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論理爭文化

在台灣確實還存在有意識形態,還激烈衝突的人,但是其實有很多人用到衝突的時候,就像兩隻陌生的狗,相遇時就先露出犬牙,互相敵視、也互相自我防衛,也就是完全表達了動物的「物性」天性,普遍缺乏動物的「悟性」解決的另一本能。 
最近的話題中醫和台醫,兩批人有的看到〝中〞即抓狂,另有人看到〝台〞就發火,但是其實都是巴布洛夫養的兩隻狗,一隻聽鈴聲就流口水,另一隻聽鼓聲就灑尿,就是缺乏對悟性的理解。狗是對聲音的反應,現代的台灣人進化到是對文字起反應,不過核心的反應模式,卻是無盡的相近似,也許〝中〞是鈴聲、〝台〞是鼓聲,但是都相同的是對聲音文字有反應,卻沒有理解。
文化從觀察開始、哲學則是由思考展開,吠聲不息、垂涎不止,乃是因為既缺乏哲學的理解,也少了文化的認識,而哲學的理解應由實證著手,文化的認識要從現象的掌握。
要討論批評之前,應該先做功課先了解定義!
中醫: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統一訂定的名稱。
台醫:日據時期日本人或台灣人,習稱加有原住民草藥醫療的通稱。
漢醫:日本人從唐代開始學習唐人漢人的醫學。
檢驗實證1949年之前有無中醫的稱謂,在可見的相關文獻中幾乎是缺乏,台醫在日據時期的報紙已經常用,漢醫幾乎是在遣唐使時代,即已通行日本。這是歷史的實證,無關情緒的認知,要反駁、反証只有一個方法,那就是提出實證,而不是發揮情緒價值觀喜好,有了這個認識基礎,才有論辯的可能和實質意義。
我已經長年訴說台灣的海洋民族性格,從實證、也從現象論述,最近發生海事演習的事故,我就先不敘述這個悲劇性,而是從這個事故實證,去反思整個現象的過去與現在輪廓。現代的海軍的海洋工具,而且是有過訓練的人員,都會發生不可預測的事故,這個海象的不可預測性,不止現代會發生、古代過去應已存在,而台灣人的祖先(包括先住民族),事實上都是冒險突破這個海象風險而生存。
喜歡唱衰台灣的部分台灣人,總會強調中國的強盛,卻完全忽略台灣海象的風險,甚至嚴格講,大陸歷代一向不是海權國家,甚至到清代對海洋基本是陌生的。現代的中國即使有海軍,但是完全沒有打過任何海洋戰爭,台灣的海事演習會發生事故,難道中國的海軍即使要搶灘登陸,就會一帆風順毫無風險?所謂兵推基本上和電腦鍵盤玩遊戲,差別並不大!
從文化上的觀察,台灣人風行媽祖文化,其實是逃過海象劫數安全登台之後,媽祖保佑感恩謝神產生的信仰,但是四百年前登台上岸的漢人,逃過海象風險卻面臨更深刻的環境風險,也就是台灣的漳沼氣,當時的漢人知識人應該很少,懂得醫學的更是缺乏,所以幾百年間,應該多是得助於先住民族的草藥醫療,也因此衍生了保生大帝的保生信仰。
這就是台灣醫學的雛型,你要說是類似巫醫,也沒有大錯,但是他就是在台灣通行至少兩百年,到了日據時期,甚至日本人根本就是把台灣,作為進攻東南亞的未知傳染疾病,的前進實驗室,說是台醫其實一點也不過分,因為是日本學習漢醫之外,少見未知的疾病醫療研究醫學。
我很納悶的是,台灣裡就是存在有一堆,既不讀書、不研究哲學、也不了解文化的人,對1949年之後,共匪發明的醫學稱謂中醫,點頭如搗蒜奉為上旨,又生怕膝蓋跪得不夠低,然後對自己出生地的文化軌跡,不只貶抑甚至近親憎惡鄙視如屣,說〝中醫〞就能讓你祖墳冒輕煙?用了〝台醫〞就會讓你祖上蒙羞了嗎?要你就榮歸祖國、你又不要,偏偏要在台灣活得羞赧又不如意,看〝台〞就一臉不暢快,想來你也實在可憐哪!
分類:健康

這才是我本人 !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