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誤入歧途的求職路 (III)

以下的陳述,不是發生在我身上,而是聽其他同事轉述的,姑且不論其真實性,看完整段文章,你應該真的認為「協會」可以叫做「邪會」了。
我剛加入時,已經有耳聞前同事在加入協會不久,即受到了教授的「青睞」。教授三番兩次的明示暗示,涉世未深的年輕女孩也明白教授的意圖,也就是藉由「權勢」要求年輕的女同仁交往。女同事索性不來上班,連東西也不拿走,感覺不趕再踏入這辦公室。根據她的說法,教授已經用LINE發動連環攻擊,而女生也明確回覆 - 『你兒子都和我一樣大了』來拒絕。然而顯然教授死纏爛打的功夫了得,讓女生只能採取不告而別的消失。
然而,還有更駭人聽聞,發生在更早之前。據說教授帶著女同事出差大陸,在晚上飯店敲了她的房間門,害女生不敢出來,害怕到一大早坐著飛機趕緊離開,當然她也是連離職手續都沒辦就直接消失了。更有另一名男特助,陪著教授出差,也驚訝地發現教授使用
而在我服務的任內,沒有受到騷擾的原因,完全是教授個人的僻好-  年輕,最好剛出社會,對年長的人有崇拜之心。以上這三點我完全沒有,因此我完全沒有困擾,但身在這樣的老闆身邊,總覺得良心不安啊。
而老闆也絲毫沒有想遮掩的慾望,公開地請大家幫他介紹女友,而且也頗自豪曾經追求過某中天女主播,或者認識某個女明星的媽媽要介紹女兒給他。某天西洋情人節,我們陪著他到處找90%的巧克力,只為了當天讓追求中的女生開心,當然教授的行為我們在心裡都把他當笑話。
走筆至此,每每聽到仍有 #房思琪、「伴恭室」這類的新聞,仍有深深的感觸,不僅東方文化,連西方前幾年發生#MeToo運動,都叫我不敢相信,即使是女權高漲的歐美,一樣未能阻斷這樣的事情發生,我們仍有好長一段路要走。
#巧克力  #大陸  #同事  #真實性  #文章 
分類:職場

多年前想當文青不成,到中年才緊握追夢的權利。曾衝動地離職一年當freelancer,獲得自我的鼓舞,但附贈見底的阮囊。2020,一個充滿惶恐與不安的年,開始寫Blog,期許這一扇窗,可開啟塵封的記憶,更是把希望引進來的一束陽光,照耀著、閃動著。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