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

原創小說---歸途 第五章 開地圖

  
不論過了幾年,崔炎都認為中途島是個既現實又不現實的地方,它有著正常的晝夜變化與四季變化,比如說現在,一月的天氣平均溫度在四、五左右,夜晚和凌晨可能降到零下飄點小雪。同時,這時出現的『天罰』就有可能會是暴風雪之類的寒冷氣象,但絕不會出現高溫氣象的情況,倒是夏天,時不時會出現類似於颱風的暴雨與水災。但要說這裡現實嘛,現實世界上除了神話傳說外大概真不會出現像奇美拉、骷髏兵、雪人等奇妙的生物吧。
七年下來,崔炎自認為自己成長了不少,至少不像過去的自己怕針、怕血、怕蟲子了,但即便如此,仍然還有些東西是克服不了的,比如怕黑怕鬼,以及當下崔炎面臨的重要考驗:冷。
要說體虛還遠遠不到,但崔炎從小就很怕冷,倒是挺耐高溫。吳翔從以前就愛開玩笑說這一定是名字惹的禍,等哪天回到現實世界了,首要之事就要先去改名,改叫崔冰冰說不定就不怕冷了,惹的崔炎直翻白眼,說我才不要和你家小隊員重名咧。
崔炎此時萬分慶幸自己選擇了一個人坐在運貨馬車裡擔任護衛而不是和其他人一起坐在大馬車內。運貨馬車雖然相較之下沒那麼舒服,但在獨處的情況下崔炎總算是可以不顧旁人目光與隊長形象,用毛毯把自己裹成一條冬眠的毛毛蟲了。
「這種天氣真是苦了駕駛馬車的人了,晚餐給他們加點料吧。」崔炎碎碎念到,「阿斯~好冷…」隨後便將毛毯裹得更緊,倒在一旁蠕動了兩下。
崔炎怕冷這事還真沒多少人知道,為保持隊長形象,本人似乎也不想讓其他人知道。在這一次開地圖隊伍啟程前,光輝騎士團的隊員們還一邊指責鴞怎麼讓隊長去擔任運貨護衛一職,一邊誇獎崔炎作為隊長事必躬親的態度。對於這些崔炎沒有太多想法,倒是苦了溫言,拗不過崔炎,他也只能苦笑地在光輝騎士團眾人指責的目光下送自家隊長上了運貨馬車,順道多塞了幾條毛毯和保暖衣物進去。
今天已經是他們出發的第二天傍晚了,坐了整整兩天車,預計天完全暗之前便可以抵達A-5區域的邊界。「希望今天能抵達阿,大不了天黑了繼續趕路」崔炎想到。畢竟有自己這個操火術異能者在,基本等同於有個攜帶式路燈了。話說如果生個火取暖…?目光掃了掃滿車的易燃物品,崔炎嘆了口氣,放棄了這個想法。
「得找點事做轉移注意力阿…」崔炎(毛毛蟲ver.)嘆了一口氣。
裹了裹毛毯的動作伴隨了一聲金屬撞擊聲,崔炎低頭一看,看到了白安歌在出發前給她的短劍。
「所以為啥要給我阿…?我又不用短劍…」
短劍約75公分長,呈現淡淡的綠色。崔炎拿在手上輕巧的把玩著,敲了敲劍鞘說道:「你這小東西可是花了我一萬二銀幣阿。來,說吧,你有啥特別之處?要知道吳老師的愛劍才花他八千銀幣呢。」
當然短劍是不會回話的,崔炎重新仔細觀察了一下劍刃,短劍看起來並沒有被好好保養,別說劍身上那點鐵鏽,連劍刃都不那麼鋒利了,看來這趟回去後還得拿去店裡保養,不知道店長又要給這把劍取什麼名字了。雖說給自己的武器取名似乎有點羞恥,但這大概是武器製造者最後的倔強了吧。想想歷史上所記載的名刀各個都有自己的名字,給自己使用的愛劍取名sapphire好像也沒那麼難以接受了。
崔炎的愛用劍是把全長約115公分的混用劍,過長的健身別再小身版的崔炎身上看起還還有點好笑,像是偷偷拿大人的物品來玩耍的小孩子一樣。不過好用才是重點,兜兜轉轉也使用了近五年,sapphire一直是用得最順手的。這也是她極度懷疑為何白安歌要給她一把短劍的原因,不是不會用,就是不順手。
「我可是超~極厲害的喔!有我在,火火你就一定可以戰無不勝的~~」崔炎捏著嗓子用假音說到,嘆了口氣「要是你可以這樣和我說說話就好了,好歹給我點提示吧。現在這個情況我是帶著嫌麻煩但又不敢丟著生灰阿。」
無聊之下只好又把頭埋進毛毯裡裹著,「我還是在睡一會兒好了…嘶…真的好冷…」
「先紮營,」樊興點了點頭,「大家長途跋涉也累了,先吃點東西充飢。晚些時間你帶幾個人先看看周圍吧,至少這區看似挺正常的。先不進去在外紮營也很安全。」
「毛毯夠嗎?」溫言看到她跑來問道。
「勉強吧。反正我怕冷這點是沒救了,湊合湊合吧,感謝你的毛毯啦。」回頭看了看樊興,「先紮營?天色也暗了,現在直接闖進去不安全。」
  「ok,對了,給駕駛馬車的人晚餐加點料吧,這兩天在這種天氣也無法在車裡避寒真是辛苦他們了。」
兩隊長達成共識後便開始指揮手下的人開始紮營,在場的人也都是訓練有素的隊員,不一會兒便簡單的搭起帳棚並找的先乾柴準備生火。崔炎也不吝嗇於使用自己的異能,輕而易舉地把幾堆乾木柴都點燃了。樊興點了點乾糧的數量,讓底下的人把食物都分了。
篝火升起,分到食物的眾人圍著火焰取暖並吃著晚餐。鴞與光輝騎士團的多次合作讓兩組人馬都知根知底,也不分是哪邊的隊員了,一群一群的坐下便聊了起來,輕鬆的氣氛讓人一時難以聯想這些人明天就要賭上自己的生命,衝進完全未知的領域戰鬥,而更像是相約一起露營的友人的一次篝火晚宴罷了。戰鬥是工作、是日常,傷春悲秋或是借酒澆愁都不是他們的作風。如果明天可能丟了性命,那就更該享受當下的時間,即使只是和夥伴們聊聊家常也好。
褚清夏端著罐頭湯在火堆旁蹲著,雖然周圍的人們看似輕鬆自在,但他可完全不。這可是他第一次成為隨隊醫師到達前線,而且第一次就被委以重任,光是想想胃就開始疼了,不對,頭也好疼…我是不是不應該出現在這裡啊…要是拖了後腿怎辦…
「你已經深情款款地盯著湯五分鐘了。」忽然一個聲音從褚清夏身後響起,嚇得他下意識地把手裡的東西一丟站起來行禮。聲音的主人,另一位隨隊醫師馮司安和前來查看狀況的樊興顯然也被他的反應嚇愣了,還好樊興反應快速的利用操風樹將罐頭捲起放回褚清夏手中。他拍了拍褚清夏的肩膀,示意他可以放輕鬆點,兩人便也圍著篝火坐了下來。
「褚哥你平時不是挺冷靜的嗎?為啥一出新手村就變的神經兮兮的阿…」聽完褚清夏的煩惱,馮司安小聲地吐槽。
馮司安年紀輕輕卻是醫療公會長老級的人物,與醫療公會會長于磊同屬於第五批來到中途島的人,不過年紀卻比多數工會成員小的多,再來到這裡前甚至連醫學系的學業都還未完成。這也是他比起當會長更願意當個隨隊醫師在外面跑的原因之一,「管理一批年紀比自己大的人的壓力我可承擔不起,你當每個人都是崔小隊長阿。」丟下這句話後便毫不留情地把所有行政工作丟給于磊,成天和開荒隊到處逍遙,東跑跑西跑跑,好不快活。
「小馮阿,作為第一次隨隊,我這種反應才是正常的…」褚清夏默默為自己正名。
「一回生二回熟,我相信褚哥很快就會習慣的。」馮司安說道,「我自己也是半個戰力渣渣了,還不是有驚無險地當了這麼久的隨隊醫師了?所以說褚哥你甭擔心,我們只要做好自己的專業工作就好了。」
「恐懼是本能阿,這也不是說不害怕就能不害怕的事情。」褚清夏為自己辯駁。「小馮你有什麼錦囊妙計能分享嗎?」
「雖然有些紙上談兵,但我倒可以和你分享幾個方法。」開口的不是馮司安,而是坐在一旁默默聽兩人聊天的樊興。
「呃…樊隊。」褚清夏嚇了一跳,連忙端坐起來。
「怎麼了,不願意聽聽?」
「不不不…洗耳恭聽!」
這反映真有趣,樊興輕笑。
「恐懼很多時候都來自未知的事物,比如想到明天的攻堅可能會失敗,或是在不知道的地方是否存在著危險,這些未知使人恐懼與緊張,這是必然的。一旦把心思放在這些不可控的未來上,就容易擾亂了心神。」
「所以這時候應該考慮的,就是那些『明確的』、『可控的』存在。我在這裡給你三個關鍵詞吧。」
「『現在』、『這裡』、『自己』。」
「考慮『現在』、『這裡』的情勢,藉由思考這些已知的信息讓大腦從恐懼中脫離出來,在此基礎上,再去想『自己』所能做到的事情。」
「思考完這三個關鍵字外,還有個最重要的步驟:行動。將你所想的付諸行動,這是最重要的步驟,不如說,你前頭所有的思考都是為了『行動』這一步所做的準備。第一步總是最艱難的,跨出第一步後,自然會接上後續的第二步、第三步。」
「其實到頭來,幾乎所有的恐懼的本質就只是妄想罷了。」
褚清夏聽得一愣一愣的。樊興拍了拍他的肩後站起身,「你選擇來到這裡就已經踏出了第一步,我相信你的表現。今天早點休息,明天就拜託了。」
東方天空泛起了魚肚白,修整一晚的眾人迎來了第二天的清晨。眾人簡單的收拾帳篷啃著早餐麵包。同時在一旁,鴞和光輝騎士團的正副隊長已經開始為攻堅做準備。
「我先上去探探路,如果一整區都是森林,就先燒了看看。」崔炎下了決定,「架設神棍大哥說的沒錯,那麻煩的就只是植物,燒了吧。就是今天沒什麼風,得借助樊隊的操風術了,不然不好燒阿。」當然假設一定會成立,「占卜」異能者所占卜到一定準確,這點是無庸置疑的。
「容我提醒,崔隊,這裡是一大片森林,說危險『只是』植物有些不太準確,畢竟這裡最不缺的,就是樹了。」樊興的副手,簡夏羅,無奈指出。
崔炎不置可否,發動了異能獸化變成了隻貓頭鷹。一展翅,噗騰噗騰拍動翅膀向天空飛去。
往下一看,青綠色的樹木覆蓋了整個區域,就像一整片綠色的海洋,枝葉茂密的從上空俯視完全無法看到地面。而鑒於這格世界奇妙的法則,這一大片森林就像被無形的牆壁圍住,在A-5區域的邊緣被硬生生的截斷了發展,在A-5還是茂密的森林,到昨晚紮營的相鄰B-5區域頓時就變成了草原。
A-5乍看之下是片普通的森林,可是崔炎卻越看越覺得有種說不出的詭異。整片森林就像海浪一般隨風搖擺,整座森林就像是有生命一般在呼吸,一拍一拍的擺動。還有…太安靜了,整座森林除了樹枝拍打的沙沙聲音之外死寂的可怕,沒有任何一丁點的蟲鳴鳥叫,就好像除了這些樹木外,所有的生物都死絕了。
「都起雞皮疙瘩了…」崔炎想到,「不對,我現在是貓頭鷹型態…貓頭鷹會起雞皮疙瘩嗎?好像不會?」
[好像重點誤了呢…崔火火…]
「不對…風?」崔炎忽然一驚,發掘到奇怪之處。風…?今天不是沒有風嗎?那現在在他腳下擺動的樹木,這又是怎麼一回事?
作者的話:
結果一流水帳,這一章居然還沒開始打鬥…我的鍋…我錯了。
在此給大家附一下我自己對於崔炎武器的想像,我在大家的武器上想了很多,雖然有異能,但畢竟不是所有異能都是直接戰鬥類型,所以還是必須使用武器的。從以前冷兵器一直都是我的心頭愛,所以在每個人的武器上下了點功夫。
首先是崔炎喜歡用的混用劍sapphire大概是這樣
原創小說 奇幻 超能力 群像劇
有比較長的劍柄,劍身也比較寬的雙刃劍。顏色挑了我覺得很漂亮的藍色。這種劍加上劍柄有超過100公分,而我個人對崔炎這個角色的想像身高其實不高,大概才150到155而已,所以混用劍不是別在腰上的,而是背在背後的。[放在腰間走路大概會拖地]
而我們白神棍送給火火的短劍長這樣
原創小說 奇幻 超能力 群像劇
雖然較短劍但還加劍柄還是有75公分長度。對火火來說手感和她平常用的差的多了,結果還被坑了不少錢,果然是最不想見到的幾人之一呢~
最後是崔炎(貓頭鷹ver.)
原創小說 奇幻 超能力 群像劇
 品種是鵰鴞,原本想設定成雪鴞的,畢竟純白羽毛的貓頭鷹很漂亮嘛,想想了想崔炎那麼怕冷,設定成雪鴞好像不太對。沒事!我家女兒永遠是最漂亮的~
#原創小說  #奇幻  #超能力  #群像劇 
分類:藝文

小說練筆中,隨心寫寫,拍打餵食皆可~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