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浮生三談(下)

三談疫情與振興  
今天美國疫情,USA:確診2,681,811 (+44,734);死亡128,783 (+346)。事實上從六月開始,美國的確診曾經下修至每天2萬人以內、死亡1千人之內,6月下旬又暴增超過3萬人,甚至已經超過4萬人,但是死亡仍在千人之內,這可能可以解釋美國醫療系統已經恢復,現在又再復發的現象,應該是各州鬆懈解封的原因。
同時某個方面,也是顯示川普的主要責任,是在使醫療機能崩潰的恢復,這可從每日死亡的緩解得到證明,而疫情的爆發和再爆發的主要責任,應該是在各州州長的管理,醫療能力的恢復和醫療物資器材的充足與否,和總統的施政能力有很大的關連。
我曾形容疫情爆發時,要先救疫情、還是先救經濟,就有如妻子和母親落水,要先救哪一個?我認為應該是先就比較近的那一個,也就是客觀應該優於情緒。但是世事無絕對,經濟學大師馬歇爾,認為看經濟要有「冷靜的頭」「溫暖的心」,我把他引申為,看世事應該用「柔軟的頭」「沉靜的心」「冷卻的眼」。
艾恩斯坦的相對論,例如:你乘在時速100公里的火車,看到對面另一部,時速100公里火車駛來,事實上,你看到的是時速200公里的現實。而文化的相對主義,則是有人是站在車站,看到的是兩輛對開時速各是100公里的火車,也就相對主義所說的是,事實上事實並不只有你看到的才是事實。
疫情和經濟都有客觀性存在的事實,但是情緒認知則難免就會有孰為輕重的差異,可能比較易於取捨決定。可是如果當主觀碰上主觀的時候,又如何呢?例如:也是在疫情之中、經濟的範疇內,當貧困面臨飢餓、或者貧困和飢餓之間,又要如何選擇取捨?我試著把它形容為:你和你的朋友同時掉到河裡,只有一個救生圈,是你先拿、還是讓你的朋友先拿?我的答案是,我先拿游回岸邊再把救生圈丟給朋友。
有坐過飛機通常都會聽到安全說明,當遇到緊急亂流掉下呼吸口罩時,大人應該先著用、再照顧幫忙著用旁邊的小孩。病死和餓死同時襲來,應先防止餓死、再來對抗病死,也就是當同時面臨貧困和飢餓時,可能是先解決飢餓,再來想辦法脫離貧困。不過其實也是適用,妻子和老母落水先救近的那一位的思考實驗,貧困可能容得了忍受,飢餓卻很難容忍,離死亡比較近的是飢餓,貧困卻還有一些距離。
美國和德國都有疫情再復發的跡象,旁觀者可能很難理解,這種狀似不理性的抉擇,但是其實都是理性之後的抉擇,只是可能你離貧困近一些,離飢餓還有一段距離,或者其實你是站在車站,看到的是各為時速100公里的兩輛火車,而不是站在時速100公里的車上,看到有一輛對面,時速已經達到200公里的火車開來。所以我認為「冷靜的頭」「溫暖的心」其實是不足,而是要有「柔軟的頭」「沉靜的心」「冷卻的眼」,站在車站而又能投射到馳騁的火車上。
最後疫情與經濟當中的振興,許多人領了紓困金,卻貪婪欲求不滿的盯著振興的錢,卻看到是有轉折的振興券,而牢騷不滿,有如吃了手中的飯,意猶未盡,抱怨為何不趕快收割田裡的稻,就是散發著竭澤而漁的急切、也是貪欲,儘管其實無關貧困或飢餓。
端午連休台灣全島到處充滿報復性的消費,就算〝塞爆〞也在所不惜,也等不及振興券根本尚未實施,無利可圖都用〝塞爆〞來報復,久未翻攪的消費欲念,賣便當各類藝品、也被報復了,加油站也被報復了,各地旅館也被報復得體無完膚!也許很快的,換成他們也要出來報復。七月花一千得三千的振興券出來之後,他們有何理由不會互相報復呢?有〝籌〞不報非君子,不是嗎?
所以我決定再次推翻馬歇爾大師的說法,「冷靜的頭」還是比不上「柔軟的頭」,一千的現金可以直接花,但也僅只有一千元的使用力,用一千換三千、再來花用,卻有三千元的使用力可能,有人會冷靜而僵硬的頭,無法分辨嗎?
分類:親子

這才是我本人 !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