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2

分享

【試讀】史蒂夫.傑克森《絕地追凶:國際「埋豬人」與隱形變態殺手的隔空對決,破譯數十年無解懸案》/方言文化(2020)

絕地追凶:國際「埋豬人」與隱形變態殺手的隔空對決,破譯數十年無解懸案No Stone Unturned: The True Story of the World’s Premier Forensic Investigators
作者: 史蒂夫.傑克森( Steve Jackson)
譯者: 聞翊均
出版社:方言文化
出版日期:2020/01/22
定價:460元
字數: 252,166
書籍連結:博客來金石堂讀墨電子書 

2020-01-27發表於淘之樂多@痞客邦
註:本文為試讀心得,感謝方言文化及金石堂非讀BOOK給予試讀機會。
只看書名會以為這是一本懸疑推理小說,但實際上是一個被稱為「埋豬人」的組織如何透過各種科學技術,協助警方找出被害者屍體,進而將兇手起訴的紀錄。
書中先是提到謀殺案的歷史,再提起鑑識科學的進步有助於警方找尋兇手,然而無論科學技術多進步,難免有些案件仍舊是懸案。其中有許多案件由於找不到被害者的遺體,所以兇手仍舊逍遙法外。國際死亡調查組織的成員來自各個領域,許多領域乍聽之下與犯罪可能相差甚遠,但他們一次又一次運用自己的專業知識,協助警方找到被害者遺體,進而起訴兇手。聽起來這本書的內容好像有點硬,但閱讀起來有點像在看Discovery,只是這是文字版。看著組織成員的調查陷入瓶頸,也會跟著著急,明明有懷疑的目標,但卻因為找不到遺體無法定罪,實在讓人心焦。 
對被害者家屬來說,自己的親人就這樣消失在世界上,不知是死是活,這也是一件十分難受的事情。不過就算找到了遺體,但找不到兇手也同樣令人傷心。悲傷沒有什麼比較級,遇見不幸都令人很難受,若是能找到兇手揭開犯罪真相,進而將他們定罪,也算是對被害者家屬的一點小小交代。
書中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是蜜雪兒.華勒斯案。蜜雪兒失蹤後,警方一直都找不到她的遺體,即使有嫌犯,也無法證明蜜雪兒已經遭遇不測,也無法起訴嫌疑犯。蜜雪兒的失蹤也間接造成母親的死亡,她的母親因為太過悲傷而選擇了自殺,遺言是希望在找到女兒後,能將女兒與自己葬在一起。父親只能自己承受妻子的離去以及女兒下落不明的巨大傷痛。但由於「埋豬人」的介入以及警探鍥而不捨的找尋線索,使得蜜雪兒一案出現了轉機。終於找到了蜜雪兒的遺體,檢方終於起訴了犯人,也調查了許多案子,發現都與犯人有高度的相關。 
不只這個案子的犯人,這本書提到的案例中,許多犯人都以為自己將遺體處理得很好,警方絕對不會找到自己犯罪的證據。所以許多人都沾沾自喜,犯下一樁又一樁的罪,若是沒有國際死亡調查組織的介入,這些人不曉得還要逍遙法外多久,不知道又有多少人要受害。 
逝去的生命永遠不可能重生,但至少找到了真相,能讓被害者家屬們清楚知道自己的家人遭遇了什麼事,而不是只能悲傷的面對著未知。韓劇信號有段台詞這樣說,「那些破獲的案子抓住了嫌犯,了解犯罪動機,家屬知道了家人為什麼、因何故被殺……就算痛苦,但隨著時間過去,總還是能放下。但未能破獲的懸案,不知道我的家人,我愛的人為什麼死了,所以才忘不掉,每天都像活在地獄一樣。」本書中提到該組織成員也說過:「悲傷沒有時效,而真相至關重要。」逝去的生命無法重來,但至少找到了兇手定了罪,總算是遲來的正義,對於受害者家屬來說,也算是一點小小的安慰。

作者簡介
史蒂夫.傑克森(Steve Jackson)
紐約時報暢銷書作家與獲獎新聞工作者。寫作題材涵蓋犯罪紀實、歷史與傳記文學等類型,曾與前紐約地方助理檢察官羅伯特‧K‧坦恩鮑姆,合作撰寫過十六部犯罪驚悚小說。現為獨立出版社WildBlue Press的共同合夥人。 
傑克森在夏威夷與科羅拉多長大,畢業於科羅拉多州立大學新聞系,曾任報社記者二十五年,跑遍全美各地。記者生涯中多次獲得國家級與地區性的寫作與調查報導獎項。一九九八年十月,他的首部犯罪紀實作品《怪物》(Monster)出版,兩週內旋即登上紐約時報暢銷榜。二○○三年,其二戰敘事作品《幸運女士》(Lucky Lady),曾獲科羅拉多書獎的最佳傳記/歷史獎,也是同年上將山謬‧莫里森海軍歷史獎的亞軍作品。 
二○一三年六月,他加入「國際死亡調查組織」(NecroSearch International,即本書主角團隊)的調查隊伍,前往俄國彼爾姆參與羅曼諾夫皇室米哈伊爾大公的遺骸下落調查,並於二○一五年正式成為國際死亡調查組織的一員。 
譯者簡介
聞翊均
專職譯者,現居台南。
熱愛文字、動物、電影。
擅長文學、科普、運動相關翻譯。
#絕地追凶  #試讀心得 
分類:藝文

#此處多為舊文,不定時更新。#心得多會劇透。目前心得主要放在這裡→https://hiyellowduck102.pixnet.net/blog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