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極短篇小說,米漿

 陳舜自從警察局長的職務退休之後,神智狀況就每況愈下。
        常常背著孫子的小學書包,說要到學校上學。看到導護老師舉著竹竿,學童在竹竿後嘻笑著過馬路,陳舜也夾在小孩之中過馬路,導護老師笑著問他,你是小學生嗎?怎麼和他們一起過馬路,陳舜的老臉一派天真的說,對啊,我今年一年級。
       陳舜的兒女知道,父親顯然是失智了,帶陳舜到大醫院治療,還給他身上別上電腦網路追蹤器。
       但治療顯然沒有效,陳舜還是背著小學生書包,一天到晚往外跑,說要去『上學』。
       有次,陳舜出去一天一夜沒回來,電腦網路追蹤器也搜尋不到他。警方,里長,社工找得人仰馬翻,終於在外縣市的桃園八德,一家燒餅豆漿店找到他,當時他正悠閒的喝著米漿,身上也沒背小學生書包。
        警察和里長上前詢問,被陳舜用警察局長的嚴肅口吻訓斥一頓。兒女們驚訝著問陳舜,阿爸,你沒失智,正常了嗎?
        陳舜說,他小時侯其實很軟弱,是個很需要人保護,粘大人的小孩,小時侯他最喜歡粘著大人,請他喝桃園八德這裡的豆漿,這是他的童年回憶。
但後來他長大,慢慢要獨立,為了保護家人朋友,開始硬著頭皮出頭。後來念完警校,更成為專門保護人民的警察,還當到局長才退休。
         陳舜回到桃園八德,喝到和小時侯味道一模一樣的米漿,才發現自己一輩子當警察保護別人,心中卻始終懷念著童年被大人保護的美好時光,其實陳舜是喜歡被保護的,卻因為職業保護了別人一輩子。
         解開了心結後的陳舜,失智症也好了,沒事和警界好友泡茶嗑瓜子,兒女也高興他恢復了正常,但在一個半月後,陳舜喝完兒子從桃園長途買回來的米漿,當晚於睡夢中無疾而終,當時,臉上還帶著童稚的微笑,,,,,,
#豆漿  #燒餅  #桃園  #陳舜  #侯味道 
分類:藝文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