痛的感覺衝擊不已,而思緒卻回到七十七年在西嶼國中初識的場景。
那些年,一群剛從大學初出社會的年輕人,來到澎湖本島最偏遠的學校西嶼國中任教,因為偏鄉在生活上有諸多的不便,每天生活所需成為教學之餘的最大負擔,從早餐到晚餐的準備,都極其不便,也因為年輕,所以在一次半開玩笑的捉弄中,把陳老師為重威、重泰的早餐給吃了,然而她並沒有生氣,只是微笑著再為自己的孩子準備早餐,從那時起輔導室成為我們這群年輕老師的早餐天地,因為那裏有免費的早餐可吃,這樣的場景,一直到陳老師調任馬公國中為止,現在想來,除了感到幸福外,更感恩陳老師的慈愛與雅量,一種待人的真誠與寬容。
老師!我可以跟你說話嗎?」
「陳媽媽!我可以跟你聊一聊嗎?」
「陳媽媽!我可以跟你談一談心中話嗎?」
這是我們這一群年輕人與學生最常對老師說的話,然後呢?在教室、在校園、在走廊,都可以見到老師為一群群的年輕老師與學生解惑,或指點迷津,而日子就一路的消逝,當年的年輕人也已步入中年,但是陳老師仍然是我們人生的導師,時而關懷,時而問暖,這一生不解的情緣,是我們對老師諄諄教誨的感激,如慈母般之關懷,是我們對陳老師的另一印象,現在細細回味,真是一種人生際遇的幸運。
老師出身於臺中望族,祖父為臺中縣第一至三屆的議員,在那個貧瘠的年代,大學畢業後嫁給林校長,隨其來澎任教,父親曾對她說:「這是你的選擇,嫁了以後,不可再回娘家訴苦。」而這樣的庭訓,成為老師相夫教子的座右銘,成就了老師四十年來為澎湖子弟犧牲奉獻的教育之功,亦見證了一段堅貞如磐石的愛情故事,我常想林校長出類拔萃的教育功業,其功勞與榮耀應該全部歸功於老師才是,因為她的沉默支持及付出,方能成就了林校長的卓越事業,這是老師對愛情與家庭的堅貞。
九十二年SARS重威為國捐軀時,陳老師因著信仰而兼愛他人,在過程中展現一個慈母的關愛與堅強,在與王武聰牧師的對話中,我們看到了一種動人的力量,她說:「上帝已經親自安慰了我!」,因此,她到全國各地的靈糧堂分享了悲傷治療的歷程,成為上帝的使者,幫助更多需要的人們,這是一分沉默的力量的體現。而多年後,我們相信這一次是上帝親自接走了陳老師,她必將在主的國度中,與重威重續母子情緣。
今夜的風很涼、很淒切,有星子翱翔在大熊座的北方,我想那會是老師的化身,必將守護著校長、重泰及慕恩一世平安。從校長的家出來,已近淩晨,再過四十八小時後,就是老師最後的儀式,我們只能靜靜的陪在校長的身旁,一個教育家的矜持,掩飾了對老師的真情,執手四十多年,不思量自難忘,我們選擇離開,讓校長獨自的陪伴老師的最後一程,我相信校長會有很多話與老師訴說著,關於這一世的點點滴滴。-慟,時殘星西墜,曉月將落。
104年4月23日凌晨  
馬公國中地理科陳慧玲老師  * 轉引自: 馬公國中畢業紀念冊(第27屆, 西元1994-1997年)  * 編按: 民國89年(西元2000年)澎湖縣馬公國民中學之陳慧玲、呂萬貫、許文雄、黃重賢、鄭存智等教師退休。 http://140.127.235.1/~mk103/retire/QQ1.htm  https://blog.xuite.net/penghu.dialy/blog/402516473 陳慧玲老師於104年4月19日中午11時安息主懷,她一生熱愛教育工作,在西嶼國中、馬公國中擔任輔導老師期間,引領了無數迷途羔羊,溫暖了無數無助的臉龐,她的循循善誘、諄諄教誨,成為許多學子、同事人生的導師。*92年SARS肆虐,她與林亨華校長的長公子重威醫生為國捐軀時,慧玲老師因著信仰而兼愛他人,在過程中展現一個慈母的關愛與堅強。她到全國各地的靈糧堂分享了悲傷治療的歷程,成為上帝的使者,她和林校長成立了林重威基金會,幫助更多需要的人們,這是一分沉默的力量的體現。如今她已卸下塵世重擔,在主的國度中,與重威醫生重續母子情緣。
訊息來源:  http://www.chungwei.org.tw/8hjvrr2qb0.html 林重威醫師 (1975--2003)  林重威民國64年12月23日生,澎湖縣白沙鄉城前村人。國中小隨父調動就讀,先後負笈講美國小、池東國小、西嶼國中、馬公國中、馬公高中。成績優異,保送台北醫學院(今改台北醫學大學)醫學系,民國90年6月畢業。服兵役,民國92年3月18日退伍。3月25日旋赴台北市立和平醫院,擔任內科住院醫師。  年僅28歲的林醫師,民國92年4月12日起在和平醫院B棟8樓照顧SARS病患,未料染上是疾,4月20發病,4月29日清晨2:30轉入國泰醫院隔離救治。救治過程中,病情時起時落。5月7日曾透過隔離病房的玻璃向媽媽揮手,5月14日清晨仍能寫出「爸爸!別擔心,我有喝果汁,哈哈」。5月15日下午5:15不幸辭世,當晚11時火化。  和平醫院感染源頭為何?據衛生署和CDC(美國疾病管制局)的釐清,第一波院內感染,主要是4月20日左右,且集中在B棟8樓。因此4月13日發病,4月16日住進B棟8樓的劉姓洗衣工,應是和平醫院感染的源頭。只是該洗衣工已經過世,難以再向上追索。  劉姓洗衣工4月13日發病,4月16日住進B棟8樓病房,林醫師親自為其診療,4月18日其X光片已出現肺炎症狀,但和平醫院卻未通報。4月20日前後動員工多人感到不適,院內感染其實已經開始。遲至4月22日,和平醫院才通報劉姓洗衣工疑似感染SARS,但為時已晚。  林重威是全國第一位抗煞(SARS)殉職的醫師,北市府將之入祀忠烈祠,惟其父林亨華首丘情重,重威5月15日逝世並火化後,5月16日即攜其骨灰搭機返澎,5月17日安厝澎湖「菜園納骨塔」。5月18日陳水扁總統蒞澎,親赴林家唁慰。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