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送印》

距離活動開始還有約6小時的時間。
第一通電話,打給了客服。
「想問一下300本的影展手冊出貨了嗎?」川海棠平靜的問,並用左手抓抓自己的臉。
「今天下午約3點會有一班貨車會到八德」客服平靜的回答
「好的,謝謝。」
離活動開始約4小時。
「請問一下我的貨送到了嗎?」海棠略帶緊張的問,他剛喝完一杯咖啡。
「我幫你查一下,應該是出貨了。等等再回電給您確認。」
客服的話讓海棠有些擔心,他已經不想再遇到任何鳥事,上禮拜的情緒飛車已經快把他逼向日落的邊緣。
「好的,謝謝。」看了看他右手的繃帶,他盡量平靜回覆,並嘗試動了動小指。
他先前以極為粗暴的方式將小指韌帶割斷了,還在復原當中。
距離活動開始2小時。
「你好,我來詢問我的出貨狀況,貨到八德了嗎?」海棠無法再更焦慮了。
「不好意思,你的貨還在新莊。明天早上才會送八德」海棠瞪大自己的雙眼看向窗外,嚇到了幾個路人。
「沒問題,我幫你標注一下。」
「額…確定還在新莊...」
「好,那我現在過去拿可以嗎?」海棠決定冷靜,但右手傳來的刺痛讓他很難專心。
「好謝謝,我現在過去拿。」
本來有人要陪海棠去的,這件事讓他開心了一下,畢竟他覺得自己急需一些緩和劑搭配止痛藥下口。
不過求助無果。掛斷電話之後他還是自己快步出發了。
他對自己期待路途上有相伴的尷尬感到噁心。
「你是真的會把自己搞臭。」海棠用左手去打了牆壁一拳。
海棠戴上了耳機並將音樂開到最大聲,希望亞當李維的Lost Star可以驅散他的夏日煩躁,帶來一點心靈沁涼。
不過他的步伐愈發加快,伴著車聲人聲。
喧鬧城市全速運轉;夏日炎炎樹影焦黑。
一班車的門在海棠眼前關上,似乎在嘲笑他的存在。
擁擠的捷運像無氧的太空艙,令人窒息還使人漂浮不定。
「我們目前不確定你的貨在哪裡。」
「什麼意思?不是在這裡嗎?沒送到八德去啊」海棠再也沉不住氣。
「我們現在正在幫你找,你等一下」
「我打了客服電話三次,她跟我說貨在這裡」海棠強忍著怒氣。
「我們現在在幫你看你的貨到哪裡了。」
海棠不再說話,坐了下來。
他腦袋裡的聲音又再干擾他心靈殿的平靜。
他無法相信這樣的事情可以發生在他身上,過去幾個月的事情他都無法相信。
「你的貨被貼錯標籤了,現在在蘆洲。」
「我今天就要這批貨」海棠無力地說
「好,我現在開車去幫你換」
「我要跟著」海棠拿了背包站了起來。
「那你先去門口,我去開車」
海棠點了點頭,走出門口的時候,他笑了,笑的很誇張,很尖銳。
「太扯。」他突然覺得暈頭轉向,扶著牆走到了門口。
「是昨天的外籍移工貼錯了標籤」灰髮的業務微帶歉意跟海棠說。
他甚至模仿他們的口音,活潑的演給海棠看。
海棠只是點點了頭。
漫長的紅燈與煞車燈,凝重的氣氛還得靠閒聊化解。
海棠平靜了下來,即便他仍舊覺得一切都太過荒唐。
「這種出包機率真的很小,但是給你遇上了,不過你也算幸運,貨跑到台中也是有可能的。你今天不來大概要禮拜一才有機會找到貨了。」
海棠尷尬的笑了笑。
活動順利開始了。
海棠無力的坐在劇場外的台階之上。
一樣,世界沒有他,一切仍得運轉。
「等等結束發吧」海棠對自己說。
他錯過了開幕,但還是趕上了正式播映。
播映結束,海棠拿下眼鏡,捏了捏眉心。
「幹。他媽還真的是,大夢初醒。」
我們真的不應該拿任何作品與自己過度貼合,那沒意義,而且太過變態了。
海棠嘆了口氣,這是他停止痛藥的第一天,傷口在隱隱做痛。
不過傷口上11針的重量還是比心上纏繞的瑣事要來的輕。
「媽的,這個月到底都發生了些什麼事。」
那天的夜晚,他夢到他在一個箱子裡,裡面有一張紅藍相間的畫。
接著他就盯著天花板的煙霧偵測器,腦子清醒到可以聽見多天前的對話,以及明天換他談創作時,在台上崩潰的畫面。
海棠漂浮著,如同手術前的全身麻醉。
他發現他不想說再見。
他也不會。
送印,機器運轉。貨車,貼錯的標籤。
海棠,發現自己可能就是在那貨出去;又沒有出去,可能還沒人去找的一個狀態。
他只好先等窗戶告訴他天亮。
有一瞬間似乎不會亮了。
那天的夕陽也許也不該落下。
稍縱即逝的美,可能真的是屁話。
海棠覺得這一整篇文章也是。
川海棠不是川海棠。
#咖啡  #台中  #夏日炎炎  #距離  #小時 
分類:日記

一些隨筆紀錄。

評論
上一篇
  • 《皮肉痛》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