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0112,夢

我上了五樓
跟著邦和一群人加上我五個
我是負責看守門的 
我在門口聽見他們正在討論怎麼處理一個陌生人
那個陌生人是個男性,頭髮有點長,有燙過的那種微微捲 
幫他們先把他灌醉
之後決定用小刀把他們的頭割下來 
此時我站在門口,但是站的角度只要回頭張望
就會看見那個被灌醉的人正躺在床上
然後邦他們一群人在那個陌生男子的身邊 
這時有熟人上五樓來,
我嚇死了!趕緊亂編理由說那個人不在家
結果當我打發不速之客之後,一回頭
卻看見那個人正被邦拿著刀子慢慢的割畫他的脖子頸喉 
血就這樣慢慢的流下來
流得超多超多超多的,他們甚至去拿一個水桶來接住
他的脖子幾乎要斷掉了!可是他還沒有死去,咽咽一息....
邦就把那個人轉向背面繼續割他的頸部 
那個血一滴都沒有滴落
全部沾滿了床單,全部流進水桶裏
但是卻不斷的從脖子湧出鮮紅色 
我怎麼也忘不掉..... 
多日過去...還是好駭人的夢! 
分類:日記

單純的信仰是高貴的。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