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亡命之徒

他搭末班車到離家最遠的火車站下車,下車攔起計程車卻不知道能對計程車司機說能去哪裡,他以為去遠一點的地方就能逃離身邊的一切。當他舊地重遊發現去遠一點的地方,只是更加確認自己無處可去而已。
客運的乘客都用手機打亮臉上的光,車上的影子跟著路燈飛奔,同複性的移動經常喚醒類似的傷感,他使勁將手機的資訊往下滑,即使沒有一件事情需要現在知道,他只是不想知道自己是多麼疲倦。
他安靜把歌唱完,一到家就躲進廁所狂吐,斷斷續續的鼓聲要他握著麥克風,掌聲還在,舞台的人就不准離開,他沒有準備笑話,他知道別人的夜向來比較長。
他沒有想死的念頭,只是偶爾出了酒店,整身的酒味經常讓他在大馬路上想把身體秤一秤。
他沒有多想,只是一碗路邊攤的湯麵,他吃相簡直像亡命之徒。

末班車 火車站 計程車 不知道 地方

窗外一景

#末班車  #火車站  #計程車  #不知道  #地方 
分類:藝文

百無聊賴的眼神,有時總以為能猜到意外的世界,曾經在一些生活裡的不是,經常默許著無法道來的言語。

評論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