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文史天地]世界最早照片及早期照片(謹供教學研究之用)

https://www.storm.mg/lifestyle/213588
2017-01-28  
* 現存最早的照片,由尼埃普斯於1826年於位在法國勒格哈莊園的工作室向窗外拍攝而成。
* 達蓋爾於1838年在巴黎拍攝的〈聖殿大道〉(Boulevard du Temple)照片,是目前已知最早一張有人物入鏡的照片。
* 以「達蓋爾法」拍成的照片為現存最早的自拍照;由費城攝影師羅伯特.柯尼勒斯(Robert Cornelius)1839年拍攝。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6%9A%97%E7%AE%B1
* 暗箱(英語:Camera obscura),又稱暗盒,是一種光學儀器,可以把影像投在屏幕上。暗箱的概念早在公元前已經出現。自15世紀開始,被藝術家用作繪畫的輔助工具。至18世紀未,一些攝影先驅用暗箱進行攝影實驗。例如出身顯赫的湯瑪斯·威治伍德,他在1790年代開始研究硝酸銀對光線的反應,並嘗試以暗箱拍攝照片,不過以失敗告終。暗箱是相機的前身。
* 暗箱發展至18世紀,已經十分完備,方便攜帶的暗箱紛紛湧現,成為業餘畫家和畫壇巨匠在旅途上的良伴。至19世紀初,英法等國的攝影先驅開始以暗箱進行實驗,拍攝一系列的照片。不過,由於無法把影像固定下來(定影),照片一經光線照射,影像便消失,相信並沒有實物存世。值得一題的是,最早期的相機,其外觀和畫家用的暗箱十分相似。 
https://kknews.cc/history/53exom8.html
震驚!中國歷史上最早的神秘照片如今竟價值百萬?文/ 多虔 2017-07-17   
1881年.美國人巴爾南姆來到舟山旅遊,碰巧發現了年過四十,身高卻只有80多厘米的舟山人車瑪(Che Mah),巴爾南姆從來沒見過這麼矮的人——事實上,車瑪也是以後很長一段時間裡世界上最矮的人——於是,他將車瑪招進自己旗下的巴爾南姆·貝里馬戲團,帶到了美國。
車瑪的CDV
意料之中的,車瑪的表演引起了轟動,他在美國和歐洲幾乎所有大的博物館、馬戲團登台演出過,甚至出現在一些國家君主的加冕儀式上。我們從車瑪的CDV照片中,似乎可以感受到他那時的意氣風發。
CDV源自法語「Carte de Visite」,中文直譯為「來訪者卡片」,有點類似帶有本人肖像的名片,但又不僅是名片。CDV可以是個人肖像照,還可以是夫妻合影、團體合影、風景照,甚至是反映新聞事件的新聞照片。19世紀五六十年代,CDV在西方非常流行。在中國,CDV照片也是照相館中的第一批正式作品。
溯本逐源 那些「最早」的照片
第一次鴉片戰爭後,到達通商口岸的外國人將攝影器具隨身帶到中國,在隨後幾年裡,一些中國人也開始學習並掌握了照相技術。咸豐年間,在廣東、上海以及已經成為殖民地的香港等地,誕生了中國第一批照相館。而那些帶著相機來中國的外國人,不知不覺地,為中國的攝影歷史創造了許多「最早」的紀錄。
1844年,兩廣總督兼五口通商大臣耆英到澳門與法國使臣談判簽約,義大利、 英國、美國、葡萄牙等國官員按照歐洲慣例向他索取照片,他拿出一式四份分贈,並將此事奏予朝 廷:「 (洋人)請奴才小照,均經給予。」「小照」是當年中 國人對CDV的稱呼,這是中國人第一次知道了互贈CDV風俗。
耆英的這張「小照」是由當年來華的法國海關總檢察長於勒·埃及爾(Jules Itier)所拍攝。與大多數後來的人物「小照」基本是全身照不同,耆英的這張照片是他臉部的特寫。他的這張個人照片,被眾多攝影史家和檔案專家認定為是關於中國的現存最早照片。于勒·埃及爾也被認為是第一位將攝影帶入中國的人,除了人物肖像外,他還拍下了澳門碼頭和廣州城市的狀況,現藏法國攝影博物館的有關19世紀40年代澳門和廣州兩地的照片就是其中一部分,這是目前所能見到的拍攝中國的最早照片。
中國收藏市場面市時間最早的照片
當年將攝影器具隨身帶到中國的外國人身份多種多樣,有外交官、商人、旅客,也有專業攝影師。瑞士人皮埃爾·約瑟夫·羅西耶(Pierre Joseph Rossier)供職於當時倫敦最有實力的攝影器材銷售商和立體照片發行公司之一Negretti & Zambra 公司,1858年7月,他經過印度孟買到香港,繼而前往廣州,在中國逗留的時光里,他拍攝了當時香港和廣州的人文風景。1859年他回國後,公司出版了羅西耶所拍的「中國」立體照片套系共57張。這讓羅西耶成為了已知的最早拍攝了中國並發行了商業照片的攝影家。
托馬斯·查爾德1870-1880年北京街頭香店
2008年春拍,托馬斯·查爾德於1870年至1875年間拍攝的圓明園和頤和園六張照片拍出了95.2 萬元高價
除此之外,一些外國攝影師,諸如最早在上海開設照相館的攝影師李閣郎(Louis Legrand),最早拍攝皇家園林的專業攝影師托馬斯·查爾德(Thomas Child),早期在華最優秀的肖像攝影師彌爾頓·米勒,最早拍攝北京的攝影師菲利斯·比托(Feilice Beato)以及最早在北京經營照相館的日本攝影師山本贊七郎 (S.Yamamoto)等等,都是在最早的中國攝影史上不應被忘記的人物。
不只是記錄而已
蘇格蘭攝影師約翰·湯姆森(John Thomson)在他1872年出版的第一本記錄中國的攝影集《福州與閩江》中寫道:「謹以此書獻給居住在福州的外國人士,希望它成為一個永久的紀念,能夠在將來幫助他們回憶起在中國這個最秀美的省份所看到的景色與經歷的人生。」
約翰·湯姆森 於1870年代拍攝的上海港
1868年到1872年間,約翰·湯姆森以旅遊者身份來華攝影,在中國的四年間,他從香港到廣州、上海、北京直到長城,深入到中國文化的腹地,他訪問過福州、 廈門和汕頭,也去過台灣並探訪許多土著人的村莊。之後他用了三個月的時間遊覽了長江,一直到湖北和四川。1872年歸國後,他出版了記錄中國的攝影集《福州和閩江》 、《中國及其國民的影像》以及《鏡頭前的中國》。
他拍攝的題材十分廣泛,從卑微的乞丐、麻風病人到滿清的皇親國戚或朝廷官員,從邊遠冷清的禪林到皇室宮殿,從簡陋的村舍到宏偉的皇家園林都被他留在照片里。湯姆森認為,擁有如此豐富物質資源的中國終有一天會成為一個出類拔萃的國家,自豪地立於萬國之林。與以往攝影師單獨售賣照片、缺乏配圖文字不同,在他的攝影集中,每件作品都有文字說明,更大規模、更全面地向西方呈現出一個生動的中國。
另一位攝影師威廉·桑德斯(WilliamSaunders),則通過「擺拍」的形式,表現他眼中的中國。桑德斯曾在上海開設森泰照相館,是中國最早的攝影插圖師,早在1870年前後,他就通過設計場景,僱傭模特擺布拍攝了一批反映中國傳統文化和習俗的照片,如法堂、囚犯、吸食鴉片、小食攤、轎夫、馬車等等。這些照片經過手工上色,製作精美,並在《遠東》、《倫敦新聞畫報》等雜誌發表,清末民初出版的有關中國的很多圖書,也大量地採用了桑德斯的作品。
威廉 ·桑德斯於 1880年代通過設計場景、僱傭模特拍攝的小吃擔與抽菸者
雖然桑德斯當時拍攝這些照片的目的,是將照片作為商品銷售給感興趣的西方媒體和遊客,但由於長時間地廣為流傳,這些照片在客觀上構建了一個時代西方人對中國的影像記憶,在西方具有很大的影響力和知名度。
早期在中國拍攝的攝影師大多為外國人,因此許多當時的照片都流失於國外。 而這些攝影師的身份和拍攝目的也各有不同,但是,得益於這些攝影師們的努力,才讓我們有了這些關19世紀中國的珍貴影像資料。
如果你也對老照片感興趣
Q:什麼樣的老照片有價值?
A:從四個維度判斷,第一,看它的藝術性,是否是職業攝影師所拍攝;第二,照片是否具有知名度;第三,照片所代表的文化歷史價值;第四,看照片品相 。當然,如果你不知道如何選取,可以參照拍賣手冊的封面和封底,一般來說,這些都是比較有價值的照片。
Q:如何甄別求證其歷史性?
A:先對照片的時間段有所把握,再深入剖析裡面的歷史內容。可以通過看內容、紙張年份,確定藏品時間範圍,然後再判斷品相,對照片的歷史背景進行梳理,並給出基本的判斷。
Q:國內什麼樣的照片賣得最好?
A:傳播廣的,對大家有影響力的,有輿論性的。或是反映重大歷史事件,或是影像早先很難公開發表或者留下的諮詢非常少的。少而精的、藝術性強的、其照片價值特點構成了它的市場價值。攝影師本身的知名度、是否職業對於照片也有一定的影響。
https://kknews.cc/photography/g2gp8al.html
影像|菲利斯・比托鏡頭下的中國
文/ 楊紅林 2016-11-29 
1比托:19世紀最富傳奇色彩的攝影師
比托是現代戰爭攝影先驅,先後拍攝過克里米亞戰爭(1853-1856)、印度民族大起義(1857-1859)、第二次鴉片戰爭(1856-1860)、日本下關戰爭(1863-1864)、蘇丹起義(1881-1898)等。 他是最早來東方開展攝影活動者之一;最早進入中國的西方攝影師之一。
他1832年出生於地中海東部的科孚島上,擁有義大利、英國雙重國籍。大約1850年於馬爾他遇見英國攝影師詹姆士·羅伯森(James Robertson),並隨他於1851年抵君士坦丁堡(今伊斯坦堡)。 1853年,兩人開始一起合作攝影。後羅伯森娶了比托的姊妹。1855年,比托與羅伯森旅行到了克里米亞,在戰地記者羅傑.芬頓離開後,他們接管了關於克里米亞戰爭的實地攝影報導。
1858年2月,比托來到印度旅行拍攝,並記錄了1857年印度民族起義過後的情況。 1860年脫離羅伯森,獨自前往中國擔任英法聯軍的隨軍攝影記者。同年3月抵達香港,曾到廣州拍攝。之後與《倫敦新聞畫報》記者查爾斯·威格曼(Charles Wirgman)同行,隨英法軍隊北上,親歷了第二次鴉片戰爭,並拍攝了許多珍貴的照片。
芬頓拍攝的克里米亞戰爭
1863年,兩人到日本橫濱合夥營業。比托的作品包括肖像、風俗、風景、都市風景以及風景名勝,甚至在1864年下關戰爭中擔任隨軍攝影記者。由於有使節代表團陪同、個人的知名度、以及與軍方的關係,比托得以深入許多西方人無法到達的地區,不僅在日本產生了巨大影響,而且有很高的國際聲譽。
他的作品不僅品質很高,而且也因為它們的稀有性。1866年,由於橫濱發生大火,比托的攝影室及絕大部分底片毀於一旦,此後在日本致力於攝影推廣,1867年曾再度短暫來華。1871年,擔任美國遠征朝鮮的隨軍攝影師,所拍攝的照片也是朝鮮最早的照片之一。 1884年離開日本,一度在埃及落腳,其間曾擔任英國遠征蘇丹的隨軍攝影師。1886年短暫回到英格蘭。1888年再次回到亞洲,在緬甸開設攝影室。最新的材料表明,他於1909年1月29日死於佛羅倫斯。
2比托在印度的拍攝
印度民族大起義中被流放的某王公夫人
參與鎮壓印度民族大起義的英國軍官
3對日本早期攝影的影響
以上均為比托在日本攝影作品
4比托拍攝的戰場
大沽南炮台
大沽炮台
塘沽炮台
北塘炮台
戰火後的塘沽炮台
戰火後的塘沽炮台
八里橋
5比托拍攝的北京城建築
1860年代,大量英國探險者開始用攝影去探尋那些「未知」的國家與族落。然而受技術的限制,旅行者面對相機設備的運用,卻存在著巨大的困難。玻璃底板因高溫、受潮或破損成為家常便飯,如今存世的玻璃底板更是寥寥無幾。
作為第一位拍攝北京的攝影師,北京在他的眼裡極為安靜與悽美,這是夢境中的北京,是我們永遠再也看不到的景象。
除了洞察力與審美,比托另一種獨特的攝影語言讓他脫穎而出:全景攝影。在1860年,操作濕版相機,調動8×10英寸畫面,精準的分段拍攝,全世界卻極少有人能掌控並形成規模與風格。兩張拼接的全景「北京東城牆及東北角」,畫面極具震撼力,護城河與城牆呈現的透視,顯示出北京城的宏偉。
安定門瓮城
北京城牆東北角
安定門城樓上西望
內城北城垣
安定門東城垣上大炮
恆聚齋店鋪
北海
費利斯·比托是以一種西方人「殖民式凝視」的眼光來拍攝的,其中的戰爭影像的取景不乏有其故意擺布之作。這些表現西方人成功打開中國國門的照片,不但在倫敦展覽出售,還被各種期刊和書籍用作插圖廣泛引用,這些出版物普遍 把這場入侵戰爭看作帝國擴張的偉大勝利。……比托在第二次鴉片戰爭期間拍攝的 戰爭影像,無不藝術性地體現著大英帝國不可戰勝的神話。儘管如此,比托的戰爭影像還是一定程度上客觀地再現了戰場中的情況。他獨到的取景構圖和精湛的攝影技藝,以及孜孜不倦的攝影態度,使得他的作品在一百餘年後的今天成為了國際攝影收藏市場最炙手可熱的藏品,為 世界留下了珍貴的影像資料。 (泰瑞·貝內特著《中國攝影史1842-1860》)
6比托的同行
從18世紀後期開始,隨著工業革命的開展,西方列強紛紛不遠萬里來到中國,試圖叩開這個古老帝國緊閉的大門,以期開拓這個地球上最大的市場。然而無論是1793年的馬嘎爾尼使團,還是稍後的阿美士得使團,其所提的通商要求均被大清帝國冷冷地拒絕了。最終,失去耐心的英法等國悍然發動了兩次鴉片戰爭,以武力打破了清王朝的閉關鎖國體制。從此,一批批形形色色的西方人:外交官、商人、傳教士、冒險家……接踵而至。
以下是比托的同行保羅・比朗格、查爾斯・杜賓等人第二次鴉片戰爭期間拍攝的照片。
保羅.比朗格拍攝於第二次鴉片戰爭期間,廣州
杜賓拍攝於第二次鴉片戰爭期間
杜賓拍攝,雍和宮
杜賓拍攝,北京城牆
https://kknews.cc/photography/rxa3mn4.html
約翰湯姆遜:他讓我們看見一個半世紀以前的故鄉
文/謝建國 2018-05-30 
無論是藝術水準還是攝影技術,約翰•湯姆遜都堪稱是1840-1899年在華活動的最優秀的外國攝影師。湯姆遜拍攝的影像覆蓋了從沿海到內陸、從南方到北方的中國大片地區,除了拍攝沿途的風景和建築外,他還以人類學視角記錄了大量晚清普通百姓生活和工作的影像,並在照片中附有大量文字說明,成為 19世紀中後期中國最有價值的影像紀錄資料。
約翰•湯姆遜(1837-1921),1837年6月14日出生於英國愛丁堡一個富裕的菸草商家庭。14歲時在當地一位商人那裡學習製造光學和科學儀器,之後又在瓦特藝術學院夜校就讀並取得學位。當時愛丁堡有不少職業攝影師和業餘攝影師在活動,在這種環境下,湯姆遜很快就學會了攝影技術。1862年4月,湯姆遜離開愛丁堡前往新加坡,此後,他在亞洲的攝影活動長達10年之久。他的亞洲之行到達過馬六甲海峽、印度、新加坡、柬埔寨、越南、泰國和中國,沿途考察了各地的風土人情,並拍攝了大量風景和人文風俗照。他通常是到了一個地方先開設一家臨時照相館,然後以此為基地,再到周圍城市遊歷並拍攝照片。
初到新加坡時,湯姆遜和他的哥哥威廉•湯姆遜一起經營鐘錶店。隨後,湯姆遜在1862年6月14日的《海峽時報》上刊登了一則廣告,稱已開辦了一家臨時照相館,為在當地的歐洲人提供肖像服務。湯姆遜非常熱愛攝影,攝影給他帶來的收入能滿足他日後在遠途旅行和出版作品方面的需求。1865年,湯姆遜前往柬埔寨拍攝剛被探險家發現的吳哥窟,這是吳哥窟最早的影像。在途中路過泰國,在曼谷湯姆遜拍攝了泰國國王身穿法國陸軍元帥服跪著祈禱的照片。此外,還為柬埔寨國王及其皇室成員拍攝了照片。1867年初,湯姆遜出版《柬埔寨遺蹟攝影集》。
1868年湯姆遜從新加坡遷至香港並定居下來,他在1868年3月11日的《德臣西報》刊登了廣告:
肖像
J•湯姆遜先生行將拍攝人像、風景
及其他種類照片
照相館在皇后大道商業銀行大樓間
香港
此時香港的照相業競爭已經十分激烈,威廉•弗洛伊德、韋德兄弟、賴阿芳和繽綸照相館等競爭對手的實力都十分雄厚。為了加大宣傳力度,湯姆遜曾和《中國雜誌》有過合作,在雜誌的前兩期都發表了一些照片。湯姆遜還在1868年9月12日的《香港孖剌西報》上發布過一則廣告,稱有40幅香港風景照和賽龍舟的照片銷售。1869年11月,愛丁堡公爵─阿爾弗萊德親王前來遠東視察,抵達香港,湯姆遜和威廉•弗洛伊德都獲准給親王拍照。
此後,1870-1872年,湯姆遜集中精力在中國各地旅行拍攝,不僅到過廈門、福州等通商口岸,還在長江沿岸的內陸城市拍攝,併到北京和台灣也拍攝了大量影像。1872年夏,湯姆遜踏上了返鄉之路,並把大部分底片都帶回了英國。1921年9月30日,在英國倫敦南部突發心臟病去世,享年83歲。
湯姆遜在1868年赴香港之前已經獲得了一定的知名度,在香港開設照相館後,通過在報紙和期刊上撰文、發表照片和通過銷售精美的風光照片,使他獲得了極高的知名度。不過,給湯姆遜帶來最大聲譽的主要是來自他1870-1872年在中國大陸旅行拍攝的系列影像。與其他西方攝影師「殖民式凝視」不同,湯姆遜並不是用獵奇的鏡頭記錄中國人的野蠻風俗來給西方人看,而是受當時英國流行的人類學和科學探索精神影響,客觀、平實地記錄了晚清社會中國普通百姓的工作和生活狀態。
湯姆遜最早從廣東踏入中國大陸,旅行足跡到達過廣州、汕頭、福州、廈門、台灣。1868年11月,湯姆遜結婚後與妻子同游廣州,在廣州拍攝了一些照片。1870年年底,湯姆遜暫時關閉香港的照相館,而從福州啟程沿閩江拍攝了一批高質量的風景作品,有一些是立體照片,還有一些是大尺寸照片。在返回英國後,1873年由倫敦藝術碳印出版公司出版了湯姆遜的第一本出版物——《福州和閩江》。1871年3月,湯姆遜在英國傳教士馬雅各的陪同下從廈門乘船至台灣,拍攝了台灣中部平埔族等原住民的肖像照片和當地人生活環境的影像。返回香港後,為了專注於旅行拍攝,他把照相館賣了。
廣州帆船,約翰•湯姆遜攝,1870-1872年,大英圖書館收藏
湯姆遜把照相館轉手後搬至上海,並開始了他的第二次長途旅行,經山東煙臺、天津、通州後抵達北京,並擔任《倫敦新聞畫報》駐京通訊員一職。在北京期間,湯姆遜拍攝了大量京城建築、街景和風景名勝,如頤和園、明十三陵、南口等;還拍攝了許多不同階層的人物肖像照,上至清廷高官如恭親王奕、李鴻章等,下至街頭普通百姓乃至乞丐。湯姆遜在1873年出版的《中國圖集》一書第一卷就採用了恭親王的肖像,京師同文館之總教習丁韙良為該書撰寫了序言。1871年10月18日,北京著名傳教士德貞醫生曾陪同湯姆遜去過圓明園。托馬斯•查爾德在11月2日的一封信中提到過湯姆遜抵京。湯姆遜在北京約停留至1871年11月初。
總理各國事務衙門大臣,約翰•湯姆遜攝,1872年,英國倫敦維爾康姆圖書館收藏
湯姆遜離開北京後回到上海,在皇家亞洲協會中國北分部展覽了部分作品,並在上海商會大樓里設立臨時照相館。隨後,開始了他在中國的最後也是時間最長的一段旅行,從上海出發,沿長江航行深入中國內陸,到達了沿岸城市漢口和宜昌。1872年2月18日抵達四川巫山。拍攝完壯美的三峽後,他經過漢口、南京後返回上海,隨後瀏覽寧波再返回香港。這一次長旅,湯姆遜拍攝了大量長江沿岸的風景、建築和普通百姓的工作和生活影像,如《街頭一瞥,九江》《長江上吃早餐的船工》《崆嶺灘峽口,長江上游》等。
長江上吃早餐的船工,約翰•湯姆遜攝,1872年,大英圖書館收藏
1872年夏,湯姆遜結束了他在亞洲10年的旅行,帶著他拍攝的幾百塊玻璃底片返回英國,在倫敦定居下來。1873年出版《福州和閩江》,收錄了湯姆遜的80幅碳素印相照片。1873—1874年間,倫敦桑普森出版公司出版了湯姆遜最重要的著作《中國與中國人圖集》,這部四卷本作品集收入了湯姆遜的200幅作品,並附有詳盡的文字說明。由此,確立了他作為介紹中國的攝影家和作家的雙重地位。桑普森出版公司宣傳稱:「女皇陛下非常喜歡這套書,並頒發給作者一枚金質獎章以茲紀念。」1899年,湯姆遜又出版了一本回憶錄——《攜帶相機走遍中國》,該書流傳更廣。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