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三種人生

 
前幾天重看了胡軍版的天龍八部連續劇,腦中一直響起主題曲王菲唱的歌詞:人生一個癡,一個苦,原來愛比恨更難寬恕。
無疑的,這是金庸所寫的,極為沉重的悲劇小說。但仔細品味這部小說,又不止是悲劇這樣簡單。
簡而言之,天龍八部小說,有三個面向,第一個是段譽。段譽所處的大理國,民風純樸,君主仁善,百姓好客,就算是雲南大理的黑道人物,如鍾萬仇,秦紅棉,甘寶寶等,也是直接了當,愛恨分明,沒有太多的笑裡藏刀,陰謀詭計。
段譽所處的大理國,筆者覺得是比喻人的少年階段,天真爛漫,想哭就哭,想笑就笑,天塌了有父母師長頂著的快樂年少。
而天龍八部的第二個面向是喬峰,喬峰所處的宋朝中原,是天下的中心,人際關係複雜,利益糾葛,人心時善時惡,善惡交織,種種陰謀詭詐,狼子野心,讓人防不勝防。
雖然喬峰是中原的人中之龍,武功,智謀,人品道德,都不做二人想,但喬峰這樣的人中之龍,卻飽受陰謀家慕容氏,各方奸雄,魔女般的馬夫人等,一再的折磨與陷害。
筆者覺得喬峰所處的中原環境,比喻的是人的中年時期,工作的壓力,職場小人,金融風暴,經濟不景氣等,一再的讓奮鬥的中年人生,受到各種挑戰與折磨,但喬峰再被陷害時,屢獲貴人協助,如段譽,虛竹等,這是比喻人的中年時期,雖然有阻力與折磨,卻也有貴人相助與朋友相挺。
天龍八部的第三的面向是虛竹,虛竹受佛法薰陶深厚,面對天山童姥和李秋水,那種貪嗔癡深重,近似於變態的魔頭,仍能保持自己人性的純淨與純真,而再天山童姥和李秋水為感情,互相報復而死時,以他的佛法智慧,解開了兩人的人格變態之謎,原來兩個女魔頭之所以那麼壞,是來自於貪心與嗔怒太過深重,以致人格變態,而女魔頭李秋水,在死前後悔一生所做報復別人˙的行為,講出一句:師姐,你和我一生都枉做小人了,也讓虛竹感受到,人之將死,其言也善,更證實了佛祖所說的人人皆有佛性光明的道理。
之後虛竹統領靈鳩宮等一干狠戾的江湖人物,用寬容大度與慈悲,來讓靈鳩宮門人化惡為善,並為救喬峰阻止宋遼戰爭做出貢獻。
筆者覺得,虛竹代表的是人生老年的階段,老年時智慧已圓熟,對人世間的利益爭鬥,情愛糾纏,都比較看得淡,看得破,老年的階段和佛法是比較相應的,退可以修身養性,逍遙自在,進可以指引迷途的年輕人,參與慈善團體,對社會公益作出貢獻,就像虛竹將靈鳩宮門人化惡為善,並率領靈鳩宮門人阻止宋遼戰爭,拯救百姓一般。
這篇文章只是筆者對天龍八部這部小說,一種比較偏狹的一種解釋,
有錯誤脫落之處,還請各位海涵。
#天龍八部  #雲南  #大理  #中原  #天山 
分類:影劇

評論
上一篇
  • 不合格律,隨便寫寫
  • 下一篇
  • 文弱的身影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