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變與不變

武漢肺炎疫情到今日,亞洲可能經過高原期,或許已開始進入緩降坡,但是,歐美是不是上到高原還未知,等要進到緩降坡快則一個月、慢則二三個月,災情控制清除短則半年、長則一年或更久。 
 大家都非常擔憂經濟,但我卻不太擔心,因為只要人在,經濟可能會洗牌、卻不會終止,你急著找不到出口的門、卻可能忽略了有一扇窗;人類一直追求各種技能,往往也忽略了一直擁有的本能甚至潛能,富人有可能變窮的同時,有些窮人卻也有可能變富;富變窮、窮變富,是一種變也是不變的道理。
 疫情甚麼時候會終止?我也不知道,我相信也沒有哪一位自稱專家的可以確切知道,無論你是醫學的或是經濟的、政治的專家。但是,我認為經過這次疫情的洗禮,不變的是:人的智力、能力是有限的,而且還是脆弱的。 
 大自然永遠有很多方法,不定時地會給人該有的教訓。歐洲人的自負、美國人的驕傲、中國人的狂妄,一隻肉眼不能識別的病毒,有如潘多拉的盒子一打開,就把這些無用的情緒認知,修理得體無完膚、甚至蕩然無存!可是,盒子裡一直還存留著一隻叫做「希望」。 
 當疫情穩定或過後,我幾乎可以確定的有幾個改變:(一)經濟全球化的變革與再調整;(二)醫療機能的再認識與整備;(三)政治與政策施行模式的再思考整理。 
 (一)經濟全球化的變革與再調整 
 1980年代我初入大學第一選科其實是經濟,那是經濟全球化所謂Golble大肆盛行的時代,但是,我卻沉迷在亞當史密斯、大衛李嘉圖、馬爾薩斯....等的各經濟論說書簡,也從總體經濟學的角度摸索經濟的原貌,而且一直對個體經濟學的切入角度一直存疑。 
 後來由於又迷上哲學和文化人類學,所以,經濟學已經不算是主要興趣了,但對於多角化經營和世界體系的分工,經濟全球化的經濟樣貌型態,還是無法認同釋然。 
 經濟的原型是:我的資源技術優於產布,你的優勢於種水果,他的優勢在於養牛,各在供給需求中調和,尋求資源有效的分配、效率性均衡,以及利益性極大化。 
 經過大航海時代,受到交通的變革(航海和後來的飛行)影響,市場的開拓和資源的競取,後來演變成更複雜的產業細部分工全球化。現在可能是:我紡織產布、你裁縫製成、他販賣,或者我做輪子、你造車、他賣車賣給你我他;這可能是一個更極致的資源有效分配、效率性均衡、以及利益性極大化。 
 可是,他同時也存在了一個經濟脆弱性的缺陷;有可能是人為的,例如政治或戰爭;有可能是自然的,如災害或疫病。你我他都各做衣飾相關的生產,卻大家都沒有衣服穿,都在造車子相關的生產,卻沒有車子可開。 
 就像此次疫病,原料在中國、技術在歐洲、市場在美國,這種經濟學上的供給和需求理論,已經無法完全適用的經濟脆弱性,可能和經濟全球化的「帕雷德最適Paretian  optimum」的經濟學理,已無法完整涵蓋解釋,經濟上的產業分工概念,可能勢必面臨再思考或變革與再調整。 
 (二)醫療機能的再認識與整備 
 疫情之初,我曾經看過台灣有過評比,台灣醫生和歐美醫生的差異待遇,文中頗有推崇歐美醫生待遇,而看貶台灣醫生的處境,從工作時數面和待遇收入可能是有不小差異,但是,醫療能力可能未必是如此,孰對孰錯一下子之間倒是很難作完全的論斷,再加上制度上的差異,更形困難定論。 
 歐美醫療前端是一般的家醫,而後才中轉醫院,在平時也許可以適度分流分醫,可是緊急的時候,可能就缺乏應變的機能,或變成一種制限;特別在這次的疫病災害,可能正是擊中這種制度的缺陷要害,歐洲的疫病全面著火,除了文化上的差異之外,這種家醫→醫院的醫療制度機能,可能也是一個要因。 
 再例如美國,可能已是這次疫情的第三波重災區,除了醫療制度所造成一般醫療費用高騰之外,再加上他特殊的聯邦體制,醫療層次也參差不齊,可能又有各個號調,一場疫病燒出了美國各州分崩凌亂的醫療能力,以及資源調度和準備的不足,也許經過這次疫情,醫療項目可能必要有分離成為聯邦統合支應的思考。 
 (三)政治與政策施行模式的再思考整理 
 這次疫情對台灣來說,是有幾分幸運和境遇的必然努力,由於中國在2019年的觀光抵制,使台灣先有了圍堵疫情的先機,再加上之前中國傳來疫病的受害經驗,例如SARS和豬瘟,練就了台灣對於防疫的警覺意識。 
 同時,台灣的超負擔健保,卻也派上疫情攻防的用場,再加上有能的抗疫人員組合和認真的作為,在這個疫病大流行中,使台灣有如在寫抗疫標準守則手冊!陳時中領導的抗疫小組,不只聚集了台灣人的目光與信心,同時現在可能是獨步全球的在演練抗疫防災的標準範例。 
 特別難得的是台灣媒體,這一次卻扮演優異善性的公衛訊息教育傳播者,陳時中的勤政與媒體的巨細靡遺反覆傳播,使台灣不只抗疫守住了醫療體系和能力,同時經過這次疫情,台灣將成為世界未受庇護的小國,卻是醫療公衛與抗疫的先進國! 
 歐美與日本,可能長於醫療、卻弱於防疫、疏於公衛,政治有兩大翅膀,一個是經濟、另一個則應該是醫療,他應該也是人們幸福指標中最重要的前二項,而且缺了或弱了哪一項,那離人民幸福就有一大段距離。 
網路上有人擔心台日的情感,會不會因台灣對日本疫情態度的批評,而有損?其實應該沒有那麼嚴重,再好的朋友都有可能有看法相左,台灣人比較傾向海洋性格,有時候難免直徙而無禮,也就是直接卻無意間傷情,日本人比較像古代漢人的保守性格,溫婉卻難懂容易誤解,但只要是真誠,應該無傷兩族的真實情感。
我也說過東奧的「阿里基斯之腱」疑慮解除、和哈姆雷特情節消失,就會全力醫療登場,日本的醫療底力應該還是雄渾的,我相信他們應該抵抗得了疫情不致於崩潰。可能是日本人內心的優越感確實在這次疫情面前,幾乎都被台灣超越,我想一定有某程度的受傷。
首先日本政客和公務員向來的菁英形象,也被台灣硬生生比下去,其實日本的醫療基礎實力仍是一流應該也超過台灣,不過他們忽視公衛這塊領域,再加上他們疏於疫情的對應,當然再加上相信WHO的耽誤,致使政客更加的三心兩意和遲疑不決。
所以放眼全世界對付這次疫災,只有台灣是醫科專家領軍、政治人物在後支援,其他國家皆是政治人物的馬首是瞻,政治人物總是會被其他情勢所分心或游移,台灣這種政治政策施行模式,就是在演練正確的對付疫情疫災的標準模範。
分類:健康

這才是我本人 !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