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小說·午時三刻】-第八章 信使的秘密

午時三刻 奇幻小說 異世界小說 推理小說 原創
我隨意地騎著車本想到處轉轉,一開始還以為會迷路,所以想先找人問個路,卻發現我騎到一段錯誤的路時,籃子中的小白會汪個幾聲,並用尾巴幫我指向另外一條路,似乎冥冥之中知道我要去的位置一般。
真的是非常有靈性的多功能小白。
最後,我來到一座廣闊的花園之前,這裡應該算是來到地府中最生機盎然的一處,有奼紫焉紅的花,還有許多綠植,空氣中還瀰漫著淡淡的香氣,仔細一看花圃的正中央疊滿了紙張,占了一大部分面積,層層堆疊的高度從遠處看起來,應該也快要三層樓的高度了,數量相當可觀,我猜這大概就是明天需要派送給黑白無常的死亡名單了吧。
比較奇怪的是從外面都沒看到任何一位信使,或有人工作的痕跡。
我在入口處先停下車,收起小白,想先進去找找信使們,結果身體才剛要踩過門檻,腳的前方沒看到任何物品卻像踢到了一面硬牆,接著產生劇痛,還有微微地讓我的魂體都產生麻痺的電流,我猜測這種防護也許跟闖入的力道有關,便試著伸手向前方輕摸,真的能觸碰一面透明的牆壁,但依然阻隔著我進去。
好吧…果然不是隨隨便便就會讓人進去的地方。
「有人嗎?」我試圖引起裡面的人注意便叫喊道。
後面傳來一聲熟悉女孩的聲音說道:
「是你阿?我記得你是新來的調查員?我帶你進去吧。」
回頭一望,原來是我那天昏倒前最後記憶中的聲音,一看名牌,正是離歌。
「離歌,嗯…我是珞珞,也是你的鄰居,請多指教。我想調查一些你們信使相關工作的問題才來的,順便也可以看看實際運作的情況。」我解釋道。
「沒問題,我知道你是誰的,進來吧。」她說完便用名牌俐落地劃過牆阻隔的位置,又念了一串密語,模模糊糊地我大概聽到了最後的幾個發音,聽著像是馬薩利之類的,也許她念的是傳說中的天語也說不定。
說完密語後,她便能穿透過隱形的阻隔了,我趕緊也跟著她進去,才剛進去背後就傳來滋滋的電流通過的聲音,牆壁應該又形成了。
原本的花園成了密密麻麻的辦公桌,許多的信使正在工作,黑壓壓的一片,還有些人在搬運紙張,桌前會各有一名信使在按桌邊所寫的地區做分類,迅速地用筆做紀錄和核實,只有方才在花圃正中央看到那些堆得高高的死亡名單位置是差不多的,但擺放的位置和型態卻略有差異。
我好奇地問離歌:「這中央的資料是明天要分配給黑白無常的名單嗎?」
「是阿,你第一次來就知道了呀。」離歌親切地對我笑笑,臉頰旁酒窩甜甜地浮現。
「我是猜的。不過我剛剛在外面到紙張堆疊的景象卻和進來看到的不同呢,這是怎麼一回事啊?」我又問。
「喔對,外面看到的便是假的幻像。這是我們對付陌生、懷有惡意,或是硬要闖入的遊魂所設的陷阱,據說是蘇煥先生前天跟宗佑有天在小鎮遇到時所說的建議,知道這件事的就只有信使們和蘇先生而已,其他外部人員都不知情,希望能引誘想竄改名單的外來者上鉤,硬闖牆壁的話,其中電流便會麻痺魂魄,讓壞人無法動彈,不過到現在都沒人上當就是了。」離歌說道。
「蘇煥還沒來找過你們,就提了個建議?」我說著,帶著些微抱怨的語氣。
「是阿。呵呵…原來你也不喜歡嚴肅、愛嘲諷別人的人啊,他還說我就是魚腦,記憶力差呢,我上輩子只是個打工仔啊,是要要求我智商180嗎?」離歌笑得更燦爛了。
這言下之意,大概離歌和我一樣都不喜歡被說是沒腦子的人,也許只有那些有受虐人格的會喜歡被說吧,於是就這樣令人愉快地花了幾分鐘就確認我們是同盟了,還有,她稱呼蘇先生跟稱呼宗佑的差別待遇也太好玩了。
咳咳…言歸正傳。
「原來這兩天還是出事,卻沒有人觸碰陷阱,所以這件事你覺得能完全排除外部人所做的嗎?就你看來,信使比較多跟名單在一起的時間可能會…」我說了一半,離歌立刻打岔,並靠到我耳邊小聲說:
「其實我覺得就是這蘇煥先生做的…」
「嗄?」我忍不住吃驚大叫道,誰會懷疑調查案件的leader?
周邊有些正在工作的信使抬頭怒視我,我的聲音有點大,吵到他們整理資料。
「不,等等…你怎麼這麼肯定是蘇煥做的?」我壓低聲音問離歌。
「我就是有預感,之前聽到他跟宗佑說要設計陷阱抓壞人時我就懷疑他了,因為設了好幾天了還是冤死了很多人,還是沒抓到半個人,我聽說一位還是死在午時三刻吧?都已經這麼嚴重了,他都沒提出其他對策你不覺得怪嗎?」離歌答道。
「阿,你這樣說也是,但…」我正要說下去,離歌又插話道:
「沒錯,而且你想想,有沒有可能他就是犯人,所以為了排除自己的嫌疑才叫我們設這種沒用的陷阱。」
為了排除蘇煥的嫌疑,我趕緊接著說:
「我先說,其實蘇煥也是冤死的受害者之一,他難道能自己害自己?更何況在他之前還有一名受害者呢,不可能吧。而且排除嫌疑這種事情要是在陷阱有抓到犯人之後才算吧,這一直以來都沒人被抓到,其實大家都是嫌疑人啊。」
「喔,原來有這回事…有點道理,抱歉阿,我比蘇先生還更之後來的,我不知道他也是被害的…」離歌深深思索著,又說:
「有沒有可能是其實這是兩起事件呢?之前是一個人做的,但之後應該是另外一個人,你想想,在午時三刻冤死的人只有發生最後一次,太奇怪了,做案手法顯然不同以往阿,例如可能蘇先生因自己冤死另有隱情,所以展開報復,陷害那些…」
離歌的話瞬間點醒了我。
「天啊,你說的對!你真是個天才,我的確沒特別想到,做案方式的確變了,這非常不對勁,似乎兇手一開始並不知道可以利用午時三刻去作案,中間一定有出現轉折。」我有些激動但小聲地說。
「對吧,所以蘇煥他…」離歌又說。
離歌還是懷疑蘇煥啊,哈哈,蘇大大真是做人失敗。
「對蘇煥是犯人這件事我還是採保留態度啦。」我笑道。
「喔…」離歌很失望地嘆道。
我們又一一看著信使工作的情況,繞了園內一圈後,我還是想先確認信使的訊息。
「那,信使運送途中不會遇到其他人吧?而且在這裡工作的信使也有充足作案時間,因為長時間在桌前整理資料吧?」我懷疑地問。
「呃…是有可能遇到其他人吧,你這麼一說,我們信使在這裡內部工作時也是有可能做的吧,我這倒是沒想過…」離歌眼睛眨了眨,有些抱歉地摸了摸頭。
我心裡總覺得有些不對勁,對於離歌的反應、不停轉移話題、試圖引導我不要懷疑信使們,而是不相關的人…
不…從進來信使工作的地方便覺得怪怪的了,我總有種第六感察覺周圍有雙眼睛正全程注視著我,像是兇手在背後的嘲笑一般,毛骨悚然地爬上心頭。
說真的,離歌一定知道了什麼才對,剛剛還摸了頭髮,甚至有稍微觸碰耳朵,心理上若緊張,人會去觸碰身體較為冰涼的末梢部位,這樣的暗示…她究竟是突然緊張了什麼?她又是有什麼問題呢?
「離歌,」我試圖旁敲側擊說道:
「其實我早就發現你知道了,所以才問你,你現在有機會選擇坦白。」
離歌的眼忽然鎮定地看我的雙眼。
看到她一下緊張,一下又突然反常鎮靜,果然有什麼。
「你才什麼都沒發現吧,我根本不懂你在說什麼,還有你懷疑信使,就是有可能在懷疑我,所以我剛剛才會有些失態,請不要過度解讀我的肢體語言。」
我吃驚地看向她,她強硬、迅速的應對不像是單純的打工仔,那一瞬間有些可怕。

「唉!是離歌和珞珞姊?」
這時,宗佑的聲音從旁傳來,打破我和離歌之間的僵局。
#午時三刻  #奇幻小說  #異世界小說  #推理小說  #原創 
分類:藝文

又是想潛入NASA的一天...

評論
上一篇
  • 【小說·午時三刻】-第七章 小芍
  • 下一篇
  • 【小說·午時三刻】-第九章 責難來襲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