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護照換不換(一)

十幾年來我為何和那些所謂急獨者越走越遠?要說我的台獨歷至少也三十幾年,在日本我會選文化人類學最大的原因,還是為了要跟當時的中國同學辯論吵架來的!我自認我是文化、政治二刀流的台獨基本教義派。 
我這十幾年來看台灣的所謂的急獨者,坦白說多是盡炒冷飯的一招架式走天下,刀式用老也不求長進之輩,把推動台獨當成是強迫推銷,或者盲目而激進的宗教傳播者,認為自己念的才是聖典,別人唸的都是邪書。
我說過台灣獨立是目的也是一種理想,革命是一種立即而確實有效的方法途徑,但是並不是唯一途徑,許多急獨一直拘泥在結果論,而忽視輕視方法論的運用,一直渴求絕對境界,而對相對的現實現狀一籌莫展。遠的不說,2018年的慘敗連東奧的公投都灰頭土臉,我認為還好輸的是東奧公投,如果那時是統獨公投,那剛好就像把頭伸出去讓人給砍了。
有許多人護照要換就乾脆把ROC去掉只留台灣,那你的正式代表國名是甚麼?注意喔!台灣還不是國名喔!1月11日的選舉,你喜不喜歡也好、高不高興也罷,他都是中華民國總統暨立法委員的選舉,人民有准許你用台灣為國名了嗎?甚麼時候?
我要提供一個有關護照的概念,就像改革和革命,雖然都有一個革但意義卻有很大的不同,改變護照和改版護照,層次應該也有所不同,也是一個值得深思分辨的差異。我看過很多台派自己做護照套改名台灣國護照,這可能會有許多所謂華獨台灣人,有違和感、甚至排斥融合不易而反對,因為現在台灣國名並沒有改變,執政的民進黨會面臨班石頭砸自己的腳的疑慮。
我以前也提過一種概念叫做「特休斯之船」,船槳一支一支的換就算船身換了,他還是叫做特休斯之船,這是哲學上名實同一性的辯證,也許護照也可以是如此,也就是由於這次疫病關係,台灣人出國常會受到中國人與否的誤認困擾,所以為了有效做實質分辨,護照也許做某程度的更動而非改變, 
而且疫情時機、所立下信賴高支持度、和團結的現狀,不用躁進馬上逼著所有台灣人做獨立建國的選擇,而做船槳的換修,而且因為執政再加上時局和實質國人可能面臨的風險,即使不革命也有成功的可能,換護照正是可以看成特休斯戰法的一種演練。改版台灣護照此時不待何時呢? 
分類:心靈

這才是我本人 !

評論
上一篇
  • 護照換不換(二)
  • 下一篇
  • 護照的動與不動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