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變與展開

「擁有少數自己能掌握、主宰的清晰觀念,勝過擁有繁多而模糊的觀念.」。
在哲學的概念中「變」和「展開」根本性是不同的!「變」是不可或是無法預測性的,而「展開」卻是在一定的基礎上再做演化、或是加以發展的。在柏拉圖的理想論(Idealism)中,曾提到了一個概念就是可視性和可知性,「變」不是哲學性的演化,乃是在於它擁有基本的不可知性,也就是它並非基於認識或認知而來,而可能是基於其他緣由。
提到恐怖政治(Terreur)許多人應該都能知道,這是18世紀法國頒布的大恐怖法(而loi de la Grande Terreur),由羅伯斯皮耶(Robespierre)認可支持大力施行,所以恐怖政治幾乎和羅伯斯皮耶(Robespierre)成了連體嬰名詞。而當時也稱為白色恐怖,但是白色恐怖的原始,是指法國王權對革命者的彈壓追殺的政治,而法國王室的象徵代表花是白百合,所以白色恐怖稱之,後來引申為當權掌權者,對反對派革命派的打壓追殺政治,羅伯斯皮耶(Robespierre)就成為恐怖政治(Terreur)代表性人物。
而第一位把民主(démocratie)運用在演說中的也是羅伯斯皮耶(Robespierre),他在法王路易十六蒞臨巴黎路易大王學院時,羅伯斯皮耶曾經代表學生,跪拜迎接法王路易十六,並在法王面前朗誦,用拉丁文寫成的歡迎歌頌講稿。後來他在革命議會時,支持普選權、猶太人民權、呼籲廢除奴隸制和死刑,反對新聞審查…等,博得勇於發言的正義形象。他非常崇拜盧梭、也被塑造成窮人和被壓迫者的辯護人、保皇黨和腐敗政客的敵人、法蘭西共和國的守護者,甚至被當時巴黎法國人稱為「不可腐蝕者」。
但是後來他在新國民公會議員時期,實際登上主席之後立即頒佈「風月法令」,沒收「人民公敵」的財產,分配給愛國者…等,改組革命法庭,簡化審判程序,實行雅各賓專政,以革命的恐怖政策懲罰罪犯和革命的叛徒。
從羅伯斯皮耶(Robespierre)的學生時期、到代議士時代、和登上公安委員會主席之後,面目的變幻簡直目不暇給,他簡直是黃國昌和柯文哲的混合體!許多做為只是獲取權勢的表面工具運用,而並不是根由於有何理想。他們都有一個共同的特徵,那就是只執著於變、而非堅持發展性的展開,簡單說,他們的今天,並非基於昨日的建碁,而是更急切於明日的見機轉風。
所以柯文哲昨日稱是墨綠,今天自表是蒼白,卻已顯露出對明日的靛藍的急切貪婪,黃國昌則是夾著昨日學者的美名,今日自戀運動戰神的過譽,貪圖機算明日的權勢孔急。但其實柯文哲只是財富稍小版的連戰!虛有其表、內容空洞、無能是做、肖想大位,而黃國昌不只是戲子,其實只是男版的巴比娃娃,擺飾裝飾尚可、真實作用闕如。
叔本華曾說:口頭每說文化越多者,越是不懂文化,也最無文化之人。依此,柯文哲每每越是強調智商如何高,真實可能就是最沒有智商的人,黃國昌越是喜歡顯露正義的形象,可能是越沒有任何正義的念頭和認識,從事實觀察,我認同叔本華的說法是精確的。
分類:學習

這才是我本人 !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