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旅行的意義》

這趟環島從大油跟小棠邀約開始。他們說他們想要用開車的去環,我也沒有多想,就答應了。
我們很多時候就是亂開,開進巷弄裡,開進死路裡,開進田裡。有時手握著方向盤,腳踩油門就是不斷驅使車向前,但是不確定目的地在哪裡。說是旅行,對我來說更像是逃跑,逃離一些屬於20歲的煩躁感。
西螺戲院只剩下空殼,舞台上只剩下從天頂縫隙鑽出的正午陽光;可能有鬼魂跟著起舞,但是我看不到。一樓本來有椅子,但是被小偷拆光拿去賣了。不確定之後戲院還能矗立在這裡多久。
通通都拋棄
享受這場雨 多餘的顧慮 
淋濕了就把它
重新上路之後的第一首歌,嘲諷一下,那車子旁的降雨機率。
到花蓮的那天,天空下起了暴雨,車速緩慢,深怕輪胎打滑。從清水斷崖看過去的太平洋被厚重的雨水遮住,站在雨中,聽著雨的呼嘯,臉上的雨滴洗淨了台北的城市喧囂。也許這種事情也是蠻幼稚的,我也不是很懂。
本來想去太麻里看日出,卻因為太晚出發,自己一個人開在路上追著日出的尾巴,轉頭發現自己已經來不及;索性停在路邊,停在釋迦看板旁邊,看著鵝黃色的天空。最後太陽升起,開車回民宿繼續睡,好似什麼也沒發生。感覺就像個笨蛋一樣,跟我想要花蓮泛舟還有斷橋搭小火車一樣。
伯朗大道上的一切發生的太快,只有一個人毫髮無傷。回過神來,鼻腔裡都是泥巴的味道,來往的行人幫助我們將腳踏車搬出田裡,旁邊的水車司機,讓我們洗淨雙腳。大家都笑著,哈哈笑著。這是一種難以言喻的快樂,發生了,腿上的瘀青、髒掉的褲子、藥局的發票,似乎都讓這趟旅途更加完美。
墾丁白沙灣,海裡的涼爽及腳趾間裡流動的細沙,問候夾雜著客套,雖說那幾句客套還夾雜幾分對局勢的正確猜測。海在陽光的照射下使我眼花,不過也可能是眼裡的海水。
幾個關於旅行的記憶,其他的大概就是路口跟一盞盞的街燈,我也想就讓他慢慢模糊。遊記這東西,我寫不來。
對了,不能忘記春一枝,初次的相遇是在龍騰斷橋後面小路的店舖。
太多相遇 只留下也許 
如果你同意 這次我們可不可以 
可以啊,當然可以,台北超多春一枝的。
#龍騰斷橋  #墾丁  #清水斷崖  #花蓮  #太平洋 
分類:旅遊

一些隨筆紀錄。

評論
下一篇
  • 《皮肉痛》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