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神的善意‧人的善行

有去過日本寺廟參觀或參拜過的人,不知道有無發現過,無論是佛教或神道寺廟前,都會設置一個木製的賽錢箱,它是讓信徒或參拜人捐香油錢用的,而且全部是木造的,全日本你看不到其他材質的賽錢箱。我曾經向台灣來的友人,介紹解釋木製賽錢箱其實是「神的思い遣り(思慮周到體諒)」,我直接翻譯成「神的善意」,一種對窮苦人的體恤善意。  
祈神拜神前丟進木製賽錢箱,只聽得到你的寄付(對神佛不能說樂捐或捐助),無法察覺你是投五百或一百或是五円,窮苦的人對神一樣會有祈求,這樣不會產生多寡的差別心。相反的台灣各大小廟宇,賽錢箱幾乎都是透明的箱子,千元大鈔、和百元小額,真不會困擾善男信女嗎?而且還容易引起宵小覬覦,其實可能是台灣的廟公,少了詮釋〝神的善意〞的腦子。 
我沒有恩師、沒有偶像,但是我欣賞能深度思考的人,會深思熟慮的事,最近台灣已經緩解口罩的困擾,有部分民眾質疑,既然口罩可以響應捐贈,為何不能回購過去沒買的口罩?唐鳳解釋:「其實我們是用響應,是dedication(奉獻),而不是donate(捐),要付錢,dedicated就不用。」
dedication奉獻是一種心意的昇華,donate捐助是物質的支援,都可能是一種善行,但是內含意涵本質卻不盡相同!唐鳳確實是一個高智商的天才等級人物,把人可能的一個善行,發揮成一種可比擬神的善意的昇華可能活動!簡單說donate捐助可能產生差別心,而dedication奉獻則沒有這個疑慮,所以一個口罩3.0的捐助活動,可以說是少見神等級操作的創意作為。
疫情之下有神等級的作為,卻也有更多是,所謂的師父卻自認儼然是神,但卻只是人等級的紛亂,疫情百日突出了陳時中,他當然不是神,但是卻是「近神人」!其他則有另一個對照組,像極了台語說指的〝操搞〞(螳螂),一直以來喜愛口唸157、157、157,偶而蹦個洋文SOP。
不過我看他倒是更像無頭蒼蠅,一大早7:30就狀似蜜蜂卻未見採蜜,四處亂飛水果也沾、腐肉也沾、垃圾也舔舔,好像飢不擇食的忙碌,但是看他忙了五年多,卻也還是蒼蠅一隻,未見有成長加胖,原來他就是〝蒼蠅師父〞,拿他和陳時中近神人做對照組,對陳時中其實真是天大的不公平,簡直是冒瀆了!
分類:健康

這才是我本人 !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