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It’s SONY

SONY的廣告有一個制式標語,就是在廣告結尾都會有「It’s SONY」,這是盛田昭夫在日本戰後,除了生產黑白電視,也開發小型的電晶體收音機TR55,善於行銷的盛田昭夫,就把像紐約聯合國總部大樓的可攜式收音機標上SONY,然後大量派出業務人員到歐美國際去進行推銷。 
由於經費限制無法砸錢刊廣告,所以只能由業務員,每天到各大城市進行實地推銷,所以每個人員隨身帶著TR55收音機,到咖啡廳、到餐廳,就先把收音機擺在桌上,引起大家就好奇地問那是甚麼,他們就回答It’s SONY然後示範給人聽,這種幾乎是土包子的推銷,開啟了SONY的世界霸業。
我喜歡文化、也學習研究文化,但是其實在台灣,文化也像Slogan一樣,已經被僵化地定型而誤解、進而忽視,或簡化成可能只是詩詞賦文書等,但是其實文化的真正本質卻是:人在特定的環境中,對應自然所激發出來的生活樣式(服裝、建築、生活器具)、意識形態(宗教、信仰) ,和各種的智、技、能,當然詩詞歌賦也是,簡單講,文化就是人和自然譜寫的篇章形質內涵。
每一個城市都會產生屬於他的文化生命本質,問題重點在詮釋的能力的有無?台灣曾是海洋民族的出發點或起點,這已經是一個文化人類學的普遍認知,只是台灣教育不太注重,也少人認真探討,更少人會用心去詮釋。所以在台灣選首長的講城市的建設發展,代議士講城區的商街道路修繕,再下階層則注重街燈道路和水溝。
這些施政當然都很重要,但是就是生冷、缺乏情熱的意涵,台灣被國民黨的中華文化,荼毒扭曲了七八十年,每個城市都在做一成不變的建設與發展。高雄是我個人認為具有最豐富台灣特質的城市,他擁有台灣最豐富的代表性元素,而且不只自然元素,也內含了海洋民族性格的元素。
許多人可能會訝異韓國瑜會勝選,這當然有其他紅統外在因素,但是這並非是第一次,其實早在謝長廷時也是如此,也就是高雄歷任首長含官派,幾乎是來自外地,高雄人比較不拘泥於是否出身在地,這在哲學上,我是把它歸類於經驗性重於先驗性的原因使然,而這正也是海洋民族性格的特徵,也就是你會不會航海?會不會抓魚?和你是誰的兒子出身沒有必然的關聯!
我提過司機和船長其實是相當迥異的本質,在日本不論是巴士或計程車司機,最通常的服裝是西裝打領帶,以前甚至都戴帽子,乘客座車在明確的道路上行走,需求的是安定平穩,所以對司機的認知課求的是穩重平實、注重方圓規矩,但是船長則可能是需要對航路、魚踪有精準的判斷力,風雲海浪的靈活應對,另外則是堅實有能的領導力。
謝長廷南下高雄競選也不是長期準備,韓國瑜一樣是短期決定,都談不上有何經營,會被接受而勝選,應該是出自高雄比較強烈的海洋民族性格,重能力、重情義意志,而非在地出身保守身分認同為保證。上一次陳其邁有如中規中矩穩重平實的司機,韓國瑜卻像呼喝到漁場捕魚的船長,它透露了一種能吸引海洋民族的傳奇質素,而能勝選。
司機和船長都有它存在價值性,未必是哪一個比較好或重要,但是在判斷要成為司機或船長之前,是不是應該對都市中的人,所形成的都市性格,可能也要有親近研究了解的必要。
分類:心靈

這才是我本人 !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