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2

分享

人間│入夢-1

  

  『春風料峭,我來此人間走一遭,管不了太多地厚天高,萬千情緒奔走相告,看不破這世俗塵囂。』
  『餘時,你擾我清夢。兜兜轉轉八十一難。』

  有生之年,自在學時期打工搬磚開始,直到真正出社會,進入職場,我始終未曾逃離情緒綁架的魔掌。
  先前敘述過人情,老一輩都重視『人情』。
  但『情緒』簡直可說是任何時刻如影隨形。

  懵懂無知的年紀離自己遠去的同時,意味著將承受更多。
  世界紛繁複雜,人性又是多了一層的難以琢磨,無論際遇如何,經歷到後來,對於眼前所見、所經歷,我腦海中閃過一句話。
  明知何事即將發生,但無可避免。
  所謂負面『情緒』,它帶有強大磁場,夾帶惡性循環席捲而來。
  所經之處方圓百里無一倖免。
  它的渲染力不可小覷,畢竟我可是親眼見識過其威能。
  不分青紅皂白責罵、抹黑、抱怨。像瘋狗般,真的是用瘋狗形容不為過,徹底體會到情緒綁架的最高境界。

  不過正因為見過驚世駭俗的場面,因此當換個環境被噴爆時,我早已毫無知覺了,甚至可以說是麻木、無感。

  畢竟可是被兩位不同的人在情緒暴怒當下問了同樣一句話:『難道你看到眼前這個狀況,一點感覺都沒有嗎!?你都這樣無動於衷嗎?』

  而我彷彿置身事外的模樣,每每總令當事人更加火冒三丈。

  無論到哪,人永遠自持在自我立場為自己說話。
  為自己辯述,並且一再重複,抑或為自己開脫。
  會用任何說法渲染,綁住自己,也綁住他人。

  犯到己身的他人言行,猶如刻骨仇恨,記憶猶新、念念不忘。
  各個訴盡衷腸,憤慨不已。

  倘若途中犯下任何一丁點過失,得罪對方一次,便永不得翻身。

  解釋與抱怨,落淚訴苦,眼底怨恨、事後算計、晦暗苦澀,以及各種難聽至極的言語摻雜,相互影響,如漣漪般濺起,接二連三地掀起驚滔駭浪。

  眼前所見,只有炙热又沸騰的情緒在激盪。

  無論到哪,不知不覺,當我做出任何選擇,將被扣上各種標籤。
  無論到哪,始終被夾在中間,有口難言。

  『你剛剛親眼看到了,你聽得懂我們說的那些話嗎?』
  『你覺得,我說的對不對?』
  『你認為我講那樣有錯嗎?她一直針對我。』
  『她即使跟我道歉,我永遠也不會原諒她!因為她當眾洗我的臉。』


  你們希望我說些什麼呢?
  無論身於哪個環境,要始終保持清譽是困難的。
  要看清每個環節是需要時間的。

  畢竟,再簡單不過的言詞都能被拿來大做文章。

  適逢其時,數次非同小可的嚴重事態,我總是作為在場的見證者。
  或者唯一。

  親眼所見事情始末,注視著最後付出代價的人。
  每個人自持的立場我最清楚不過,但我能如何呢?

  終歸一日,我也會被這樣對待嗎?
  那,會是哪個角色?

  恍若借鏡,記取的並非教訓,而是防不勝防。
  人與人的關係是多麼脆弱啊。且不論人,現實生活中的各種人事物,縱使再如何矜持不苟,但凡事終究無法如人所願地平穩順遂,依舊無比跌宕起伏。 
  數年來,錯綜複雜的事件當中,不斷地被情緒綁架,在綁架過程裡,我只是那個受到感動,而也發自肺腑想去感動他人的人。
  無數次想掙脫卻掙脫不得,反而深陷其中。不自覺地,周身的繩索早已將自己緊縛住,綑綁套牢,插翅難飛。

  誰都不曉得後續發展會如何。為避免衝突,因此總是寡言少語。
  可看似單純,但是真的純一不染嗎?
  彷彿命運的惡作劇般,總是被頂到了風口浪尖上。
  
  我們皆無法改變他人想法,那並非自身能掌控。貌似如何言說,都會是理由或藉口。

  誤會始終很深,可我連澄清的機會皆是這般渺茫,孤立無助。
  為自己辯白,共同點無從知曉能否對上,對方能否理解又是另一回事。
  加上思辨無比複雜,數次下來的誤會,我皆得耗費極大的精神力去解釋。

  如果沒有這麼多的撲朔迷離、風蹫雲詭,是否就會少一點負擔呢。


  只能說,有口莫辨,太無奈了。

  倘若從未離開,一樣繼續愁腸百結。
  縱有萬般逃避,曾是安身之所。恍若昔日,已物事人非,令人百感交集。
  事已至此,全然逃不過一句人生若只如初見。
  若有當初那般美好,豈會有今日之局?
  這流逝沖散的時間啊,這人啊,它是無形的,它如水,難以捉摸。
  雙手捧起,撈起它,再度從你指縫間溜走。人呢,永遠是最複雜的。
  做不到最真實的自己,總是掩藏內心的同時,現實層面亦同於在麻痺自己。和他人訴說的同時,也是在對自己說謊。

  畢竟自己同樣免俗不了抱怨,最終不過平常心,隨波逐流。

  這變幻莫測的人生,世間總是瞬息萬變,無法預料下一刻會發生什麼。
#人間  #地厚天高 
分類:日記

人生吧,是場修行。永遠沒有熬出頭一說。學會苦中作樂,經受得住波折。方向是逐漸出現的。https://www.facebook.com/Xuanchangxun/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