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整個宇宙都在完成我的渴望

  這麼說來真的很神奇,是想望的力量嗎?最近在看〈徬徨少年時〉,德密安用他的渴望,日子漸走,他便可以遇見辛克萊、靠近辛克萊。「當你真心渴望追求某種事物的話,整個宇宙都會聯合起來幫你完成。」(牧羊少年奇幻之旅)
  前幾篇都有提到的,一個我很欣賞的,甲組排球體保生慕二。今天又來打球了,還約我吃晚餐!
  這真的很不可思議。四點多,因為後場打得很不好,我一個人換到前場來報隊。我就在想,慕二會不會來,他說他假日都會來的,然後掃射整個球場,沒有,再仔細看一次,還是沒有。他那麼高,一定一眼就看出來的。我內心很希望他出現,會不會來?會不會來?
  五點多,我當時貼了另一隊初學的男生。餘光一瞥,頓時眼睛一亮,就是他,他從操場那邊走過來,他真的出現了。特別高的身子,冷冷的表情,短褲配上黝黑的大長腿。有些人跟他很相似,卻沒有一個人是他的樣子(跟遇到周的時候很像,總是有很多她的影子)。他看了我們的場幾眼,就一個人去男網旁邊打遊戲。我就這樣邊打球,邊看著他打遊戲。天色漸暗,他沒有要打球的意思啊?最後天都要黑了,我們這邊缺兩個人,他走過來想加,遲了一步(我看見同隊的隊友看見他有點傻眼,可能想說「太強了吧,這樣好嗎?」之類的)。被拒絕後,他索性就盤腿坐在女網旁,繼續打他的遊戲。我就想,他這是什麼意思,沒球打還待在這幹嘛?等朋友嗎?等,我嗎?總之今天扣球爛爆了,果然沒有天天過年的呀。
  最後天黑到球都看不清。結束之後,我見他往男網走去,「還是各自回家了呀」有些遺憾地這樣想。我換了鞋、收拾好水壺和球之後,在朦朧的燈光下,見到他走來。我向前問他「你都沒有打球呀?」又跟他寒暄了幾句。他問我要不要吃晚餐,我想都沒想就答應了,這根本就照著我心裡的劇本在走啊,連考慮的餘地都沒有。真是too good to be true, can't take my eyes off you。跟他走在入夜的校園裡,討論未果的晚餐選項,長得太高有些話甚至聽不清;最後吃了三媽,忘記他的大長腿根本放不下(平時難以想像的困擾)。不到相談甚歡,但真的是個很可愛的男孩子。說的內容就化做祕密吧(不過根本沒有什麼特別的)。
  他怎麼會約我呢?是不是因為我強烈的渴望呢?哪有那麼神奇的事。
分類:日記

  寫一些非常雜的東西,一天發生的事,照時間序寫下來的。有文不對題的毛病、語序混亂的問題。

評論
上一篇
  • 陽光明媚的大溪老街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